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Gone With Wind

521贺

码头分手设定

名著《飘》改编

我想写谜鹅,但谜受写多了,可能鹅谜?

“Ed,你属于我,我也属于你。你知道,但是你总在否定,你只相信那些复杂难解的迷题,对于那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你会否认它们,一次又一次。我是所有与你相识的人中最了解你的人,我了解你的本性,了解你的潜质,了解你的困境,你的逻辑,你的残酷。我爱你,我为你冒险,不止一次,我甚至不像是我自己。”

Osward轻轻地耸肩,哥谭夜幕低垂,Nygma的眼睛也在夜色里呈现出陈旧的污绿色,在奥斯瓦尔德的记忆里,它们应该是闪亮的鲜绿色,但现在不是,一切都改变了。

"我用尽了几乎一切的办法,我很爱你,Ed,我给你的是我不曾给别人的温柔,也是我不曾给别人的牺牲,我把我最看重的信任都交到你的手上,但是你呢?你用我的爱来对付我。只要你给我机会,你就会背叛我,把你手中的刀子插进我的心脏里。你以此为乐,看呐,可怜的可悲的奥斯瓦尔德,他是如此的软弱,他是如此的可笑。你明明是清楚的,那个女人对你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她吊着你这条可怜虫,吊着你对她的爱达成她自己的目的,而你心甘情愿地被她利用,这逼得我快要发疯了。我讨厌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就这么被人毫无怜悯之心地玩弄。”

Osward将龙蛇兰倾进杯子里,焦香的苦味沿着口腔下坠,像是一条苦涩的蛇,钻进胃里,不适感让他皱起眉头。厚重的铅块压着他很久,他要在今夜把那块沉铅敲碎,他很快就能得以解脱了,但是消逝总伴随着失落,即使是完全有害的事物,也因为时间被染上情感。

“不过,如今已经不再重要了。我一直不明白我什么要自讨苦吃呢?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而且我已经不想弄明白了。解谜是你谜语人的事情,而我,我只打算把我这无用的情感放下。总之,那么一来,我就得到了解脱。我还会遇到别人的,我会去爱另一个人,那个人尊敬我,爱我,把我当做一个人看待,然而那人从来都不是你,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是你,亲爱的Ed。"

“Osward,可是……"他试图打断,但Osward用一个手势制止了他,一个放在唇边代表噤声的手势。

“我想说的是那天晚上,你找我合作,你要我帮你,我毫不犹豫地出手援助你。不管是任何时候,任何理由,只要你需要,我都无法拒绝。当时我想,不管你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我都必须将你从那个女人的泥潭里拉出来,我怀着那么大的希望,我甚至为此准备了一场晚宴,而你实际上只是想要把我给你的一切撕烂揉碎,然后扔进肮脏的阴沟。”

“其实我不是没有猜到你会背叛我,毕竟那可是你呀,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是你的专长,伤害爱你的人也是你的本领。哪怕你转过身来对我说一句道歉的话,或者告诉我你对我还有点爱,我想我可能,还是会继续把我这颗心送给你蹂躏的,可是你说了什么,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浑身颤抖呢,你对我说的话无情透顶,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就换来你一句我不恨你,你就那么着急和我两清,你就那么迫切地要和我划清关系。"

窗外大雾弥漫,世界都消融在这片未解的朦胧中,若隐若现的哥谭与远处的茫远的绿光汇集在深重的黑色里。

“是的,我确实那么说了。”Nygma没有否认,“我确实是这也想的。我是为了她的事这么说的。你也知道的,那具我们之间永远横着的尸骸。”

“关于Isabella的事?”

“是的,Isabella,你说对了她的名字。”

“一旦我不爱你了,说对她的名字也不再那么困难了。”

Nygma几乎是第一时间为自己辩解,“我当时想说的是,关于那件事,我不再恨你了。”他故意不去提,当时他后半句说了什么,然而Osward冷笑着,冰冷的眼神好像在提醒着他那些旧事。Osward并没有相信他的说辞。

“是呀,Ed。但我也为了你死过一次了。你朝我开枪,难道这还不够吗?"他停了停,眼睛越过Nygma的眼睛,看向黑暗的,缺乏光线的地方,仿佛不远处就是那座飞鸟群立的码头,他好像回到了那个激烈的夏天,闷热的空气迅速地发酵,酸涩的苦味胀满了云层,暴雨如同从空中倾泻的鲜血,他听见枪声,砰——砰——我的亲爱的将我射杀。

“但你安然无恙,不是吗?Osward死里逃生,其他人却不会那么幸运了。我信任你,你是最好的我的朋友,你背叛了我的信任,你杀了她,所以我恨你。”

“是呀,所以就算你当时杀死我,也没有杀死我对你爱。虽然你我都清楚,如果我不动手,你也会动手的,你会亲手杀死她,就正如之前所做的一样,你的故事还真是每次都惊人的相似。”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下手,但是在我做出什么之前,所有的臆测都是虚假的,你不能断定薛定谔的猫就一定会死。但是我来不是为了和你说这件事的,正如我说过的,我们的仇怨……已经……”

“那么,你想和我谈什么呢?Ed,虽然我认为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了,但做为最后一次,我还是会和你坦诚的。你知道的,我喜欢郑重一点的告别,就让我们一次性说清楚吧。”

“是关于Lee的事……好吧,简单明了地来说,我意识到我爱的人不是她。我只是渴望有个人爱我,莱出现了,她让我感觉到了爱,她并不爱我,但是她给了我需要的东西,而你给我的,我误以为是控制。”

Osward为Nygma感到悲伤,他了解了Nygma的用意,但是太晚了,他明白的太晚了,晚的不止一点,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这种难过似乎会传染,一种哀伤的情绪,但是毫无意义,在决定面前,这点微小的哀伤只是一只窗台上的小蜘蛛。

“如果你在以前这么告诉我,我可能会相信的,我不是相信你,我相信Riddler,他是你,但他又不是你,他是的造物,是我从你身上观察出的潜质,是我释放了他,他有和你完全不同的个性,直到你把你的毛病传染给了他。其实你们没有什么区别,Riddler就是你。等他一变我已经没什么值得相信的了。”

“是的。Osward,Riddler的确是你释放,是你发现的潜质,你在释放他的同时也毁灭了Edward Nygma,我记得你是怎么形容他的,你说他是紧张的可怜虫,你从未说过你爱我,原原本本的我。你从来都没说过,你希望我就做我自己。”

“但你不能做你自己。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想要活的更好,就必须做出取舍。你不能事事都要,你能样样齐全,只有爱你的人才会这么诚实地告诉你真相。而骗子会用谎言引你上钩。”

“也许你是对的。关于自我的问题,我们可以各持己见。你还没有回答上一个问题,你是否爱我,爱我的全部,爱我的本身。”

“你真令人惊讶。”Osward近乎微笑,一种无奈的情绪蔓延在他的舌头上,他努力地说话,让这种扩散出去,“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呢,Ed,我来这里是来和你分手的,所以我绝对不会再说爱你了。”

“再也不会了吗?”Nygma固执地,像是就这样就能挽回他一般询问,而他自尊心也同样地顽固,一旦他决定了,他就不会再改口了,“不会了,再不会了,永不会了。”Nygma的绿眼里裂开一条缝隙,悲伤从缝隙中渗透而出,如同绿烟,而他对此无动于衷。

“如果我向你,道歉呢?"Nygma朝前走了一步,像是希望与他缩短距离,像是想要回到他的身边,"我和你之间发生过很多事情,我们的感情厚厚薄薄,但是从此以后我们会过得很愉快,因为我们已经彼此了解,你了解了我,我也终于了解了你。你是对的,如果我早点认清你,我是绝对不会失去你的。你是我的——是我的灵魂的一部分。”

Osward瞥过头,拒绝看着Nygma,就像拒绝看海市蜃楼,拒绝去看虚假的泡沫繁荣,他拒绝并且一直拒绝下去。

“请看着我,Osward!我们还可以继续的,我们有过美好的过往,我们互相拯救过对方,我帮助你你参与的竞选。人不能否认爱情,这是你说过的话,而你现在却在做着与之相悖的事。"

“不。"Osward摇头。“我不会再用自己的心在你身上冒险了。"他像个失败的航海家,被海洋侵吞了所有的财产,并决定再也不涉足海域那么说。

“这不是冒险,这是已确定的事实,清晰明确,就像是死人的尸体那么板上钉丁,我已经告诉你我多么——不想失去你了。”

“亲爱的,你真是自负过了头。你以为仅仅凭借一两句话就能弥补你给我带来的伤害了吗?由你亲手打碎的信任就会因此而完好无缺了吗?你以为只要你道歉,你过错的就能被抹消吗?”

“除了道歉,我还可以做点别的。我可以做的很多。只要你希望,那么,Osward,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从你这里,我什么都不想要了。你的友情,你的爱情,和你相关的任何事我都不想要了。我只想离开。”他说的缓慢又清晰。

“如果我让你在这里杀掉我,会有点改变吗?”

“不会的。杀掉你也于事无补,况且我不想杀你。我说过从你这里,我什么都不想要,连恨你都不想。”

“你一定要离开我吗?不管我怎么做都没用吗?”

“是的。我决定了。”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是的。我决定了。”

Nygma向后退了一步,他看上去失魂落魄,如同被撞碎了一地的瓷器,而Osward一动不动,这样子很讽刺,就好像Nygma是破碎的那个,而Osward完整无缺。他们的关系已经完完全全地逆转了,现在他是掌握着谜底的那个人,而Ed是苦苦思索的解谜者,他拥有了掌控这段关系的权利。

如果他现在答应,Ed就会像爱着Isabella那样爱着他,就像是爱着Lee那样爱着他,那种会传染的爱的病毒就从针对他人会转移到他的身上,他会被Nygma疯狂地爱着,崇拜着,Ed身上的爱情病毒会疯狂地增殖,病毒中甜蜜的遗传物会被刻下他的印记。这是他过去一直想要的,然而他意识到,他现在并不想要。

诚然,Ed还是像过去一样的智慧,一样的英俊,然而他却再也找不回过去的感受了,他曾经沉迷于Ed的眼睛和嘴唇,而他现在看来,它们只是平平无奇,他既不想亲吻,也不想占有。这种感受非常神奇,就如同他看见幼年最爱的那一个公仔,却完全想不起爱它的缘由了。它曾经是他的挚爱,但是爱也会过期。他对任何人,任何事物的爱都会过期,对Ed的爱也会。

“你再也不爱我了?再也不爱我了?"Nygma固执地重复着,他的表情非常恐怖,绝望又热烈,他像是不是过去的Nygma,甚至不像是Ed,神经质地重复着这句话,Osward对于他看见的一切几乎开始同情了,但也只是同情,如果换做以前,他可能会不顾一切地拥抱Ed,而现在他只是站在一旁,决定把他该说的话说完。

“你毁了它。它碎了,它结束了,再没有之后了。你永远修不好它,我也不会给你修补的机会。”

“我毁了它吗?好吧,是的,但是现在才开始不是吗?我们还可以——别傻了,Osward,你不能和我分开……你不能!你需要我,正如我需要你。”

“那已经是你陈年旧事,除了你没人会盯着它了。”Osward用一种近乎温柔的语气说话,而Nygma双唇不断地打颤,“但是你一开始还提到了它呀。你也还在意着不是吗?我只是希望你再给我一个机会,你也希望的,你也希望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我提起它,只是为了告诉你,你曾经拥有过。”他耐心地和Nygma对话,不疾不徐地说着,以确保Nygma能完全听清。“它是你的,但你亲手毁掉了一切。”

“Osward……既然你曾经那样爱过我,那么你总会剩下点什么的吧。"

“没什么。我发现,我什么都不剩了,这么说出来轻松多了。而且你别再挽留我了,到此结束,Ed,别让我轻视你。”

轻视?Nygma一生中最恨的就是轻视,而他最不愿意的,就是从Osward的脸上看见轻视。纵使是讽刺,或者怨恨,甚至是仇视都比轻视要好。因为人只会对一个完全没有看在眼里的人表露出轻视。这是种无情的表情,是最大的伤害。这几乎让他冷静下来,从一种火热的激情中冷却,从一种倾尽一切都要让Osward留下的感受中抽离而出。

他几乎就要做出很多让Osward轻视他的事情了,大喊大叫,寻衅滋事,甚至开枪,但是他制止了自己,这一切对于一个疯子来说太难了,然而他做到了。他不想把自己和Osward的关系粉碎的更彻底。虽然它们已经碎了。

他没再挽留Osward,看着Osward离去的痛苦几乎是令人窒息的,他既绝望又痛苦,他失去了他的部分的灵魂,他的挚友与他的恋人,他的然而他并没有再追上去。

他不再看那个一瘸一拐的,熟悉的影子,一直在离开,他走的并不快,甚至是缓慢的,一步一步地,缓慢到仿佛触手可及,他认为自己应该冲过去,从背后抱住Osward,用尽一切方法恳求他,但是他阻止了自己愚蠢的行为。他知道Osward不会因此回心转意,他了解小鸟,他骄傲而且固执。他们都是同一种骄傲又固执的人。要忍耐住这种冲动非常艰难,他用尽了全身的肌肉的力量将自己定在原地,他不能再继续注视这道背影了,这缓慢的离别似乎在提醒他,他不是一下子就失去了Osward,他曾有很多机会,但现在都没了。Osward已经走了。

他让自己转过身,不去看这场离别,月亮消失于夜色中,夜色暗得发沉,滞重又闷热的空气笼罩着熟悉的码头,海水阴沉地涌流,由于退朝露出了一块干瘪的沙地。

他转过头再去看Osward的背影,那里已经没有背影了。只有绿光还在着,梦一般的绿光,幻想一般的绿光,就像是希望一样。还有希望的,他看着那幽深的绿色,那将他吸引的绿色,绿光里有他与Osward的往昔。

他总会把Osward找回来的,虽然暂时不清楚办法,然而放弃从不是他的性格。总之,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fin

立个flag

谜5x21 倒追鹅,鹅拒绝。
谜在哥谭夜色里表示,毕竟,第六季又是新的一季了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