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蝙谜】谜中谜03

cp蝙谜
邪教大法好
中年老蝙蝠x18岁刚出道的小谜语
这章终于有感情互动了!(x,你写的那个不算互动)

他将车子卡在停车场的空位上,象棋俱乐部坐落在不太显眼的杉树背后,老式建筑,新石砌在旧石的外面,窗子上叠着一层彩绘,彩绘折射出一层橘色的浮光,他顺着石台阶向上走。

有一位英国老管家的好处是,不管他在不在英国,老管家都会习惯性地好像哪里都是糟糕的伦敦地抱怨天气,然后让你带上一把黑伞,只能是黑色,其他颜色都会被无情地批判。当然,他的重点是伞。很显然,爱德华就需要一位老管家给予他贴心的带伞提示。

爱德华被淋得湿透了,从头到脚都在滴水,突如其来的格子衫将他薄薄的淡绿衬衫打得紧紧地贴紧了躯体,衬衫极透,若隐若现地透露出衬衫内的领域。

爱德华进不去象棋俱乐部,绝不是工作人员有意刁难,任何俱乐部都有衣衫不整不得入内的规定,爱德华显而易见地违反了规则。就他的视角而言,爱德华的样子超过了年龄的……不规整。

不规整也算个形容词,但它不贴切,而他不太想用那个贴切的词做形容,这不是个绅士该想出的词,这种用语会被阿尔弗雷德总拐杖敲击,但是该死的,他找不到别的更好的词汇代替了。色情。对,就是色情。显然爱德华并非刻意制造出这种现象,然而事实如此,其色情度比脱衣舞俱乐部极看见的女郎更甚。

当然,不仅仅事色情,更多的是可怜,像是什么进不了家门的小流浪狗在大雨天里哀嚎。这个比喻糟糕透顶了,如果把爱德华比喻成无家可归的,拢拉着耳朵和尾巴,浑身的毛都湿透了黏在一起的,可怜地呼着白气的小狗,他就不得不把爱德华捡回家了,不,他是指帮助他。他就是改变不了该死的骑士精神。

“小男孩。”他朝着紧盯着地面的落难公主打来个响指,男孩终于舍得从不知道又有什么有趣的地板上抬起头,看着他,然后眼神瞬间从枯萎的暗淡中复生。“又见面了,不是韦恩的韦恩先生。”

“你来这下象棋?”他礼貌性地明知故问,“对,可惜的是……该死的雨,我没办法滴着水进入会场。我猜我下不成了。”爱德华把耳朵拢拉地更低了,“我有套备用西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穿我的。”他试着提出一个可供选择的建议,看看男孩有没有可能拒绝他。当然,他笃定男孩不可能拒绝。

“谢谢你。”爱德华连客套都没有的接受了他的帮助,他很欣赏爱德华爽快的个性,麻烦的客套就像是过度包装的包装盒,为什么就不能简单点直接把盒子拿出来呢。但是他又开始担心,爱德华也太容易哄骗了,如果对象不是他,这种单纯很可能使他落入该死的猎人的陷阱,“跟我来。”他用一种别扭的心情朝着爱德华招了招手。

“韦恩先生,你是来参加比赛的吗?”男表现出活泼的多血质,朝着他发问。“嗯。”他简短地回答,“我以为你不会喜欢国际象棋,这是呆子玩的游戏。花花公子应该有别的爱好……”爱德华从他的小脑袋瓜里找着适合韦恩的游戏,然后垂头丧气地放弃,花花公子的世界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不知道,反正不是像我这种呆子爱玩的游戏。”

“国际象棋是个很酷的游戏,我喜欢它。你也不是呆子,小天才。”他鼓励着男孩,“但是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韦恩先生喜欢出没在别的地方。我觉得这不太合理,对于不合理的事物我有点追根问底的强迫症。”男孩飞速的回应,他回想着他的夜间活动,呃,肮脏的小巷,垃圾场的焚烧炉,下水道的排水沟,俱乐部确实不合理。他该感谢谜语人的好品味,使他避免了一个又脏又臭的夜晚。希望哥谭罪犯的品味都好起来。他发自心底地说。

“我是受邀而来的。”他决定满足男孩的求知欲,“谁能邀请韦恩先生啊!超模还是影星,世界小姐也有可能。还是超级罪犯,听说韦恩先生和蝙蝠的小猫交往密切。”小男孩表现出旺盛的好奇心,他轻声笑起来,“看来你不仅仅是蝙蝠侠的粉丝,还是我的。”“不是粉丝!”爱德华瞪着眼睛激烈地回应。“好吧,好吧,不是粉丝。”他安慰着男孩的情绪,然后打开车门,将衣服拿出来,递给男孩,让他躲在车上更衣。

男孩更衣的时候他礼貌地背过了身,男孩说好了,他才转过身来,西装松松挎挎地挂在爱德华身上,爱德华就像是偷穿老爸西装出来约会的小男孩,挂着一身不合体的昂贵衣服。他把长出来的一截袖子为男孩折上去,用扣子收住,使长短看起来合适,但是过于宽松的男友衬衫感却没办法改变。

他拿来了干毛巾,给爱德华擦干头发。爱德华柔软的褐发隔着毛巾在他的宽大的手掌下滚动,他喜欢这种柔软的触感,也喜欢爱德华发尖雨水的香味,像是活力四射的年轻人恶夏天。爱德华抬起头看着他,一双棕色的眼睛,如同一谭清澈的池水,能映出池底泥土的颜色,闪烁着闪亮的水波。爱德华似乎因为他的注视而害羞,脸上浮起一层淡的粉色,粉色,饱和度低但明度高。对于过于鲜艳的颜色,人会产生有一种天然的警觉,而对于这种愉快的安全色,只会让人联想到无害的毫无攻击性的事物。他不自觉地笑起来。

爱德华缩了一下,抢过他手上的毛巾,“我自己擦。”他小声地说话,然后背过身粗暴地,如同掩饰着羞涩地擦着自己头发,他就更想笑了,但是为了男孩奇异的自尊心,他没有笑出声。过了一会儿他就把毛巾从他的头顶拿下来,折好,放在车上,从车里猫着腰钻出来。

“所以你是受到了谁的邀请呢?”爱德华对之前的话题进行追问,他决定卖个关子,同时进行个测试,如果爱德华对谜语展现出良好的适应性,他可以让爱德华帮助他破解密码。一般情况下,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但是谜语人的谜语严重违反了他的效率原则。于是他对爱德华说“我们先猜个谜语吧,如果你能猜对,我会做为奖励地告诉你谜底。”

“你为什么要让我猜谜,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中午的时候你还假设我是谜语人。这次是因为什么,因为我穿着绿色格子衫?”他原本没有起疑,但是爱德华的过度敏感却真的让他产生了疑惑。他尽力压下这部分类似于直觉的时常出错的疑神疑鬼,然后回答,“不,我只是想玩个游戏。”

“好吧,可是为什么你开始玩解谜游戏了?”爱德华皱着眉看他,“因为最近蝙蝠侠的新游戏是解谜,我也被蝙蝠侠的热情感染了。猜谜挺有趣的不是吗?用于打开话题的绝佳开场白。”男孩对他的回答抱以哂笑,“韦恩先生说什么都能打开话题,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只会增加因为厌恶被塞进箱子里的风险。”稍微停顿了片刻,又接着问“你提到蝙蝠侠的解谜,他解开了吗?”

“是的。解开了,困扰GCPD的麦田怪圈也不过如此。”他骄傲地夸奖着身为蝙蝠侠的自己,爱德华咧开一个灵光一现的笑容,“我知道你的谜底了,你来赴谜语人的约。”

“是的。”他回答,爱德华正中靶心,看来他的解谜能力不错,“但是我还是愿意猜谜。我挺喜欢猜谜语的。”爱德华给了他一个期待的微笑,好让他说出谜面,他忽然紧张了,如果他出的谜语不好,爱德华绝对会嘲讽他。然而布鲁斯韦恩,不会有任何事情做的不好,他这么自我安慰,然后给出了迷题,“谜面是六位颜色不同的先生,橙先生是卧底。谜底由你来猜。”

“六种颜色,橙先生,卧底……”,爱德华反复重复着关键词,眼睛里流转着思考的神色,3秒之后他开朗地笑起来,那意味着bingo,“谜题指向一部电影,电影里有位好家伙,六种颜色的先生死了一半,我就不说谜底,因为你想用谜底讽刺我的遭遇。不过我欣赏你出这种情景谜语的反应力。”爱德华语速飞快地说了一大堆话来解释谜底,爱德华猜到了谜底,谜底是落水狗,他就想表达下他看见落难爱德华的心情。

事实证明爱德华绝顶聪明且对谜语适应性良好,接下来就是个请求了,但是他不太擅长开口求助,毕竟他不乏帮助者,即使他不开口也有很多人乐意且自愿地帮助他。他阻止了一下语言,向着爱德华发问,“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给你猜谜吗?”他衷心希望爱德华拥有读心术的智力。

“知道。”爱德华接过了话头,“只要对你和蝙蝠侠的近况有个基本的了解就能明白了。罗宾鸟飞到了另一个城市,蝙蝠侠对于谜语人的谜语焦头烂额,他想要一个新的助手,你找到了我。”漂亮。他赞叹,谜语人绝佳的侦探潜质甚至超过了他的天赋,“那么你意下如何?”他的把握其实相当高,没什么人会拒绝他,他一直相信。

“不。”爱德华干脆利落地做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回答,太果断了,果断地让人心碎,“你可以再考虑一会儿的。或者说说你拒绝的理由。”他试图做出点挽回颜面的劝告,劝小男孩再想想,他的布鲁斯韦恩魔咒以及蝙蝠侠号召力在一位小粉丝身上失效了,这简直可怕的无与伦比。

“因为制服。罗宾制服与时尚的差距是南极和北极,悲伤的一整个地球的距离。我承认眼罩的部分还不错,其他都是宇宙毁灭级的灾难了。我宁可选择谜语人同款的绿西装。”爱德华拖着长音吐音清晰地说话,迪克和他抱怨制服的时候他没太当回事,现在他竟然有点相信他成为空巢老蝙蝠的原因是得罪了养子的审美,他有点伤心,以及对于欣赏罪犯这种不良心性,他必须给予矫正。于是他诚实地回应,“我伤心了,我是罗宾制服的设计师。以及,你的立场太不坚定了,蝙蝠侠和谜语人你只能选一个。”

“我都喜欢。谜语人是我喜欢的智商型反派,蝙蝠侠需要他让自己的脑子不生锈。”爱德华说起谜语人有点奇异的骄傲感,“罪犯崇拜不是件好事,过两天你又会仰慕小丑,追捧企鹅人了。还是蝙蝠侠更好。”他试图让爱德华的注意力不被罪犯分散。“不。没别人,只有谜语人。”爱德华很快地反驳了他。

“蝙蝠侠要嫉妒了。”他说。

tbc
啊!终于,我学的国际象棋可以在下一章登场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