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Vanity Fair 03

11岁丑 16岁韦恩兄弟,5岁年龄差(当然年龄差是为了家教篇里的大米早点出生) 
哈维是戈登的迷弟的私设
韦恩兄弟与哈维认识私设 枭还是那个走漫画里因为讨厌腐败杀父轼母的路线的枭,这章算个伏笔……

一整个秋天Jack都与Dent为伍。 一半的时间被Jim Gordon的信件占据,Dent对这位警长先生痴迷且毫不掩饰其痴迷。诚然,Dent未来的目标是检察官而Gordon是最好的警长,Dent有充分的理由崇拜Gordon,但Jack仍认为痴迷的太过。Dent每天都在信件室里打转,像只无赖的橙头金织雀抢走Gordon的来信第一个审阅,并对信件上的每一行字都会加以过度的解读。 另一半的时间则是接受未来的检察官先生的法学教育,Dent先生对于法律有着深刻又独特的见解,他总能洞察到一些罪犯脱罪的漏洞并对此喋喋不休地抱怨,这是种奇特的品质,让他既能成为优秀的检察官,也能成为罪犯的教父。Jack喜欢这些小知识,比喜欢枯燥无味的神学课喜欢的多。

Gaggy也常常会来,Jack注意到他灵活异常,他小而柔软的躯体甚至能支持他从窄小的排气管里通过,在被Younis姨妈殴打的时候Jack也想过排气管却不成功。只要稍加引导,Gaggy会成为一位出色的杀手或是杂技表演者。前者比后者听起来酷多了,不是吗?

在叶子掉光的冬天Dent离开了,果然没有任何父母会真的忍心让自己孩子待在米歇尔过冬。冬天是一位杀手,斑疹伤寒是罪恶的病原体,而福利学校则是死亡的温床。临走前Dent赠送了Jack几件厚衣服,还有长围巾和一盒子糖果,并邀请Jack到Dent家过冬。但他不能答应,因为皮塞通夫人最新的规定,冬日不得离校。

如果Jack有一张正式的证明他会对一切的规矩嗤之以鼻,但他没有,Jack入学是直接通过校长和Gordon的关系,皮塞通夫人有权对违反校规的学生提起诉讼,证件会成为他的软肋。 好警官Gordon自然会想办法帮助他办一张证明,然后他会发现Jack并没有被注册在案,就算是私生子也会有记录。如果警官先生想要追查真相……不,真相只能像一颗死去的树的腐败树根,永远烂在土里不见天日。Jack从未对杀死Younis表示过后悔,法律规定不能杀人,但战争也是杀人,杀人者还能够赢来荣誉勋章和金钱,法律只是不允许人们为自己杀人。

Gordon新的信件到了,警长先生要出差一周到邻郡破案,Jack照着Dent的要求抄送了一份寄给他,并在信中提议让Dent亲自写信给Gordon,他受够了做他们之间的赫尔墨斯。 另一件更为麻烦的事情则是皮塞通夫人肯定偷看了信件,那位女士在代替上帝监听人们的言行。这意味着整整一周他都不在Gordon的保护范围内,但那又怎样,不过一周的时间,皮塞通夫人能怎么样。但Jack也不得不小心,他回想起皮塞通夫人的话,“你知道上帝创造世界用了多久吗,七天。现在我也有七天。”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间隙。

韦恩家的慈善活动如期举行。Wayne家的长子做着无聊的演讲“爱是慈悲爱是温柔,爱是永无止境。”他站在翻修过的演讲台上,拖着慵懒的长音,像一只皮毛光滑的花栗鼠快要冬眠一般耷拉着眼皮,他真的快要睡着了,看来他自己都不能相信演讲稿的内容。Thomas Wayne和Dent形容的一样,从头到脚都是傲慢。 或许学校真的不应该翻修演讲台,只有让他不小心踏进一个窟窿里才能让他打起点精神。Jack忽然玩性大发,像Thomas这样的人他一生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没有讨好的必要,而且Thomas也没必要记住这样的小小的挑衅。

“Wayne先生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早点结束,我们不必要彼此折磨,你看上去非常无聊,我们听的也是。”  Thomas Wayne看了他一眼,玩味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有那么无聊吗?我可真伤心,但既然这位小先生说出了实话,那么就让我们直接跳到最后一页快速地结束。”Thomas夸张地叹气,佯装的悲伤比雕塑假人还假,他盯着Jack的蓝眼睛里全部都是笑意。

演讲过后,Thomas被安排和福利院的学生共进晚餐。Dent的位置刚好空出来了,Thomas被安排到了Jack旁边坐下。今天的晚饭非常的丰盛,新鲜的奶酪,烤的恰到好处的牛排,香软的面包,蔬菜浓汤甚至还有一块黄油小蛋糕做为甜点,积了灰尘的钢琴终于派上了用场,贝多芬的32分音符像是一群群夜精灵穿过饭厅。“你们吃的那么早?”Thomas看起来并不是很有胃口,或许是因为不饿,Jack在被贩卖的时候曾经去过几个上流社会的家庭,他们习惯晚食,Jack总是饿到饥肠辘辘才能吃到一口,又或许是因为对碗里的食物没有兴趣。“因为我们有宵禁,吃的太晚会影响宵禁时间。”出于礼貌Jack回答了问题,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晚餐上。

“名字?” Thoams朝着Jack发问。“Jack Napier” Jack含着半块面包含糊不清地回答“你就是Harvey说的小甜点?Harvey说你很会跳舞。”他点点头, 他确实会跳舞,而且还为此吃过Younis的不少鞭子,为了能将他卖出去他学习了跳舞和杂技,可以当做丑角卖到上流社会被圈养,他知道上流社会的人是怎么对待丑角的,像对待一只宠物猴。“噢,那我今天终于可以不无聊了。我们应该立刻去跳舞。”Thonas说完就站起身朝着校长走过去,来没等得及Jack说一句不,他不想跳舞,而且也不喜欢,只不过是取悦他人的手段,更何况他还想要再享用一会儿难得的晚餐。他朝着Thomas笔挺的西装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果然用餐时间立刻结束了。Jack深深地怀疑Thomas从来没有达不到的事情,所有人都惯着他。学生们被领着转移到礼堂,Jack大口地喝了一口汤,咬住一块切好的牛排叼走,和美味的晚餐告别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里尔舞的音乐响起,Jack会跳这个舞,源自于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的舞蹈,Younis想把他卖给一位北爱尔兰人的时候练习过,这支舞很轻快很活泼,舞步不算复杂,他没怎么为这支舞吃过苦头。

“你朝我翻白眼了,就在我起身的时候。”Thomas拉住他跳舞,Thomas看起来非常擅长跳舞,他应该和很多人跳过,再次印证了Dent说的花花公子的形象。

“我……没有。”Jack试着维护他平日装出来的小天使的形象,天使是不会翻白眼的,他只会甜蜜地微笑。他假装委屈地咬唇,“我不是对你……”

“别否认,我亲眼看见了,你没有Harvey说分那么甜。”Thomas再一次强调,完全没有受到他的影响,Thomas不吃这一套,装可怜也没用。Jack打消了继续假装的念头,好吧,他就是翻白眼了,可那又怎样,都是Thomas毁了他的晚餐的错。

“你看起来倒和听说的一样,像只开屏孔雀。” 反正已经被看出来了就不必再装成个乖孩子,Jack打算以破罐子破摔的方式应对韦恩家的长子。

“这是个慈善晚会,为什么我们要那么不开心呢?好好玩吧。” Thomas有些惊讶,Jack会直接把嘲讽说出来,这和他听说的那个狡猾的小孩儿有些不同,他非常的直爽,也不怕得罪人。

慈善?Jack在心底冷笑。“但在你不来的每一天我们还是吃不发酵的燕麦糕,我们用15年前的旧书,用旧桌椅,我不知道你们的钱用到哪里去了。反正不在学生身上。”

“我可不能保证学校会怎么花这些钱,不在监管范围内,但是我们确实提供了充足的能让你们过的更好的资金。”Thomas一改轻浮的表情,他变得严肃,像是或许他比Jack想的更在乎这个问题,很好,就让这个家伙尝尝被夺走晚餐的滋味吧。

“不,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方法,那些钱它们只不过流进来变干净,学校分一羹,然后回去,回到韦恩庄园。” 这绝对有可能,Jack想着,然后说出来试图激怒Thomas,恶魔才是他的本性,他就是喜欢看别人不开心的样子。

“小可爱,不是什么都能按照你的心情随意诋毁。”Thomas真的生气了,从外表上就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他紧皱的眉头和眼睛里的暗火,Jack非常开心,思索着Thomas到底在意的是什么,是被污蔑的家族声誉,或者是怨恨这样腐坏的事情发生呢?都有可能。

“我猜有很多人都这么想,只不过他们不敢说,不敢当着你的面说。”  Jack下定决心进一步刺激Thomas,11岁的小孩在快乐面前完全沉不住气,Thomas的反应太有趣了,像只被挑衅了以后追着拖把咬的小狗。

“在抹黑别人之前请先拿出证据。” Thomas的脸已经完全黑了,阴沉沉的像是冬天。

“那是无罪假设的前提,但如果按照有罪假设来判断,要证明清白,请先拿出证据。” 无罪假设和有罪假设,Dent经常提到这个,顺便一提,Dent是有罪假设的狂热支持者。

“你知道吗?惹怒我可不是一件好事,我有的是方法来惩罚你,甚至不需要我亲手。”Thomas忽然冷笑,带着阴郁的表情和压抑的愤怒,转身离去。Jack做了个假装提裙角致意的动作。

tbc
周可儿做了个大死,但枭就是喜欢耍横的。ps 枭真的会去查庄园的资金链2333
大概下章,或者下下章蝙蝠就能上线了

评论(6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