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蝙谜/谜鹅】Love Affairs 03

就……之间那个傻白甜文有名字了!

@齿轮 齿轮太说她想看谜鹅vs蝙谜
真主cpvs邪教cp😭😭😭😭
但我还是写了,瑟瑟发抖,穿好防弹衣
这真是……充满罪恶感的写作,小企鹅已经够苦了还给鹅鹅加情敌,信不信鹅鹅一雨伞把你敲出脑震荡。

无斗篷AU
cp:蝙谜/谜鹅

中二富二代酒吧老板老爷、蛇精病调酒师谜语(长相走早期的黑发蓝眼)、脑洞大开黑帮大佬企鹅的修罗场

老板蝙蝠与调酒师谜语的梗出于 @蛋挞姐姐

警告:
巨型ooc现场!
无脑傻白甜!
蝙谜鹅修罗场!

14

让奥斯瓦尔德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韦恩要在尼格玛,一个小人物身上花那么花那么多心思。是什么让爱德华.尼格玛如此的特殊,他具备什么特质,有什么价值,让韦恩一定要得到他。

就尼格玛的简历而言,除了一个优秀的文凭外,毫无亮点。直言不讳地说,放在韦恩企业的高材生花园里,尼格玛的学历也不过是花园里的一株可有可无的杂草。更别提尼格玛高的惊人的失业率,他显然是个宜人性极低的自大狂。

疑云重重,很易让人联想到阴谋,尤其是身处他这个位置的人,就更容易将一切与深埋在黑暗里的肮脏交易联系起来了。诡计需要伪装,而真理需要阳光。他所做的事情就是揭开伪装,奥斯瓦尔德打算拉开层帘,然后让阳光透进来。

谁会厌恶阳光呢?

他要求冰山餐厅调出尼格玛任职一个星期的监控,查看尼格玛行为,以此做为观察依据。尼格玛行为诡异,间歇性地,把自己锁在没人的隔间里,癔语般地自问自答,他将此行为判定为焦虑,尼格玛的焦虑症发作严重时,甚至不惜折断自己的手指甲。当然这不是最恐怖的行为,当尼格玛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精神失常地笑起来的时候,他切实地感受到,尼格玛被一种另他恐惧的东西压迫。

在他被迫与黑衣蝙蝠人谈判的前一天,一位贵客光顾了冰山餐厅,阿尔弗雷德,韦恩家神秘的老管家,老绅士很显然从进店就将用鹰眼观察着尼格,那种非比寻常的探究的眼神,显然是狩猎者锁定目标的眼神。尼格玛表现出濒临崩溃的痛楚,他来来回回去了五次卫生间,机械地洗脸,擦脸,以此维持镇定。

阿尔弗雷德临走前,对尼格玛问了一句是否喜欢猜谜,极度诡异的问话,毫无前因后果,尼格玛的眼瞳急剧收缩,被吓坏了的震惊,眼神中流露出敬畏,奥斯瓦尔德将“你是不是喜欢猜谜。”这句话理解为一种暗号。这就能解释它的突兀出现,与尼格玛表现出的显而易见的惊讶。

最后尼格玛被要求合影,当阿尔弗雷德的手搭在尼格玛的肩上的时刻,尼格玛明显地瑟缩了一下,这更印证他的猜想,尼格玛极有可能被韦恩家挟持了。

回忆一下前段时间韦恩家的商业动向吧,韦恩放弃了与北美能源公司的收购案,能源公司已经与韦恩家接洽了很长时间,这本应该是稳操胜券的商谈,韦恩的放弃就显得极度不合理。这个行为在商业圈都引发了议论,然而更为诡异的是,韦恩在股票上的一单非同寻常的操作,导致豆制品价格暴涨,这一操作在金融圈引发了热议,有人说韦恩要打击东部的石油公司,故意引发大豆价格的动荡,有人说韦恩与新能源公司有秘密合作,这是他对旧能产业开刀的试水。

能源,大豆,还有尼格玛,奥斯瓦尔德将三个关键信息词提取出来,组成线索,他确实对韦恩到底有什么诡计好奇异常。说不定,他能从中挖出点有价值的大新闻。而这三者中最容易的突破点就是尼格玛。

“哦。小爱德华,我想看看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奥斯瓦尔德笑着,在尼格玛的头像上画了一个圈,将手指比成枪的姿势,奥斯瓦尔德开枪,尼格玛成为靶子。

15

爱德华在迷题酒吧工作。

一切就像个梦,昨天他还在单恋与失业的双重打击下买酒喝,而今天他有了梦寐以求的新工作,顺便一提公司的老板,布鲁斯.韦恩就是他暗恋的人,他在暗恋的人家里过了一夜,韦恩先生黑着眼圈告诉他,他们猜了一夜的谜语。幸运女神垂青的亲吻让他不知所错,一切都浪漫主义的过头。不像是会在爱德华.尼格玛身上发生的事。

他胡思乱想着要怎么在他与韦恩先生之间创造机会,显然他并不擅长这个,不说机会,他就想枚定时炸弹,专门爆破与自身相关的亲密关系。

他回忆着过去与女友的经历,茱莉亚对于他的猜谜怪癖忍无可忍离开的女孩。罗斯,他暗恋许久又无疾而终的恋情。莱利,她是唯一一个对他无休无止的猜谜忍受力很强的女孩,他本以为他们会有场婚礼,但是她的目的只是骗走他的研究成果。

他开始明白,垂青他的未必是幸运女神,也可能厄运的巨蟒,他被愚弄了。当一切都停留在幻想的时候,它们进展的如此完美,超乎想象。他可以忘记他是爱德华.尼格玛,亲密关系的破坏者,而对方也是个神秘的解谜先生,一个和他一样沉迷谜语的小怪胎,一个可以和他整天猜谜语的伙伴,不是蓝眼睛宝贝,最著名的花花公子,哥谭首富,全球十大魅力先生,以及各种他还不知道的头衔的韦恩。

现实给了他们一个相撞的机会,就是为了让理想成为畸形的怪胎,最后被怪胎撕开心肺。

一个忧郁的故事。他给新造的机器人漆上蓝色。

也许,不要开始才是个正确的决定。从理性和感性的角度出发,到此为止都合情合理。

16

奥斯瓦尔德先去了那家最先辞退了尼格玛的酒吧,和善地询问,除了一把架在头上的左轮手枪,一切都很和善。他都没动粗。

酒吧老板显然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双腿发颤,浑身发抖,感谢老天,那家伙没有立即失禁。老板在威压下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由于紧张吞吞吐吐,语无伦次,但几乎知无不言。奥斯瓦尔德从凌散的语言中整理着需要的信息。要把老板惊恐的惨叫,畏惧的打结,不断重复的结巴话剔除出去实属不易。

一个星期前,布鲁斯和尼格玛的就在这所酒吧相遇,这是他能追溯到的他们最早的相遇,仅仅隔了一天,尼格玛就被扫地出门,酒吧老板给出的理由是尼格玛持续赶走客人,他不得不把尼格玛赶走。谎言。都是谎言。他几乎可以肯定,老板也和他一样,遭受了来自韦恩集团的胁迫。

最先给奥斯瓦尔德情报的人是机器人零件店的老板,爱德华.尼格玛每周三准时出现在店门口购买机器零件,如果爱德华.尼格玛还没有死,并且拥有一定的人身自由,
这周三他也会来。

这是多么含糊的情报呀。但是鉴于它在时效性上最先,即使概率低下,也并非毫无可能,碰碰运气吧,况且他最喜欢的雨伞店就开在机器人零件购买店的对面,何乐而不为呢?莎士比亚说,出门,就当是去购置一把新的雨伞吧。

机器人,一个更新的情报。也许这才是韦恩真正关注的东西,机械制造,人工智能,新时代的产物。草包韦恩和他的傻瓜集团又要玩什么新游戏了?奥斯瓦尔德用黑雨伞敲了三下地面。

铛铛铛,此时,撞入他视线的家伙,身形瘦高,黑发蓝眼,不正是爱德华.尼格玛吗?

噢。命运。他已扼住命运的咽喉。

17

布鲁斯.韦恩创作欲高涨,他天生就应该是个杰出的漫画家。他如此自我评价。至于身为总裁的头衔,介于他对公司的情绪并不高昂,即使拿去也不影响生活。商业帝国并非他的追求,他只是恰巧出生在一个富贵的家庭,恰好继承了一家庞大的公司。

八岁时候的经历是他英雄梦的起源,他和父母从剧院回程的路上遭遇了绑匪,夜枭救了他们,用一个帅极了的挥拳打飞帮匪的枪,再用一个酷毙了的飞踢把绑匪的脸踢朝一边。他可以用慢镜头回放无数次夜枭的动作,多么流畅,干净,干脆,从技巧到力量都恰到好处,以艺术审美而言几乎完美。

夜枭,穿着紧身衣的超级英雄,戴着猫头鹰面具,披着酷炫的黑披风,压着低沉的嗓音说话,走路都带着风,他是他们那辈的所有男孩心中的偶像,是超级英雄时代的象征。我们把那个时代称为黄金年代,黄金,它是如此的灿烂,金黄四溢,仿佛一个顶点,到达顶点之后的路就只有暗淡的下坡路,一步一步走向衰落。

事实也确实如此,后来,超级英雄们换下了他们的紧身衣,他们被宣称不合法,然后被迫退役,袍子被抛弃在时代的转角处,警察替代了英雄成为合法的正义机关,结束了,在一个匆促收尾的句号后面,留下一个仅仅属于过去的叹息。关于过去,他只能在回忆与阿尔弗雷德的讲述里找到追溯的线头。

在又一个长时间的走神过后,他宣布散会,阿尔弗雷德在为他旁听,他只需要与阿尔弗雷德商议便可,他的老管家精明,干练并且才智过人,他相信阿尔弗雷德能够给出他最佳的决策,他可以去做一个推动者,然后继续信马由缰地创作他的漫画——《蝙蝠侠》。

虽然说最近由于恋爱荷尔蒙的关系,他的蝙蝠侠刊朝着一个很糟糕的方向发展了,它应该改个名字了,蝙蝠侠的言情肥皂剧恰如其分。他知道这不是个吸引广大超硬英爱好者的良好开端,但他仍旧从中取得了无穷的欢乐。管它呢,快乐至上。

他奋笔疾书地画着以他为原型的蝙蝠侠与以爱德华为原型的尼格玛漫画,他们相知,相识,相爱,结婚,蜜月旅行……

最近,他已经画到了他们领养了两个孩子,就两个,两个最好,不多也不少,孩子的名字他已经取号好了,一个叫黛西,是个爱玩洋娃娃的甜美女孩,另一个叫詹姆斯,是个喜欢橄榄球的健壮男孩。一场家庭旅行已经在他的漫画议程中了。

他放下笔,伸展腰身,在黄昏时刻发动玛莎拉蒂,朝着尼格玛家驶去,他准备了几首适合调情的萨克斯曲,音乐、月光,再加上几个谜语,足够创造与爱德华的美好时光。

和漫画里火箭速度的进展不同,现实里,他和爱德华的进展就是一只蜗牛爬行的速度,还是一只懒惰的蜗牛。

tbc

老爷不成为蝙蝠侠的理由,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就是小巷事件没有发生。所以我借了守望者夜枭救老爷一家的世界观。

其实修罗场还没开始,鹅怎么看都仅仅是对谜语感兴趣的程度23333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