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Vanity Fair(19世纪AU ABO)

说好的韦恩兄弟还是没能上线,慢热到我想给自己一巴掌……
戈登在线,哈维上线,加吉上线

慈善学校每年收15英镑,Jack没有花自己的一便士,好警官承担了他的学费。同情是一种阴险到近乎邪恶的力量,它会让人自愿地奉献并以此为荣,Jack懂得操纵这份力量。Jack满意地抱着一套校服,蓝色的校服,发灰发旧的蓝色,但至少是衣服,而不是一件挂在身上的破布。夏天的双休日可以穿白色,冬天是紫色。这意味着每个冬天的双休日,他都可以换上漂亮的紫色燕尾服,他爱那身紫色,阴暗却暗藏着激情的紫色。

Jack不敢表现得太满足,这不符合常理,身边的孩子都在哭,仿佛他们要进的不是学校而是地狱,他们只是不知道真正的地狱是什么样。他细细地聆听那些孩子们的抱怨。

“这里的燕麦糕从来都不发酵,硬得像块骨头,硬得能卡坏喉咙。”
噢,如果他们吃过糠米混面粉就会知道,他们会为了抢一块燕麦糕大打出手,宁肯被卡死也要把燕麦糕吞下去。
“这里老师会打人,用鞭子抽学生,真叫人发抖。”
这世上还会有不打人的地方?如果有人在那种地方待过,他会向那人表达深切的嫉妒。况且米歇尔只用鞭子,真叫人感动。
“他们还会检查每一封信件。”
信件?Jack找到了一个悲伤的理由。他没有写信的对象,没有一封信能够穿越生死寄到死去的妈妈那里。但他不能没有信件,这会传达出他无依无靠的讯号。谁都知道欺负一个孤苦伶仃并且又病又瘦的人不会出问题。一旦他被瞄准为欺负的对象,他的学校生活就彻底完了。
不能大哭,那会显得任性,也不能一言不发,迟钝的警官先生可能注意不到。于是他轻轻地发抖,将警官的手握得紧一些,等待着警官先生察觉到异样。
“Jack,我注意到你可能在害怕……我真蠢,我竟然现在才发现。”
Jack让眼睛里晕上水气才抬起头,他咬了咬唇,让自己看上去可怜兮兮,“不……我不紧张,我只是嫉妒,我没有一个写信的对象。我没有……”
“别这样……”Gorden受不了被那双眼睛注视,像是被一记重拳击中,可他宁愿那是真的一记重拳,而不是一个孩子无助的目光,他温柔地抚摸Jack的头“你可以写信给我。”
“真的吗?我一月写一封可以吗,不会太多,不会打扰到您,求您不要反悔,求您了……”像是抓紧了最后的浮木一般祈求,Jack从不向Younis祈求,只有有心的人才会被祈求打动。
“当然了Jack,一周一封也没有关系。”Gorden回应了Jack的请求,理所当然般地接受。
“天呐……您真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希望……但那不可能我太蠢了,那怎么可能……”Jack眨眼,让眼泪滑落,没有什么能比孤独的,悲伤的小孩的眼泪更能刺痛正义感十足的警长的内心的东西了,Jack深知且丝毫不介意用廉价的眼泪去刺痛别人的内心。
“你希望什么,只要我能,我就会帮你。”Gorden真诚地说道,他愿意帮助这个孩子,竭尽所能。
“我能叫您爸爸吗?”Jack小声地,小心翼翼地发问,像是怀着一颗易碎的装满了小小的希望的心一般发问。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如果Gorden有一位儿子,他会毫不犹豫收养Jack,但不巧他只有一位女儿,为了她的宝贝女儿他要攒一份数目不小的嫁妆,他必须节省开销。
“但我会来看你,圣诞节,新年,每一个假日都给你带礼物,原谅我好吗?”为了不看见Jack心碎的表情,Gorden把他扣楼进了怀里,Jack把头闷进Gorden满是烟味的衣服里偷偷地弯起了嘴角,有这份愧疚就足够了。Gorden的愧疚感越深就对他的利用越无法察觉。
等到Gorden将他送进班里,早已开课,Gorden牵着他走向穿着修女服的老师,她有一个凶狠的鹰钩鼻。
“我听说您是这里的主管。”他收敛起面对孩子的温柔,以审问犯人般锐利的鹰眼审视着女老师,女老师在他的目光下连连冒汗。
“我听到了不少抱怨,我希望那些都别再发生。如果下次见到这个孩子时,他还那么瘦,我会以警长的名义写投诉信。如果他身上有鞭痕,小心你们的学校开不下去。”
“是的警长先生,我保证米歇尔学院的每一位教师都会善待每一位孩子。”主管频频点头,脸上堆起一个她此生最和蔼的笑容,就Jack来看那个笑容根本就不应该长在她的脸上。
Gorden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拍了拍他的头才离开,他被安排到一位金发男孩身边坐下。

“你好,Jack”金发男孩朝他搭话,并向他伸出了手,他家室不错,他的头发修剪考究,和所有的少爷一样,他的手上连一个茧子都没有。
“你是Gorden的私生子?”他闪着诡秘的波光的蓝眼睛定定地看着Jack
“不。”
“那他为什么对你那么好?”
“因为他是个正直善良的好警长。”
“很好,如果你是,我会把你掐死,你看起来很容易掐死。”他笑起来,有点痞气的笑容,他看上去温文尔雅像个绅士,但他的笑容却透露出他隐藏的一面。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因为这会败坏警长的名誉,让这座城市更加肮脏腐败。”
“你该去当一位检察官。”Jack讽刺地说道。
“我就当做没听出你的讽刺吧,但我恰好想做一位检察官。你想做什么呢?Jack”
Jack抬头看了看老师,示意听课,他可不想在第一节课就把这位凶巴巴的主管惹恼。
“得了Jack,你不会想听这些长篇大论的,这是节无聊透顶的神学课。你想知道上帝怎么选择谁上天堂谁下地狱吗?他会扔一枚硬币。”银光闪闪的硬币飞到上空,翻转,再落回他的手心。
“猜猜正反。”
“哪面是天堂?”
“正面。”
“那我猜反面。”
不久之前还想把他掐死的金发男孩打开手掌,反面朝上。
“这枚银币归你了,亲爱的。”
Jack伸手去拿银币,金发男孩反手握住他的手,他被牢牢地抓住。
“但你要下地狱了,害怕吗绿眼宝贝。”
“地狱有什么不好,红色的海水熠熠生辉,海浪冲上荒无人烟的金色沙地,蓝紫色的贝壳温柔地埋在沙地之下,到了月升之时,亮闪闪的美人鱼越出海面唱歌。”Jack想象着地狱,他肯定会去那里,在他背上第一条人命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但他无所谓,即使下地狱,他也是地狱的王。
“如果那真是地狱,我会收拾行装和你一起去。”Jack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他,海水还是沙滩,或者是人鱼,没人能抵挡人鱼。
“如果你想和我同行,我需要你的名字。”Jack向男孩问道,知道对方的名字是友谊的第一步。
“Harvey Dent,记住我的名字,有需要的时候叫这个名字,我会来的。”
“是的,检查官先生。我更希望我没有叫你的机会。不过如果你真的是Dent家的孩子,你为什么在这儿?”Dent这个姓氏他有所耳闻,虽然比不上Wayne,但总不至于但这种慈善学校。
“这是种惩罚,惩罚我寻衅滋事,他们把我扔到这里,体验痛苦。”

他们的对话被发怒的声音打断,主管夫人粗犷的吼声如同原野的狮子。如果所有的修女都是这样,Jack都情不自禁开始同情上帝,上帝大概挑不出任何一位女孩侍奉自己。
“Gaggy,背诵!我让你起立背诵。”
Jack听见嘲笑声,恶毒的嘲笑声,他看见一位男孩从椅子上跳下来,他很矮小站起来还没有桌子那么高,但他的头很大,占了身体的三分之一,他就像是商店里出售的不倒翁。
“神啊—— 我心……切慕你 如……鹿切慕……溪水。
……”Gaggy磕磕绊绊地背着浑身都在发抖,嘲笑声更大,像是皮鞭一般扫在他的身上,他痛苦地想要钻到桌子下面,而他人却以此为乐。
“把自己卖到马戏团去吧,Gaggy!等你比桌子高的时候再来上课吧!”Jack听见修女主管的骂声,身后起哄声阴暗地燃烧,他好像又被时间拖了回去,好像又在那间小木屋里,又看见了Younis阴魂不散的脸。她也是这么羞辱Jack的,叫他没用的小垃圾,好吃懒做的野种。
“女士,请您停下。”Jack开口。
修女阴狠又浑浊的眼神打在他的身上,“懂点礼貌小先生,在大人讲话的时候不要打断。”
“圣经里说,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我打断你,是不忍看你误入歧途最后落入地狱。女士,只要你认错上帝必接你回岸。”
修女主管被噎到说不出话,她那涨红的脸因愤怒扭曲,她越发像是女版的赫淮斯托斯,嘴里可以喷出一团火球。最后她快步走向讲台。
“干的漂亮,你看看她的表情,我都快笑出声来。不过太大庭广众,当心报复,皮塞通夫人睚眦必报。”Dent抛着硬币决定他到底要不要现在笑出声,反面朝上,他低落地趴到桌子上,“可是我真的想笑。”

午餐时间,盘子里放着一块没有发酵的燕麦糕,真的没有发酵,必须配着汤才能吃,汤也寡淡至极,似乎可以倒映出他的脸,但是有一块烤焦的肉,烤焦了,但至少是肉,肉就足够让他双眼发光。Jack决定吃的文雅些,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好让他显得正常。
一片小小的影子朝他走过来,是Gaggy,他艰难地爬到Jack的椅子上来。
“我能和你们坐一块儿吗?”他颤抖着发问,就好像遭到拒绝就会昏死过去。
Jack没有回答,Dent不置可否,他眯着眼睛笑看Jack。
“我很……很抱歉……”Gaggy嗫嚅着。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我又丑又滑稽……我很抱歉……”
“记住,Gaggy。没人应该为自己的相貌道歉。”
Gaggy看他的眼神再度改变,强烈的眼神,感激的眼神,可以为他而死的眼神,“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般的眼神。要从Gaggy这里得到这个眼神太过容易,像是他这样的人只要给他一滴露水,他就会感激涕零。
Jack满意地收下这份感激,总有一天他会让Gaggy偿还,或许真的是为他而死。

tbc

不知道怎么打tag……
韦恩兄弟下章真的出场,托马斯拼命为自己日后攻略周可儿加难度,布鲁斯男友力满分。总喜欢欺负夜枭2333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