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Poisonous Apple 03

控制不住脑洞写了傻白甜谈恋爱回忆杀,等到和枭的回忆杀出现的时候黑的才会出现
BGM:梦中的婚礼

Bruce Wayne目送着Jack Napier,像一只纯洁又闪耀的白天鹅,提着纱裙从韦恩庄园螺旋式的楼梯向下走,窗外飞起一片白鸽,就像是他梦中的婚礼,Jack欢笑着,绿色的眼睛凝在他的身上,长久地,持续地,不再转移,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很多的碎片。

【Jack从窗子里爬进韦恩庄园,他们在昏暗的走廊里接吻,园丁还在西园照顾玫瑰,厨娘在收拾着晚餐,就连Alfred也不在,没人看见他们的接吻,就好像一切就应该这么发生。然后Jack轻盈地跳下,落进花丛里,像只偷了橡果的小松鼠。】

【他又看见他将Jack压在果树下,Jack看着没有成熟的青苹果,哼着完全跑调的歌,品尝着杏子甜饼,玩着属于他们的恋爱游戏,时间过去了很久,直到黄昏滑下一道斜坡滑入遥远的地平线。他曾以为属于他们的夏天永远不会落幕。】

【他看见Jack躺在小舟里昏昏欲睡,而他撑着小船朝着划过一个又一个不会结束的长日,他,18岁的他和16岁的Jack谈论着他们应该在哪间教堂里结婚,应该宴请哪些宾客,应该准备怎样的酒水,然后在忽如其来的雨中躲进廊桥下方,看着雨幕和雾气将他们包围。】

在不复存在的时间里的记忆被Jack的一束目光洗亮,混着葡萄酒的芬芳,婚礼的酒水,陷入漫长的回忆。 最后他再目送着Jack扑进Thomas的怀里,畸形的幻想被现实揉的粉碎,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Jack亲吻着Thomas,和他记忆里一样的方式,只不过亲吻着别人。

他也有自己的婚礼,但他已经想不起那场婚礼发生了什么,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牧师,因为请帖四处赶来的人,还有酒,很多的酒,婚姻和绑定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没有快不快乐可说,每个结过婚的人都会说服自己是快乐的,像是拉着太阳神的马车的两匹马,强迫自己以相同的速度前进,不要翻倒在路上被烈焰烫死。

但他却绝望地记得那场的葬礼,安静地只有他一个人参加的葬礼,Jack已经走了,疯狂地大笑着离去,他送上了最恶毒的祝福,一个死去的婴儿像一块冰冷又沉重的铅块被扔进他的怀里,脖子上清晰的勒痕已经发黑,他再也不会睁眼,也不会哭泣和欢笑,更不会长大。Jack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掐死他们的孩子的呢?他不知道,因为Jack一直在笑,并且拒绝任何形式的沟通。他挖一个小洞,把孩子埋下去,他一直喜欢埋点东西,比如Jack的一颗纽扣或是一枚胸针,像是酿酒,在他又老又病的时候再挖出来回味它的甘醇。他仍在埋东西,痛苦地,如同饮下一杯毒酒,肠胃都被刺穿出血,而心脏灵魂这些器官已经停止了它的工作,从此之后再不敢埋任何东西。

“嘿,Thomas去看看烟花,你得确保它们在午夜炸响,它们做为我们婚礼的开场可不能迟到。”Jack朝着Thomas说道,Thomas给了Jack面颊上一个吻,心情愉快地离去。“那么在这个空缺的十分钟我们得做点什么呢?”他扫了扫空荡的除了庄园的基本成员外没有任何宾客的大厅,他和Thomas没有邀请任何人参加婚礼,Thomas一向不信任任何人,而Jack是为了享受婚礼上庄园里每一个人的表情,让他们无处躲藏。“乐师,弹小步舞,我觉得就在这个十分钟适合跳一支舞。”Jack轻笑着,目光再次停留在Bruce身上。“来吧,我亲爱的舞伴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支。在第一支舞起始的地方结束?”

【要找到舞池里跳的最好的人只需要五分钟,跳完最舞步最为复杂也最考验仪态的小舞步,许多绅士淑女都在这里洋相尽出,很多人根本不跳这支舞,因为它又难又过时,可Bruce却非常偏爱,他甚至为了这支舞专门带上了配剑。

他看见了一位姑娘,褐色短发的姑娘,带着精致的头纱,穿着时下流行的白裙,拿着花纹简洁的舞扇,有的人会在舞扇上写下舞步,但他确定他看到的那位没有,折扇是她优雅的武器。她的舞步完美的无可挑剔,她的腰极细,绿眼睛极亮,她的微笑极赋感染力,像是愉快的雪精灵溜进夏天里玩耍。Bruce想要和她单独跳一支舞。

第一支舞结束,她就离开了舞会,或许她只想跳一支舞,Bruce追着她到花园里去,“小姐,请等一下。”她回头,沉默着,柔和的月光连接成串撒在她的身上,“我能否……能否邀请你再跳一支舞。”Bruce有些尴尬,这是他最蠢的一次搭讪,她笑了笑,没有说话。“瞧,我真傻,我应该先问你的名字。”她还是没有回答,转头跑进夜色里去。天呐,Bruce叹了口气,是因为他太做错了什么的原因吗,那女孩一点都不想搭理他。

一阵风,感谢风,他获得了另一个搭讪的理由,女孩的头纱缓缓地滑落,她的柔软的发丝飞散在夜空下的风里,风里还有玫瑰的花香。他拿着头纱追上去拦住了女孩,天呐,她的眼睛可真…Bruce觉得没有文字能够定义那双眼睛的美丽,文字只是个束缚。

“女士,你的头纱掉了。”再一直盯着看下去就太失礼了,他连忙将头纱递上,“其实我不是什么女士。”女孩忽然间变成了少年,察觉到Bruce打量着他的衣服的眼神,他轻声笑了笑回答“我拥有自己的躯体,我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是的,穿着是你的自由。那么先生,能和我跳支舞吗?”男孩看上去有些惊讶,“你的反应和我想象中有些不同……”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喜欢跳舞,所有的舞都喜欢,但我不能和你跳舞。”“为什么?”得到拒绝的回答,Bruce非常遗憾。“因为……我自己伪造的假邀请函好像被发现了,我得赶快跑了。”少年四处打量了一番,压低声线说道。“没关系,我马上给你一封真的邀请函。”Bruce急切地朝着庄园跑回去,“等等,你叫什么名字。”他想起重要的问题还没有问,停住脚回头,花园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你记得吗?我们初次见面的舞会,就在你的庄园里我们跳的是小步舞。”琴声也停下,Jack也停止了舞步,“我的头纱滑落,你帮我捡了起来。”Jack仍旧挂着微笑,看不透他的微笑下面到底是怎样的情绪,他的目光在Bruce的脸上游移似乎是在观察。“我记得……那顶头纱……”Bruce看向Jack现在的头纱,“Thomas,真是辛苦你了。”Jack在他说下一句话之前奔向了他的哥哥。Bruce打算把你还戴着它这句话永远地烂在心里。

“亲爱的,还好你提醒,烟火确实出了点问题,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Thomas揉了揉Jack的头发,“啊,那就好。”Jack温柔又甜蜜的微笑。

tbc
最后还是选了白婚纱,穿成纯洁的新娘婚前勾引新郎的弟弟,嗯,这很伦理剧。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