Ashly

梦之安魂曲03

艾汤艾无差 新52汤米 新52艾瑞克博得 新52失忆丑
失忆丑Jack上线

熟悉的侧脸朝他转过来,他忽然又不敢出声了,好像出声就会惊飞这只奇迹的蝴蝶,好像出声艾瑞克会像一个幻觉一样碎裂。

但是一切发生了,比神迹还要神奇,没有消失也不是幻觉,他可以确定了,艾瑞克没有死,那确实是艾瑞克的脸,他安然无恙,平和且宁静,没有血腥味也没有冷酷的疯狂,那头凶暴残酷的鲨鱼消失了。

“艾瑞克!”他虔诚得呼唤他唯一的朋友的名字,心脏骤停复而激烈地跳动,内脏开始抽动,像是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想要大喊大叫,每抽一下都是痛的,但是他沉溺于疼痛,被疼痛温柔的治愈。

艾瑞克看着他,他终于被倒影在碧绿色的海里,像是一条枯竭的死鱼忽然复生,他感受到了水,温暖,鲜活和生命。那些将他从头到尾淹没的绝望燃起了热度,他好像又能欢笑了,黏在他脸上的死皮被撕去,他像是个真人一样被风拂过。

“你好。”艾瑞克温合地笑着,“可是我不记得你了。”温柔到动人的笑容像一条月亮河缓缓地流淌着,他就被这样的笑容瞬间定格在满是尘埃的空气中,像是被推进了风暴眼的中心,在强烈地旋风中寂静地抽离,他像是个傻瓜在早已断绝的关系里念念不忘,他使劲地摇头,他说服自己只是听到了幻音。

“你说什么?”为了确认他小心翼翼地张开口,竖起耳朵,他用小刀划着他的手臂,让鲜血流出来,以确保他在清醒的状态。“我是说,我很抱歉,但是我!……我不记得了。”艾瑞克的说出了句子,他每一个单词都能听懂但却无法连成句子,理解它的含义。

抱歉?为了什么把他囚禁在阿卡姆,还是给他吃生肉和内脏,又或者是为了他擅自消失让别人以为他死了。但是没什么可抱歉的,只要艾瑞克叫他的名字他就会像训练有素地小狗一样扑上去,把艾瑞克死死地黏住。

不记得了?不记得什么不记得他怎么夺走他身边的温度,朋友,家人,新娘,还是不记得他给他递上信纸鼓励他写作不在意他的过去,像天使一样治愈他,又或者不记得他的承诺与温柔的誓言。他不在乎了,艾瑞克有两个人格,但无论哪个只要还记得他叫做汤米,他就是那个人一生一世的朋友。

“我是汤米啊,艾瑞克!你的朋友,你最好的朋友,答应过我永远不让我失去你,永远!”他跑过去,拼命地奔跑,但他感觉不到他的腿了,他听见枪声在他的身体里爆炸,剧痛炸开,电流钻进他的神经里,像是新年的礼花激烈地持续不断地碾压过去,从他的视线里可以看到两个警察的身影,还有多少躲藏在暗处他不清楚,或许他已经被包围了。

他被电击枪打倒在地,他被扯破了像是条破破烂烂地垃圾横躺在地上。但他仍然想要接近,不管用什么方式,像蠕虫一样爬,或者抽搐着扭动着蹭过地面都想要抓住艾瑞克的裤脚。汗水融化了凝固血,血液顺颊而落,在他的嘴唇里腥甜,让喉咙发痒。

他觉得体内的棕熊开始咆哮,巨大的吼声震碎了他的心灵,尖锐地爪子挠着,像是要把他的整个头都抓掉,他被阻碍了,在碰到艾瑞克之前倒下了,他不被允许停下,直到被触碰,被记起,被承认前都不被允许停下。若是无家可归的话,退步而返就无法做到了。

“艾瑞克!靠近我,想起我,救救我……求你,救救我……”第二枪穿过他的肩膀,还有第三枪第四枪,电流像是一张网将他网在细细密密的牢笼里,他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蚊子,被黏在蛛丝上动一下都会被拉下整条皮,血肉模糊地等待着蜘蛛的蚕食。

无限的黑暗席卷而来,一切清晰可见却又转瞬即逝,锁住对艾瑞克的思念,即使遭到外界的破坏,疯狂的爱情深处依旧是克制不住的冲动,想要与艾瑞克指间碰上指间紧紧相连的冲动。他瞪大眼睛,仍旧想要看清艾瑞克,直到他的梦的终结都拥抱着这个美好的幻想。

艾瑞克朝他走过来了,一步又一步,站到了他和警察的中间。“别开枪。”他听到了艾瑞克的声音,“你们难道看不出来他只是个病人吗?”

他闭上了眼睛,安稳地沉沦于艾瑞克说的话,然后被黑与冷包裹住陷入昏迷。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