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布鲁斯韦恩的记录报告 上卷

@血色的布丁 点的梗,Bruce和Batman是两个不同的人格。

第一次尝试搞笑风,emmmm……感觉很微妙
Joker的设定是莱托丑的长相,致命玩笑的回忆杀,92丑的性格与背景
布鲁斯性格参考乐高蝙蝠侠,Batman性格参考蝙蝠侠的阿卡姆。
24k纯糖无毒。放心食用?

01
我叫Bruce.Wayne,对,和你想的相同,就是那个哥谭首富,花花公子。我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Batman,黑夜骑士,神秘主义者。别误会,我说Batman是另一个人不是出于隔阂,而是出于尊重。我与他就像是特修斯之船,零件全部都改变的船还是原来那艘吗?对于我而言答案是否认的,那只是艘形态相同但实质却不同的船,我看待Batman也是如此,Batman是拥有自己的灵魂的另一个人。

我喜欢的东西很多,我喜欢阳光,海滩,酒精,喜欢热情洋溢的人们,喜欢看喜剧片,也喜欢爱情片,喜欢游戏,喜欢耍酷,打B- Box是我的爱好,我喜欢读粉丝的来信,也不苦大仇深,喜欢掌声欢呼和被需要,我不喜欢改变,不喜欢蛇。

而Batman嘛……他喜欢的和我截然相反,他个性本质上就蒙着一层灰蒙蒙的阴影,他阴沉,冷淡,对自己和别人要求严格,从不容忍自己的过失,他不喜欢粉丝,不喜欢接受欢呼,他独来独往避开人群,隐藏在黑暗的小巷子里,在月亮下像只蝙蝠一样滑行,他不笑,几乎从不,幽默是被他忘记的特性。

我想你已经能分清什么时候是我,什么时候是他了。没错,我属于白天,他属于夜晚。我是韦恩大厦里的纨绔子弟,他是哥谭高楼上的石像鬼。我吐槽他是阴郁的偏执狂,而他嘲讽我为轻浮的自大狂。我们虽然时常吵架,意见不同,但是Batman是我的亲密的朋友,重要的家人与倾诉者,至于Batman怎么看,emmmm……每次我询问的时候,他都会故作深沉的从高楼上俯视着哥谭的夜,然后无视我的问题。

02
Batman有一个秘密,也许不是秘密,我猜大家都发现了,他有一个小情人,特别叛逆的小情人,哥谭犯罪小王子——Joker. Joker有一头酷炫的艳绿色的短发,白的像吸血鬼的皮肤给予他特别的哥特感,一身摇滚做派的重金属紫色西装,身上恰到好处的纹身更让他神秘性感。

我一直想和Joker组个队,他唱Gansta Rap,我在后面打B-Box,我们走遍哥谭的每一条小巷,最后出道成为世界第一说唱天团。而Batman,每次我这么说他都瞪着我,翻一个巨大的白眼,紧绷着一张严肃的脸,他告诉我Joker是个危险的罪犯,他想在每个人的坟墓上起舞,然后再勾出一个轻蔑的冷笑,他说我打的B-Box很烂。

我呢,我觉得和Joker组队比像小学生一样在晚上玩你追我赶的猫捉老鼠有趣多了。我不懂那些淤青,刀痕,枪伤,爆炸伤到底有什么含义,也不懂拳头,击打,搏击,除了出一身汗以外还有什么别的作用,肾上腺素?噢,得了吧,那没什么意义。我更不懂Joker的笑话到底哪里好笑,能让阴森森的蝙蝠笑,每次蝙蝠笑我都觉得背景应该是闪电,墓地,哥特式的大教堂,也许再添加一两只乌鸦……我不懂Joker为什么要在圣诞夜绑架3个人,炸一座哥谭大桥,劫持了整个天文台,造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玩具就为了糊Batman一脸蛋糕,而那个只会说Hey,bugers的斯库鲁奇竟然真的对Joker说了圣诞快乐。我不懂Batman为什么在Joker的给他自己办的假葬礼上快乐的炸成一朵烟花,尤其在Joker可怜兮兮地流泪的时候,他隐秘的愉悦如同一座苏醒的熔岩要从死火山里喷发出来。

总之,他们看上去是敌人,事实上也是,但是他们的每个夜晚都玩的很开心,我不懂的那种开心。那是种特殊的属于宿敌的欢乐,像是一半灵魂与另一半灵魂的相互吸引,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他们永恒地看着不同的方向,但其实又是一体。我感觉他们好像只属于彼此,只与对方共鸣,就连同一个身体的另一个灵魂的我都感到了隔阂。

我劝Batman戴上头盔前抹上发胶固定发型,万一Joker揭开头盔也可以用最佳的面目来见面,而Batman他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酷酷地回答“不需要,Joker不会取下我的头盔,他不关心面具底下是谁,他只关心Batman”靠,我的好心提醒竟然成了他秀恩爱的理由,关键是他还不承认这段恋爱。而且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嫉妒,Joker不想认识我。Joker竟然不想认识我!Fuck,难道我的偶像梦要破灭了么?

03
做为一个只比史高治穷那么一点点的我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偶像的梦想吗?当然不,不想成为Hippopman的百万富翁都不是好的花花公子!

为了悄悄地组建我的乐团,我说服了Batman混入阿卡姆监视罪犯的计划。其实和哥谭罪犯的生活没那么恐怖,他们确实是一群群魔乱舞的怪胎,但也是一群有趣的怪胎,他们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无药可救的疯子,他们只是生存方式和常人不同。

Poison Ivy只需要一颗生机勃勃的植物就会安份守己,甚至充满母亲的关怀与爱,她捧着一颗小幼苗时,有着超乎常人的温暖仿佛能隔着铁栏杆生长出来,但是冬天……冬天是一场灾难,但这是冬天的错。Riddle只需要足够多的数学题做为挑战,就会像个知性的数学家,理智,平和,彬彬有礼,如果是在战争时期,他会被请进庄园然后成为密码史上的第一人,可惜,这里没有战争也没有无穷无尽的难题。Bane他强壮,冷酷,寡言,他像是一个百毒不侵的雇佣兵,但是他有一只泰迪熊,还给泰迪熊取了名字——OSITO,我相信他的心中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柔软。Two face很有哲学天赋,他喜欢思考关于明与暗,厚与薄,热与冷,正与反的关系,如果他不打算做一名罪犯,他会是很好的哲学家,巴门尼德的传人。Mister Freeze,他像一块冰一样平静,稳定,冷静,但是当他偶尔呢喃一个名字——Nora,他就像是一块融化的冰。

至于Joker,他很特别,Joker需要乐趣,笑话,以及Batman,如果他没说一句Batman就给他一分钱,那他现在一定也是百万富翁。

我总是在想这些在精神病人没有一个是一开始就是疯子的,他们是怎么疯掉的,如果他们精神正常会怎么样,也许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事业,家庭而不是在这家阿卡姆里虚度人生,吃药,打针,被电击,这不公平。

Batman说我太过于多愁善感了,可我没法停止,当他们只是一群坏蛋,哥谭罪犯文化的符号的时候我其实无所谓,可当我了解他们,成为阿卡姆的一份子,他们成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我走进了他们的生活,我与他们建立了联系,就没办法对他们置之不理。

我做了一个梦,Batman和Joker的梦,梦里的蝙蝠没能拉住下坠的红面具人,后来红面具人成了Joker。Batman告诉我这是他的记忆,我被一时的愤怒操纵着朝Batman怒吼,“你为什不救他,如果你拉住了他,他又怎么会在这所疯人院里?”说完我就已经后悔了,愤怒是魔鬼,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比Batman责任感更强,更善于自我指责的人了,他肯定不是故意放弃了Joker,我开了开口,没有说出道歉。Batman沉默了很久,像一座凝固的雕像,在他见过的Batman的所有表情中,他看见了最凝重的那个。

“Joker会恢复正常。总有一天Joker会以自由人的身份离开这里,精神正常,神智清晰。”他朝着Joker所在的牢房看去,落在深远又迷茫的黑暗里,但我确信Batman找到了Joker的影子,因为他的眼神亮的如同鲜艳的火,“我发誓我会找到治愈他的方法,即使耗尽我生命也在所不辞。”

04

Joker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这是个好梦,他梦见了Batman,梦见了只属于他们的玩乐,一场快乐无比的游戏,而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黑夜骑士就落在他身后,宣誓,他坚定的宣言在温柔的夜色中蔓延开,流进落满星光的河道里,卷在风中吹进遥远的森林。城市里的野猫听见了,水底的鱼群听见了,森林里的兔子听见了,Joker没有听见,但是没关系,他不需要听见,毕竟,这是个秘密宣言。

tbc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