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橡皮头之梦

脱丝拖曳副司机:




好久好久没有聊电影啦,今天终于有心情来写一写。大卫林奇是美国cult片进入主流的一员大将。当年他执导的《双峰镇》一下子令全美国都为之着迷。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他的《eraser head》(橡皮头)。


在一个虚拟的后工业化背景下,长相怪异的主人公突然喜当爹,获得了一个畸形婴儿。整个电影风格阴郁黑暗,看完食欲大减生无可恋。


这些怪异恐怖的景象为什么能构成一部吸引人的电影呢?换句话说,我们为什么被这些带来负面感受的影像所吸引呢?


在卡夫卡的小说里,恐惧-渴望这一对双主题是人类欲望的核心。这个理论也适用于大卫林奇的故事。我们所害怕的,正是我们所渴望的;反过来我们所渴望的,也令我们感到恐惧。没有渴望,不会产生恐惧;没有恐惧,我们也不会如此渴望。


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有没有过这样的一瞬间:蜘蛛就要顺着丝线落到你的头顶上,你却因为过度恐惧而无法挪动半分。在这样的时刻,很难说我们心里是不是渴望着蜘蛛快点落下来,好让我们从这恐惧中解脱。


林奇的电影象征意象很丰富,每一个形象都直击人们心里最惧怕的那一个点,仿佛有一枝小手轻轻地骚动着潜意识之海里的每一片漩涡。而在那漩涡里,我看到的竟然是永恒的某个侧面。



评论

热度(203)

  1. Ashly脱丝拖曳副司机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只思考人生的猫脱丝拖曳副司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