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梦之安魂曲

高能慎入,有血腥场景,配合梦之安魂曲的任何一首音乐看

艾汤艾   新52艾瑞克博得  新52鬼畜恐怖丑 新52失忆丑  年刊3里的汤米

从艾瑞克出现的那一秒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艾瑞克染了绿发,肌肤苍白的像吸血鬼,他的光辉——柔和的温暖的引着昆虫前赴后继地扑过来的光辉,被一种扭曲的疯狂撕碎,他看起来像一只邪恶又冰冷的青蛙,狡猾的绿眼闪闪发光,要把迷途的昆虫全部吃掉。

“我要走了,汤米。”他冷酷地笑着,寒意顺着他的指间向外渗透,汤米一时间没有做出反应,他被冻住了,从外到里渐渐结冰般地冻住。艾瑞克说要走?可是……可是……

【“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你不会被伤害。过去的五年我已经失去太多了,我不能失去最好的朋友。答应我,答应我你一直都在……艾瑞克……求求你……答应我”
“永远。”】

他毫不顾自尊地爬到他的脚边,抓住他的裤腿,低声恳求,惊恐地大叫,打滚,仍不能阻止他的离去,艾瑞克只是一脚踢过去,正中胃部,他趴在地上干呕,咳嗽,灰尘被他还吸入鼻腔,艾瑞克停的视线朝他扫过来,一秒,仅有一秒,他又看见了过去的温柔,但疯狂将它吞噬,像鲨鱼咬掉海豚的半个头一般,他仿佛能闻到其间的血腥味。“听话。”艾瑞克抚摸过他的头,像是主人安抚一只肮脏的小宠物一般,但安抚起效了,他训练有素地安静下来。

“好好待着。”艾瑞克扔下了一个袋子给他,“饿了就吃。”他不愿打开袋子,他闻见了腐烂的味道,还有血的味道,非常浓重。他朝着远离的方向退缩,缩进墙角里将自己环抱住。“等你饿了,你什么都会吃。”艾瑞克扬起头,残酷的笑容像是一道血红色的伤痕爬在他的脸上。

从艾瑞克走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数秒,手表被剥夺,他失去了时间观念,过去他不在乎,只要艾瑞克还在什么他都不在乎,但艾瑞克走了,如果他失去时间就会在等待中绝望,强撑着困意不让自己睡过去,克服人类的疏忽与走神,从1数到1万五千六百零七。

强行集中的精神让整颗大脑发涨发烫,像是无法承受负荷一样拒绝工作,噪音杂音尖锐地从耳朵里穿过去,一开始只是短暂的几秒,后来持续性地占据他的意识,他觉得有一只老鼠在头脑里啃咬,一点点蚕食着他的神经,他感受到神经在一根根断开,比起疼痛他更害怕失去链接。但他仍旧晕过去了,中枢神经失去功能休眠。

等他醒来,艾瑞克还没有回来,已经习惯了血腥味,他看向袋子,爬过去伸出手勾住口袋,食物翻倒出来,一条露出扭曲的微笑的生鱼,一只死去的猫,一支被砍下来的手臂,一个被枪击中头盖骨被掀开脑浆四溢的人头,还有一些内脏。

他吐了出来,胃里没有什么东西,但他仍旧无法停止痉挛,他像是个坏掉的只会抽搐的机器往外呕出零件,但其实他没有什么零件。他只是在精疲力尽地自我折磨,他由衷地希望身体的折磨更持久些,好让他遗忘精神上的,他无法相信那是艾瑞克给他提供的食物,他的艾瑞克,唯一一个不会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待他的人,唯一能够接受他过去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给他纸和笔给他死一般的生活中一点活着的气息的人给了他这些东西做为食物。

他躺下,盯着天花板,被心跳声扯动,上升落下,再上升落下,牢房太过安静了,没有人在这里,所有人都因为小丑的事件撤离,只有他还留着,为了艾瑞克。他盯着天花板上的一块黑点,黑点开始形变,他仿佛看见了艾瑞克,他温和的表情与温情的笑脸就近在眼前,但他抓不到它们,幻像从指尖穿过去消散在空气里,空洞,让人恐惧的空洞让他周身麻痹。接着艾瑞克发生了改变,从嘴角开始,他的笑容像是开裂的峡谷一样长在脸上,然后是眼睛,无情也无血的绿眼睛,只有一种东西能够在那双眼睛里生长,就是疯狂。艾瑞克整张脸都变了,变成了他噩梦里的样子,变成了小丑的脸。

小丑又是小丑,他夺走了他的朋友,夺走了他的新娘,夺走了他的家人,那些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记不起那些人的脸了,阿卡姆的药物混淆了他的记忆,可是艾瑞克,他唯一的最后的朋友,他被小丑挖空了,他的身体里住进了另一个灵魂。他开始尖叫,愤怒地又畏惧地尖叫,直到他嗓子沙哑,张口也发不出声,但尖叫没有停止,他仍能听见他的心脏在持续地发出喊声。他盯着黑点,黑点一直在变,艾瑞克与小丑的脸交替出现,天花板旋转,越转越快,正如他即将崩溃的精神世界。

他朝着墙撞过去,无法停止地撞,歇斯底里,就仿佛不需要头颅,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大脑本身一样撞击,意识断开,黑暗,旋转,幻觉,艾瑞克,小丑,艾瑞克,小丑,艾瑞克,小丑,清醒,撞击,墙,地板,另一面墙,地板,意识断开,重复,机械化,倒下,再重复,循环。艾瑞克,艾瑞克,艾瑞克,救救我,艾瑞克,救救我……救我……杀掉我……杀掉我……杀掉……

他又醒过来了,完全丧失了时间概念,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可能是几分钟,几个小时,也可能是几天。他不再起身,不再无谓地撞击自残,没有意义,没人听见他的挣扎,他平静地已窒息般地躺在地上,蜷缩起身体,冷,非常冷,像是被放进冰窟里,他冻得直哆嗦,然后昏死过去。

饥饿已经席卷了他,除了饿,渴和艾瑞克什么都不能想,好像他只剩下胃这一个器官,只需要食物和水将胃填满,还有艾瑞克,唯一的不属于器官的部分,和生理相同程度的精神折磨刺激着他的泪腺。他哭着爬到食物旁边,啃起那条生鱼,鱼在流血,他吮吸鲜血,血腥味让他作恶,但他仍没有停止,只有这样才能止渴。他大口地撕咬着鱼肉如同一只野兽,一头猎杀小鱼的棕熊,或许他一直都是野兽,只是他没有发现,其实人才是他的幻想。

他吃完了一半的鱼,体力得到了补充,更多的精力被集中到精神上,他继续想念艾瑞克,半条生鱼似乎瓦解了他的道德观,他不在乎艾瑞克是什么样了,不管是小丑还是艾瑞克,只要他回来就可以,只要他回来,求他回来,他不想被扔在这里,独自一人。他将剩下的半条鱼悬挂起来,鲜血滴他的脸上,他听见了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是钟表在行走,像是水管在漏水,像是艾瑞克回来的脚步声。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他好像爱上这个均匀的滴答声了,爱上了舔舐落到唇边的鲜血的刺激感,他看着死鱼的眼睛,是绿的,没有生机,但那是一双绿眼,绿色,只要是绿色就足够了。鱼的脸上还有一个微笑,巨大的微笑,僵硬的微笑,永恒不变的微笑,他觉得他被感染了笑意,他的嘴好像也在向上挑起,毫无意义地上挑,空洞地效仿,但即使如此也能让他感到快乐与他擦肩而过。他好像已经变成了干尸,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盯着半条笑鱼就能放声大笑,可那仍是虚伪的笑意,黏在脸上去不掉的表皮,他能感受到他的绝望,像是流淌在身体里的暗河,将他从头到脚的淹没,笑鱼从他的头顶游过,一条两条三条,成群结队。

食物都已经吃完了,手臂,人头已经吃完了,艾瑞克还没有回来,小丑也没有,时间还在继续,心脏,肝脏,肾脏都已经吃完了,艾瑞克没有回来小丑也没有。嘀嗒嘀嗒嘀,鱼的鲜血也滴完了。艾瑞克,艾瑞克,艾瑞克,思念,思念,思念,小丑,小丑,小丑,回来,回来,回来。

他决定不再等下去了,他的朋友可能出什么事了,他唯一的朋友,他什么都失去了,他什么都没有了,他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找到他的朋友就够了。

【“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你不会被伤害。过去的五年我已经失去太多了,我不能失去最好的朋友。答应我,答应我你一直都在……艾瑞克……求求你……答应我”
“永远。”】

他撬开了铁门,轻易地,阿卡姆的铁门从来都不牢固,阿卡姆不能关住任何人,包括他。他沿着楼梯上爬上去,外界刺眼的阳光烧伤了他的眼睛。

“等我。”他对着空气温柔地说道。

tbc
最初的打算是写个虐文,但我发现我不会写虐,我只会写鬼畜和变态的文……
不知为何写起来迷之顺手!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