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Days And Nights

@五更唯 五更太太点的黑白贞梗!

走魔法少女小圆路线

01 魔女与圣女的诞生

贞德刚刚签下了一份12项指控的处决书,12,一个微妙的数字,离灾难的13只有一步之遥。现在13来了,贞德被绑在十字架上,她被处以火刑。和宗教相关的故事总是少不了十字架,圣徒,凶手以及背叛者。贞德的故事四者齐全。

黑贞是多出来的一项,她的出现给《上帝之死》的悲剧留下了一场复仇剧的尾声。

贞德,那位圣处女,她正在祈祷,和任何一次寻常的祈祷相同,与她在绿风中,在麦芒尖的祷告别无二致,她像一只温顺的羔羊,低头,闭眼,双手合十,虔诚的沐浴着火光。

人们过去如何赞颂贞德,他们说贞德拥有来源于本性的的善良与勇敢。闪耀的勇气,不可征服的坚定,无限丰富的感情,单纯的美德,正直的智慧。人们在未来也将铭记贞德的一切,铭记她的永垂不朽。

但是贞德在此刻已经失去了她的未来,她正在被处死,在弥漫的火光中,在灼热的温度下,残酷地一点一点被剥夺生命。她是政治的一件牺牲品。

火光和其他光亮对于贞德而言没有区别,和星光,日光,月光相同,仅仅只是光而已,她面容平静,仿佛还在做着一场大梦,仿佛全然无知,仿佛只是垂下旗帜稍作休息。她坦然地不像是赴死,而她却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的处境。

黑贞怨毒地诅咒,疯狂地尖叫,她在束缚的绳子下面挣扎,扭曲着脸,扭曲着手,扭曲着脚,她的血液里沸腾着火,她的心中沸腾着火,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

关于贞德那引人赞颂的一系列优点,在她的眼中都是致命的缺陷,将贞德带上火刑场的诱饵,将贞德引向死亡的徽章,她发誓,她要成为和贞德相反的人。她的自私自利源于本能,她的罪恶出于天性,她的恶毒闪闪发光,她的怨恨如同烈火。

黑贞看待这贞德,如同看待一位命运弃儿,使命的食物,火刑架下的圣处女,她是死亡的阴霾,奥尔良的一片灰,海风卷起的一点焰火的星沫,一个毫无力量的希望的标志,她将摘下那悲惨的希望,用神采奕奕的绝望替换。
                                
贞德临死前没有看到光明,没有看到新生,没有梦想与明天,没有怨恨与憎恶,炭火交织,一片滚滚的热烟,她不后悔每一次的受伤,每一次的流血,每一次冲进战场,即使再来一次,同样的结局,她依旧会接受这命运。她有一点点遗憾,她未能完成天生的使命。法兰西,她还未将巴黎带来法兰西。

黑贞临死前看见沉郁的天空,看见辜负与死亡,看见白鸽染血,看见乌鸦盘旋,她看见扭曲的世界,她怨恨她自己做过的一切,她怨恨她一次又一次不顾伤情冲进战场,她怨恨在她试图逃脱,从70英尺的高塔跌落之时,迎接她的只有潮湿的泥土,却不是理查的营救。

土列尔堡垒,雅尔若,瓦尔河畔默恩,札若,帕提战役,都是贞德的荣光,是贞德引发的奇迹,是聆听上帝的少女的荣耀。

土列尔堡垒,雅尔若,瓦尔河畔默恩,札若,帕提战役,都是黑贞的耻辱,是魔女憎恶的土地,是给予她绝望的罪魁祸首。

寂静笼罩在这个刑场,太阳被云撕裂成黑中的几条碎红,火焰比太阳更加光亮耀眼,它跳动着,金红色的光摇曳着,它喷着热浪,蒸气与黑烟肆虐。

刽子手奉命将火焰和她保持一段距离,为的是让贞德尽可能艰难的死去。她的死亡非常缓慢,每一簇火苗也只会让她死去一点点,整个过程充斥着恶意的折磨与痛苦的煎熬。

贞德并无恨意,她只知道她举过那旗帜,她的军旗已经飘扬过,她的信仰飞腾过法兰西的天空与大海,即使死亡,她仍会握住她的旗帜,永不扔弃。人类的结局终将是死亡,死在火刑场与死在故乡没有区别。她坦然地迎接结局。

黑贞记住了火焰的嘶吼,她会用同样的烈火吞噬背叛了她的法兰西。她看着主教猩红色的华装,腰间紫色的腰带,华贵的紫色,由千千万万的贝壳用血液堆积而成的骸骨,他抬起高贵的手,拿起一个葡萄,放在口中,轻笑,然后祷告,和贞德一模一样的姿势。她觉得可笑,于是她笑到喘不上气。

贞德,可怜的圣女,她宁静的神情仿佛一位奇迹的守夜人,承受着火热的煎熬,从头到脚地被湮没在一场金灿灿的,又温暖炽热的大火里,她已经原谅了一切看客,主教,英国,法兰西,所有人,她一视同仁地原谅。她为所有人告解,为她流泪的人,嘲笑她的人,处死她的人,试图营救她的人,背叛她的人,相信她的人。

“让他们都得救,我敬爱的主。”

黑贞记住那些人灵魂的颜色,味道,她会化身恶魔,她会用一场烈火焚进伤害过她的人,融化侮辱了她信仰与坚贞的土地,她要陪葬品,她要的很多,凡是她所憎恶的事物,凡是她所怨恨的未来,凡是使她愤怒的人,凡是出现在她怒火范围内的一切,她都将以烈焰穿透。

“愿他们都去死,他们连下地狱都不配。”

黑贞无法原谅贞德,她无法原谅贞德事事皆可原谅。

贞德无法原谅黑贞,她无法原谅黑贞事事不可原谅。

贞德说英国,法国,以及这个世界都是上帝祝福的世界。她如果得到上帝的祝福,她仍渴求祝福。她未能得到祝福,她更加渴求祝福。

黑贞说英国,法国,以及整个世界都是上帝恶毒的诅咒。她未能得到祝福,她不渴望祝福,她将用最真挚的恶意与虚伪的欺骗对抗。

上帝永存于心。

上帝已经死了。

贞德叫了五遍耶稣的名字,这次是第六遍,最坚定也最神圣的一次,这是死前最后的呼唤,倾注了少女的信仰与爱,深情款款地呼出,如同一滴沉重的眼泪,圣洁地闪烁着光芒。

黑贞没有呼唤上帝,她用蔑视的神采轻视着神明,高傲地冷笑着,神不会来,神永远不会,从始至终,只有她自己她独自死去,她咒骂,怨恨,下地狱,然后复仇的火焰将飞跃时间。

英格兰人将烧焦的木炭拨开,暴露出焦黑的尸体,以向人群证明贞德的确死了,接着又烧了尸体一次,以免有人想收集她的骨灰。英格兰人将剩余的灰烬都扔进了塞纳河。

在她们共同死亡的时刻,贞德与女神签订了契约,向奇迹的橄榄枝伸出手,光晕点点明亮在此岸的天空,她比希望更加炽热。而黑贞则与魔女结盟,迈进深渊的眼睛,与彼岸的淤泥紧紧相连,她比绝望更加深邃。

贞德与黑贞,一对灵魂的双胞胎,承载着希望与爱的圣女,如愿以偿地用她无可辩驳的通行证进入不朽的天堂 ,而绝望的魔女则钻入淤泥,缠绕上复仇的毒蛇,她在地狱,她的昨日今日与未来都在地狱,她自愿停留在地狱,成为恶魔的使者。

作为纠缠的起始,两个没有活下来的灵魂蜕变为两个极端。

一个是悬挂在天空中的太阳,生命的灰烬,呜咽的冷风,它们终将逝去,唯有太阳永恒的闪耀。

一个是阳光的抵抗者,黑夜的继承人,海底的无眼怪物,她固守着她的仇恨,伤痛,不让它们随风而逝,挑衅着淡化的记忆与流逝的时间。

黑贞是从贞德处诞生的绝望,贞德孵化的山羊卵,贞德是黑贞潜意识中的救赎,是一张烈烈风中招展的旗子。

贞德为善,黑贞即为恶。

贞德是孤寂的白昼的一抹光明,黑贞便为焚烧的黑夜的一声怒吼。她们昼夜不停地互相纠缠,贞德用神圣的爱意净化她的仇恨,而黑贞逼迫贞德承认她被压抑的怒火,逼迫贞德承认她只是个和她相同的,绝望又怨恨的凡人。

今日出生的圣女,永为圣女,从此刻之后开始的时间,她都将与她自身化为的魔女抗衡。

今日出生的魔女,永为魔女,从现在之后流淌的光阴,她都将与她半身化为的圣女斗争。

tbc

啊,我写出来的文从来没有cp感,我检讨QAQ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