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Catch me if you can

520贺文~

猫鼠游戏AU

01

问:如何从戒备最森严的阿卡姆疯人院越狱。

答:等着蝙蝠侠放你出去。

在他假装晕倒之前,他蜷在薄麻被下瑟瑟发抖,蝙蝠侠嘲讽他演技浮夸,“得了吧,爱迪。我不会相信你。”

“走着瞧。”他在心底嘟囔,感谢儿科医院的工作经历,他非常清楚那些得了肺炎的小孩会怎么表现,咳嗽的频率,还有颤抖的姿态,甚至是气音和喘息,他一一还原。

“救我。”他采用求助者的声线,让眼睛里聚集起一层水光,从稍低的位置仰头看着蝙蝠侠,蝙蝠的眼睛是摄像机,他是摄像机下的模特,这个角度能最完美地凸显他的可怜,“救我。”他模仿着重病患者拉住医生时的神态,诚恳的语调,哽咽的表情,营造出无助感。

“不。爱迪。你在装样子,你是个戏精。”蝙蝠仍在怀疑,但他加快了语速,一个倾向于相信的信息。他压住心底的笑意,翻了一个意味着见他妈的鬼的白眼,靠到墙上,颓然地侧过脸,凌乱的头发一缕一缕地垂下。像个垂死的绝望者。

他的表演一向完美,从最高处的发丝到最底下的指甲尖,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堪称世界极的完美。奥斯卡欠他一箱子小金人。如果他是演员,他能把小金人堆成金字塔。

“如果你真的病的那么重,阿卡姆会给你找医生,”显然,蝙蝠侠在判断着他的病情,而且表现出相当明显的动摇。

他没有理会蝙蝠侠,给了蝙蝠一个不信任的眼神,沉默下的潜台词就是“医生?你相信他们有医生吗?”,蝙蝠用探究的目光回应他,一个很长的眼神,足够他看清蝙蝠眼睛里的同情噗噗地冒出来,像巫女熬制的蓝色魔药。

“他们没有?”蝙蝠询问。全世界最伟大的侦探身上有一个明显的缺陷。同情心。一个可供打击的靶子。而他,他是专业的枪手。

他已经搜集了足够的信息,装弹,上膛,而现在他要扣动机扳,及时出击。

他眼睛一闭,往地上一倒,晕厥在地。

蝙蝠怒吼炸响在空中,如果能用漫画的形式表述,阿卡姆上空应该冒起了冲天火光。

“打开门!给他找个医生。”

砰——正中红心。他的枪打中了一只小蝙蝠的心。

蝙蝠侠冲进病房,抓住他,将他捞起来,搂在怀里,他软软地摊倒,一动不动,这是最关键的时刻,蝙蝠距离他极近,也最有可能识破他的诡计,最好的自我保护就是别给自己添加多余的戏份。他维持着晕倒的姿态,安静地等待。

“爱迪?”蝙蝠轻轻地晃着他,叫他的名字,试图唤回他的意识。蝙蝠的声音动听无比,他闭着眼睛,享受着声音中甜蜜的担忧,永远没人能叫醒一位装睡的人。

蝙蝠立即将他背在背上,冲向医务室,护工跟在蝙蝠身边,簇拥着蝙蝠,他趴在蝙蝠宽阔的背上,像尊贵的蚁后,看着蚁群们飞速地移动。加油,工兵们。

蝙蝠如此地焦急,奋不顾身地救他,他已经肯定,啮齿动物离不开他了。忍住笑,尼格玛,忍住,为了更大的胜利,他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

蝙蝠侠将他扔在病床上,医护人员转身出去,疯人院特级虱子从他的身上跳到他们手上,爱惜羽毛的护工们飞奔向洗手间,感谢他们如此热爱整洁,他们的向外出逃也引走了蝙蝠侠,蝙蝠即刻跟出去,向他们索要一位医生。

病房里空无一人,完美的空无一人,虽然维持不了太久。当然,如果蝙蝠能就对待病人的态度和护工大吵一架就更好,能为他赢得更长的时间。

他立即溜出去,往总控制台跑去,远远地还可以听见蝙蝠的咆哮,“等不到星期一,现在,立刻,我需要一位医生!”

蝙蝠真够关心他的,他隐隐有些愧疚,抱歉了蝙蝠,下次送300个谜语奖杯做为补偿,当然,在补偿之前,他必须先越狱。

总控制台,阿卡姆最傻的设置,他简直这个设置就是为了给犯人越狱设置的,他只要按个按钮,就能释放软阿卡姆全部的恶魔。

“地狱将空,恶魔在人间。”他用戏腔发音,莎士比亚实在太切合此刻的汹涌澎湃了,他按下按钮,什么都没有发生。呃……也许是按的方式不对?他连按两下,还是……不对……他跳上控制台,倒立,用手掌去按按钮。

“爱迪……就算你后空翻360度转体三周半也没用的。我已经把控制台的电源关掉了。”蝙蝠侠冷静地靠着铁门,堵住房门,一脸看好戏的神情,“你怎么知道是控制台。”他失落地耸耸肩,搜寻着出逃的出口他非常爱惜双腿,所以没打算跳窗逃亡,至于另一个出口,它已经被蝙蝠牢牢地堵住。如果用好友疯帽子的话来说,此情此景就是黑心皇后成功地把爱丽丝抓住了。

“因为我是蝙蝠侠。”又是那句标志性的回答。当然,蝙蝠侠,哥谭的黑暗骑士,最伟大的侦探。

“你什么时候……猜到的?”他像是个被戳漏的气球,气扁扁地坐到控制台上,“从你第一声咳嗽开始,我就觉得你在策划着什么。”蝙蝠挑起一个看穿一切的笑容。

“所以你不是真心关心我。”他委屈地瞪着蝙蝠,“我是真心的,否则我不会抱你出来。但是你的小花招太多了,我可不敢完全信任你这个小骗子。”蝙蝠走过来,把他从控制台上拉下去,“别闹了,爱迪。如果你乖点,我可以早点保释你。”

“不,我不回牢房,你得送我去医院。”他晃着腿,撑在台子上不走,“我是真的生病了。”他咳了两声,“而你也知道,从星期五等到星期一需要多久。拜托,带我去看个病,你不会见死不救吧。”他对着蝙蝠眨眼。“就算拖到周一,你也不会死的,爱迪。”蝙蝠不为所动,拽着他往囚室的门里塞。

“这不一定,你知道在这个国家因为流感而死的人每年有多少吗?3万!你知道流感病情的转变有多快吗?我好歹假扮过儿科主任医生,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他并没有夸张,流感始终是容易被忽视的健康杀手。

“别夸大其词,我不吃这一套。”蝙蝠板着脸,嘴唇抿成一条线,神色冷漠,他抓住蝙蝠的手往自己的头上贴,“可是我很痛苦,我高烧不退,我也不知道自己病的多重。”他确实得了流感,通过接触流感病人疯帽匠,将流感病毒过继给自己,让自己处于高烧的状态,没有点牺牲绝对骗不了蝙蝠。

蝙蝠摸着他的额头,真实的温度打消了一半的疑虑,他是一位病人的事实让蝙蝠的同情心占了上风,“由你来送我,我还能做什么呢?伟大的黑暗骑士,你完全能控制住我。一个高烧不退的谜语人对你能有什么威胁吗?”他再接再厉,蝙蝠表情缓和,给他搜了一遍身,确保他没带着什么小玩意儿。

“好吧,上我的蝙蝠车。”蝙蝠妥协了。

02

这是他第二次上蝙蝠车,第一次是他被逮去阿卡姆那次,街景在他的身后后退,哥谭灯光荧荧,惨白色的白炽灯像一群坏掉的月亮,哥谭的城市建造如同沉默屹立的巨人,冷酷呆板,不允许任何一个小孩子爬上去,它们随时都准备发怒。

“放点音乐吧,先生。别浪费了今夜的月光。”他主动按向蝙蝠车上看起来像控制音乐开关的按钮。“别乱按!”蝙蝠喝止了他,显然,蝙蝠非常宝贝他的蝙蝠车。

“好吧,听你的,你是王。蝙蝠王,万岁!”他做着鬼脸讽刺蝙蝠侠像个独裁者,蝙蝠皱起眉,“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讽刺。”将手伸向控制音乐的开关。

“我想听摇滚,想听你唱Nananana,Batman,想听你打B-Box!”他兴致勃勃地要求,蝙蝠面无表情地开车,“没有摇滚乐,那不叫音乐,只是掀破房顶的嚎叫。我也不会打B-Box,那都是动画片里演的。”

“噢,这说明你看过!原来蝙蝠侠会看自己为主角的动画片。下次我们能不能一起看?”他像发现了新世界的哥伦布一样感叹,蝙蝠侠会看动画片,这简直就是一块等待开垦的全新大陆。“闭嘴!尼格玛!”蝙蝠侠露出后悔和他搭话的神情。

“啊,没关系,我会打B-Box,我可以打给你听。你跟着我学就好了。下次再有小孩子纠缠你,你也能给他个交代了不是吗?如果你告诉一个沉迷乐高的小孩你不会,小孩会哭的。”他自告奋勇地教蝙蝠,而蝙蝠只给了他一个冷酷的凝视。

“不会有谁缠着我唱这首歌,除了你,小男孩。”蝙蝠侠拍了下方向盘,超过前面那张慢吞吞的车辆。

“那你学了也可以唱给我听呀,你要知道,你车上载的是人类历史上的智商巅峰,世纪初美少年,而他的要求,只有一首简单的英文歌。”他摆出期待的神情,等待着期待落空,了解蝙蝠侠的人都知道,他既古板又阴沉,除非唱歌能拯救世界,没什么能打动蝙蝠,让他唱一首歌。

“想都别想。”蝙蝠不出所料地拒绝了他的提议,蝙蝠还是一如既往地毫无情趣。

“不过你看动画片这件事就足够惊奇了,为什么你会看这个,和你的身份太不相符了,我觉得蝙蝠侠会看那种严肃得让人犯困的纪录片。让我猜猜理由……”他用深沉的目光探寻着蝙蝠。

“是不是因为你想找个和我交流的话题。噢,蝙蝠我太感动了,你为我去看动画片!我就知道我魅力十足,我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切!”

“你到底还想不想去医院?”蝙蝠的脸完全阴成了石像鬼,如果他再说一句话,石像鬼就会把他抓到哥谭最高的楼顶,吊着脚悬挂一晚上,他只能乖乖闭嘴。

音乐声舒缓地流淌出来,德彪西,《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古典乐,少见的选择。

蝙蝠喜欢古典乐的人,喜欢古典乐的人大多性格孤僻安静,行为谨慎,理性,可用理性控制感情。这倒是和蝙蝠侠的性格一条条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他推测蝙蝠侠出自于一个家境良好的家庭,有一位高贵典雅的英国老管家,从小受到贵族式教育,培养出了优雅的艺术审美。但是他的童年应该遭受过什么相当惨痛的事件,所以身上带着沉重感,至于为什么他猜测是童年发生的事情,因为童年至关重要,它能给一个人深深地打上烙印。

如果蝙蝠侠就是哥谭本地人的话,他一定是布鲁斯.韦恩,全哥谭只有他一个人与他模拟的家庭环境相同。

从上个星期听说蝙蝠侠会来看他开始,他就在谋划的越狱方案,第一个计划,打开控制器的显然失败了,第二个计划顺利实施了一半,以生病诱骗蝙蝠侠带他出来看病,在途中发起对蝙蝠的袭击。他把蝙蝠引出来了,接下来就等着稻草人的现身了。

蝙蝠车穿过第三座大桥,他和稻草人约定的地点,他瞥见他瞥见一位穿褐色大衣的男人,男人似笑非笑的表情飞快的从他的眼前掠过,的衣男人的大衣上绣着一只巨大的黑乌鸦。乌鸦意味着准备就绪。

“停下!停车,你看那边,那是不是稻草人!”他故意拍着窗,指着穿褐色衣服的男人大叫,“什么?”蝙蝠侠停下车,神色怀疑,戒心极强的小蝙蝠第一反应是他在使坏,他确实也是,虽然出于善意。

“你出卖你的狱友?”蝙蝠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他的脸,蝙蝠非常谨慎,他需要给出符合他的行为模式,能让蝙蝠相信的理由。

“为什么我不能呢?”他反问。

“可我听说你们是朋友。”蝙蝠像是要抓出他话语中的不合理,他心情紧张,冷静艾迪,你排练过一百遍了,这套说辞完美无缺。

他露出那种一切都理所当然的微笑,“当我在阿卡姆里的时候,我希望全世界的疯子都进来陪我。我的朋友更应该回来和我一起得流感,一起被虱子叮,一起脏兮兮地受苦。凭什么他能逍遥自在?我要你把他抓进来。”

蝙蝠似乎相信了他的说辞,摇下玻璃窗,将望远镜架上,从窗口的夹缝中探出头。在蝙蝠摇下玻璃窗的那一刻,他就俯下身,屏住呼吸。

预备好的毒气在空气里蔓延,稻草人至少在这里工作了两个小时,确认周边的空气都被毒气感染。蝙蝠吸入毒气,表情瞬间凝滞,他趁机抽出藏在鞋底的麻醉针。

“抱歉了,亲爱的蝙蝠。”他心里默念着道歉的话,为蝙蝠打了一针,蝙蝠挣扎着,朝他扑过去,试图阻止他逃脱,都是徒劳之举,他下了三倍药量,足够放倒一头大象了。

麻醉剂的药效又快又好,蝙蝠瘫软过去,好像太容易了一点,蝙蝠会这么毫无抵抗地任人宰割吗?为了试探蝙蝠,他故意捏了一把蝙蝠侠的脸,凑近咬了一口蝙蝠的唇,很软,像个甜的蜜桃。原来,蝙蝠的嘴唇和别人的嘴唇是相同的,不会长出一根刺。

蝙蝠毫无反应,好吧。真的晕了。稻草人递给他防毒面具他仍处于难以置信的震惊中,他戴上面具,下车,给了戈登一个电话,让他尽快把蝙蝠侠接回去。

“下次送你400个谜语奖杯。”他对着蝙蝠侠诚心诚意地说,意图用他最爱的谜语补偿补偿遭的罪,然后下车。

“给他解药,乔纳森,我不希望他被恐惧困扰。这会破坏我和他今夜愉快的约会。”他拍了拍稻草人的肩,示意稻草人把解药给蝙蝠。

“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打击你。”稻草人耸肩,朝着蝙蝠喷了一口解药。“你管和蝙蝠侠坐在同一辆车里叫约会?”稻草人朝他挑了挑眉毛。

“怎么不算,我和坐在同一辆车上,和他一起听了德彪西!音乐,那么私人的东西我们都共享了!”他不甘示弱地回话。

“如果这样也算,那蝙蝠侠和全阿卡姆的所有病人都约过会。”稻草人毫不留情地指出事实。

“哼。只有和我才叫做约会。其他时候叫做送妖魔鬼怪进监狱。”他傲慢地反击。

“第二个打击点,你不觉得……你的那针麻醉剂才是真正毁掉你们约会的杰作吗?”稻草人把恐惧毒气从右手扔到左手,眼神愉快,“你觉得他醒了不会恨你吗?”

蝙蝠会恨他吗?当然会,也许一个星期都不和他说一句话,不猜一个谜,但等他的行动完成以后,蝙蝠会给他一个吻。大概吧。如果蝙蝠不给,他就主动索要。

“当然不会,那是爱的一剂麻醉针。”他信心十足地回应,稻草人翻了个白眼,“那只是针麻醉针。”他发现说实话是种让人厌恶的特质,显然,稻草人就是太诚实了。

“好吧,确实,麻醉针不够浪漫。下次,下次我一定从艾薇那里把口红偷来,用爱的一吻征服蝙蝠。”他确实
早有这个打算,但是他的偷盗以被毒藤女绑在柱子上,喊一百遍“谜语人是没用的小偷”告终。

“不是方式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你背叛了他。”

“是的,我背叛了他。什么让敌人变成朋友,朋友变成爱人,谜底,甜蜜的背叛。”

“到底哪里甜蜜了?况且,事实上,你应该倒过来说,你们就快从朋友变成敌人了。”稻草人用无法沟通的眼神看着他,“不,相信我,是从敌人变朋友。”他打了个胜券在握的响指。

“我还能继续打击你,爱迪,你简直可以被我戳成块筛子,你可怜的泪水会从洞眼里倾盆而下。”克莱恩打算继续喷洒他的毒液,虽然他也没指望从乌鸦的代言人的口中套出什么喜讯。

“你打击不了我的,亲爱的,因为事实上,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无法想象除了我,蝙蝠侠还能爱上谁。你必须承认,我,谜语人,完美无缺。”

“输给你了。给你一个小小的提醒,别站在水边欣赏你的影子,你总有一天会变成水仙花的。”

“感谢夸奖,纳喀索斯,也算是和我相称的比喻了。”

稻草人,他带刺的苦舌头,他辛辣的言辞纷纷拜倒在他的自恋之下,他赢了这一局,虽然他就从来没有输过。

“你带我的喷漆了吗?克莱恩。”他晃着手,稻草人把喷漆扔到他的手里,“给你,问题儿童又要留标记了?”

他点头,举起喷漆,在蝙蝠车上喷着谜语问号,满意地看着满车都留下了美丽的谜语标记,问号,全世界最精致优雅且富有深意的图案。

“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喷那么多的问号吗?”“标记,标记地盘的手法。我的地盘。”他用指尖敲打车顶,“被喷上了问号的东西都代表我的,我的蝙蝠车。”他拉开车门,朝着蝙蝠的面罩喷上一个问号,“我的蝙蝠。”在稻草人嫌恶的表情下,他又给了蝙蝠侧脸一个轻吻。

拿出惯用的卡牌,留下个谜语,再将卡牌贴在挡风玻璃上,当做线索,好让蝙蝠来找他。“谢了。乔纳森。”他将卡递过去,密码写到稻草人手上,“这张卡上的,你随意取钱。”

他钻进车里,发动引擎,旋开音乐按。

Nanananana ,batman~

这首歌多么好听,可是蝙蝠就是不学,多让人惋惜。总有一天,他要把谜语装置成设计成不唱歌就不能通过的,然后通过全球直播让全世界的蝙蝠侠粉丝大饱耳福。

03

自我介绍一下。

他,爱德华.尼格玛,谜语人,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切,人类智商的巅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罪犯,蝙蝠侠最爱的反派。

他曾用伪造支票在26个国家50个州兑换现金近400万美元,他假冒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免费航行,行程越两万英里,他是中心城的儿科主任医生,是大都会的助理检察官。他是哥谭市最富有的快递员,快递工作基本用于踩点,只要有机会,他就把别人家搬空。

他做完这些事的时候,还不到20岁。他是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最大胆的狂徒。他也是最狂妄最骄傲的罪犯,每次作案都会留下谜语做为标识,但除了蝙蝠侠,谁都别想抓到他。

他这次越狱只为了一件事,为了照片里这个面敷油彩,头染油漆的小丑。一个新的罪犯,一个新鲜又有趣的事物,一个谜团,身为谜语人,他天生就对设置与解答有着相同的兴趣。大多数的时候他热爱设置,考验,出题,但如果有新的谜团出现,他也对解开难题抱有万分的兴趣。

他要抓住这位传说中比他还小两岁的超级罪犯,解开谜团,确保他在哥谭犯罪历史上的最高地位。

至于为什么他不和蝙蝠侠合作。这还用问吗?了解蝙蝠侠的人都应该知道他是个控制狂。他不仅仅会对你的行为指东问西,还会要求你遵守他的原则,以他的方案做为核心,根据他的方案行动,虽然蝙蝠确拟定的计划确实完美的挑不出一根花刺。

但是他绝对不会甘心,他不想当一位属下,听命于蝙蝠,他同样聪明,他也可以是大脑。所以他要先蝙蝠一步行动,先获取信息资料,他才能有谈条件的资本。

说起做蝙蝠的属下,蝙蝠还很有可能强迫他穿上那套罗宾套装。罗宾套装……那鲜艳的红色与青翠的绿色,当他们搭配在一起的时候,灾难就会发生。

当然,还有蝙蝠的疑心病,怀疑一切,对一切保持思考。

蝙蝠首先会质疑他是否能完成任务,是否年龄过小,鉴于蝙蝠喜欢称呼他为自作自受的小男孩,绝对有可能,即使他过三天以后就满20了,成年的不能再成年,蝙蝠侠也会把他看做问题儿童。

接着蝙蝠又会质疑他的动机,是否足够诚恳,是否只是个谎言,蝙蝠的怀疑会比他设计的谜语奖杯的总和都多,他真担心有一天蝙蝠会把他的问号标志抢走。蝙蝠就是那样的个性,像是怀疑树上分出的怀疑枝桠,怀疑星球来的怀疑星人。

当然蝙蝠的怀疑带来的并不只有害处,怀疑让他事无巨细,难以被欺骗,总是留有备用方案,关键时刻扭转大局。然而对于他而言,疑心病只会给他造成阻碍,他必须抢占先机,让蝙蝠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排除在外。

最重要的是,想想吧,当蝙蝠侠发现是他抓住了小丑,那个困扰警局的麻烦,那棘手的罪犯,会用什么眼神看待他呢?他敢说蝙蝠会坠入他眼中的爱河。

tbc

啊!又是一个坑!

大纲我有!

大纲完结算不算完结啊QAQ

剧透是:老爷根本没晕嘻嘻~

评论(1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