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寓言故事

@鹤风 一起完成的文,这是我写的最像肉文的肉了~
感谢鹤风和我一起完成这篇肉文,给鹤风笔芯芯。

关于题目,其实这篇pwp之间有前情提要。前面的故事还没出,肉就先出啦~单独看肉也没什么,所以就先发了。
cp 蝙谜
等级:R18

后面被圝迫撑开,温暖、细长的存在挤了进去,一根、二根、三根乃至更多。

他讨厌触圝碰,回避一切接圝触的可能,一个点微小的粘连都可能让他窒圝息,毫不夸张。哈莉给过他一个拥圝吻,他躲开,拥圝吻让他尴尬,他被公圝务员攻击过,最让他愤怒的不是被攻击,而是那该死的混圝蛋竟敢碰他。

但是蝙蝠,伟大的暗夜骑士,可敬的解谜人,他是独圝立于世俗之外的存在,在蝙蝠面前,一切的不合理都能成为合理,他爱着蝙蝠滚圝烫的手指,还有热情的吻,他爱着蝙蝠给予他的,从肌肤透至灵魂的电流。唯有面对蝙蝠,那些难以忍受的痛苦都会转化为一锅激烈的滚水,沸腾着,冒出爱与渴求。

不管他承不承认,他从心底渴望着蝙蝠,追寻着蝙蝠,他四处拍打尖圝叫,只为了寻得一个存在,一只蝙蝠。

“唔……”他呻圝吟着,大脑中好像塞圝进了一大团棉花,苍白而柔圝软,“我不要。”哭泣着拒绝,“求你,我不要。”暴徒对于他的哭泣无圝动圝于圝衷,他拼命的想要唤圝醒自己聪明的大脑,最后只想起了干巴巴的几个字,‘把手套都褪圝下了,他一定气急了!’

“你想要,小男孩。而且迫不及待。”劝诱的语气,炽圝热的手掌贴上他的皮肤,从腰圝腹向下滑,“我了解你。瞧,你已经那么兴圝奋了。而且你这次太过火了。”身后的人冷冰冰的说着,完全不理会他的拒绝,他的身圝体,比他的嘴,要诚实的多。

“可是……”他干巴巴的开始拒绝,能说出举世难解谜题的嘴开始卡壳,“没有可是。这是你自找的。”在耳边呵出一口热气,满意地看到极其敏圝感的耳圝垂透出粉红,粉色一直顺着耳圝垂向上,红到了耳朵尖,“我说的没错吧。自取其辱的小男孩。”

“唔……”爱德华咬住唇,不让自己呻圝吟出声,那会让他身上的暴徒更加兴圝奋,‘绝对不能答应!’爱德华清楚的记得上一次的结果,从一开始的被动接受到后来的主动求圝欢,荒圝淫了一天一夜!

“别忍着。我想听。”舌圝头顺着脖颈向下舔shì,舌圝头打转,接圝触着苍白的肌肤,他如同品尝着美食一般细致的舔过去,他选择了一条背上的新伤疤,刻意地反复用舌圝头刮过去,用牙齿轻圝咬,“这条,你还记得这条是怎么留下的。”

他的力道一向控圝制的很好,可是这次,背上新结出的疤却缓缓渗出圝血,给爱迪增添了一分艳圝丽。布鲁斯从不掩饰自己性格中恶劣的一面,尤其是在穿上蝙蝠装,潜藏的一面便被放大,他故意啃圝咬着男孩背上新生的疤,让鲜血流淌出更多。男孩的血液无疑给予了他新鲜的刺圝激,他像是吸血鬼一般被这抹新鲜的红色打动,暴圝虐地想要撕圝开伤疤,看看从伤口后面会不会长出羽翼。

大多数情况下,他对爱德华温柔以待,他从没有将谜语人视为无药可救的罪犯,穷圝凶圝极圝恶的混圝蛋,谜语人更像是个向他呼救的小疯圝子,即使疯也疯的可爱。他愿意把他为数不多的宠爱与疼惜给爱德华,他愿意花出大量的时间等待爱德华好起来。

“记得……啊!”下意识的回答,泄圝露了声音,只要了头,后面紧随而上“嗯……啊……啊!”

“那你说说,是怎么留下的。”爱德华漏出的呻圝吟像是羽毛,骚刮着他的心,他贪婪地想要得到更多,于是他恶意地用手指撩圝拨,爱德华痉圝挛地弹身,像是条砧板上乱滚的小活鱼。他用手臂将身下小而瘦的躯体揉进怀里。

“唔……上次,是上次。”他打着颤,伤疤上又痛又痒的感受将他置于困境,他想要更多,但高傲的自尊心不让他开口。他拼命地在快圝感下挣扎着,被融化的记忆黏糊糊流淌着,像是蛋糕上的那层不定型的奶油,他整个人晕乎乎的,什么都想不起来,“是……上次……你……”想不起来,他屈辱地咬着唇,不想让蝙蝠发现他的失态。

“我的男孩……你忘了,对吗?”身后的人开始明知故问,一直塞满的后圝穴突然空虚,他抓紧了床单,他知道要开始了。

“呃嗯——我,没有忘记,我……”他忘记了,记忆的苹果被欲圝望的贪吃蛇吃掉了。

“呵~”身后的人笑了,很显然对方看穿了他的把戏,空虚的感觉快把他逼疯,可是蝙蝠却变的不紧不慢,‘老把戏!啮齿动物的老把戏!’爱德华愤愤的想着,身圝体却开始主动迎合,可是他每次都上这种老把戏的当。

他不紧不慢地开拓着,爱德华咬紧了唇,像是第一次承受一般害羞,那份天然的羞涩是无法伪装出来的,正因如此才显得珍贵,而爱德华的躯体熟练地包裹圝着,收缩着,引圝诱着,邀请着,诚实地诉说着它的火圝热与激圝情。但是这还不够,显然爱德华还有更多的潜质等待着开发,他停下来,然后坏心眼地退出。

“该死!”对方已经不止一次这么做了,可是他每一次都上了当,双手自发的搂上了蝙蝠的脖颈,带着种无力的感觉,很显然,蝙蝠就是吃他这套,滑腻的舌在他嘴中圝共舞,他完全忘记了所有的事情,火焰早已点燃了他的躯体,两圝腿攀上蝙蝠的腰,祈求的晃动,希望蝙蝠实现他的愿望。

他托住爱德华柔韧的腰,加深这个吻,引圝逗着爱德华,看着爱德华的眼睛蒙上新的雾,像是森林里弥漫的绿烟,青翠欲滴,“你想要什么,说出来,我的小爱迪。”他胜券在握地劝诱,他确信此刻爱德华会坦诚全部,爱德华一定会说的,在他的欲圝盖圝弥圝彰之下隐藏着诚实的特质,爱德华每次都为他留下线索,他渴望坦诚,渴望被剥圝开外表的壳,被强圝迫着逼问出诚实的真言。他爱着男孩的这一特质。

“不,我……”他听见骨头在尖圝叫着,血液在聒噪着,内脏吵闹着,他们都在强烈地渴望着,它们说想要蝙蝠,想,迫切地想。

“不要……我不要……”但是他的自尊说不,否认着他的欲求,将他锁起来,将他装进笼子里,要求他控圝制自己,逼着他撒谎。他近乎崩溃地与自己争斗,无助地在困境中挣扎。他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给自己拉上拉链,封死那些糟糕的言语,他痛苦地将舌圝头上的求你逼回去,不让蝙蝠看出他有多渴求,换成模糊的毫无含义的不要,就像是他在任何时刻都会说的话。然而那些却欲圝望变本加厉地折磨着他,要将他击溃。

“说吧,爱迪,说出来,我就给予你。”蝙蝠像是伊甸园里的蛇,循循善诱,用温柔的低音咬住他,咬住那层包裹圝住真圝相的表皮,真圝相就要从表皮里漏出,他全部的内里都要被揭圝露圝出来,放到蝙蝠面前,在太阳下暴晒。蝙蝠侠逼着他说出真圝相,这种感受让他陷入羞耻,亦将他推入兴圝奋,他就是一个迷题,蝙蝠破圝解的谜语便是他自己。

“哈,我……”他让自己被彻底地撕圝开,欢圝愉地享受着他的痛苦,他刻意地隐瞒就是为了被揭开。“我想要……想要……”他被看穿,被穿透,他背叛自己,背叛谎圝言,被圝迫地说出真圝相,这矛盾的痛苦,这矛盾的欢乐,让他止不住地颤圝抖“你!想要你!”真圝相大白。

“哈……进……进来!”略带哭泣的请求声,骚圝动着蝙蝠的心,双手熟练的抚过爱德华的敏圝感圝带,却迟迟不肯进入 ,“错了……爱迪,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他轻笑着,含圝着爱德华的耳圝垂,让淡淡的粉色红晕蔓延至他的全身,“唔……进来!蝙蝠!进来!我错了……所以进来吧!”晶莹的泪珠从他脸上滑过,吻轻轻的落在脸上。

爱德华的反应如同丘比特之箭穿过他的心脏,让他心潮澎湃,他爱死了爱德华的欲圝盖圝弥圝彰与无处隐藏,他也爱那种逼着爱德华说出真话时,爱德华脸上的煽情让他无论如何都看不够。

“如你所愿,爱迪!”他热衷于欺负人,终究不舍得让爱德华受到太多的伤害,他叹息着,挺圝腰,缓慢而又温柔的进入了那个紧致的穴。

他将爱德华翻转,让爱德华坐在他的腿上,以便于他进的更深,突如其来的转变让男孩直接软倒在他的怀里,埋在他的胸口,他捧起爱德华的脸,火焰的红色圝诱人的燃圝烧,他想要咬上去,他挺圝腰,擦过爱德华的敏圝感点,爱德华满足地回应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倔强地瞪着他,竭力控圝制着不想表现的像个爱哭鬼,但爱德华敏圝感的身圝体显然无法承受巨大的快圝感,不受控圝制的眼泪滑滚落下来,他用吻卷走咸涩的眼泪。“我想看你自己动。”他一边温柔地舔圝去眼泪,一边像恶圝魔般地命令。

“啊……唔……”他呻圝吟声,他能够感觉到层层快圝感,从结合处,传到全身,他的头发圝丝都在因这快圝感而颤圝抖,突然停止的动作让他茫然,恶圝魔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他下意识的遵守命令,柔韧的腰圝肢在蝙蝠的手掌下开始摇摆,动作由慢到快重新爆发的快圝感将他淹没,大脑中一片空白,恍惚的盯着蓝色的大海,淹没在海浪的拍击之下。

“哈……嗯……”他的摆圝动越来越焦躁,像是失去航向的小船,快圝感层层堆积,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他,压上他的从头到脚的全身,他浑身发圝麻,又无从发圝泄,快圝感饱圝胀地要将他撑圝破,他却还不能满足,还差一点,匮乏感逼得他发疯,“嗯……啊……不。”他移动躯体,不得要领地晃动,试图攀上巅峰,却跌落在落空感里,酸圝软的腰圝肢无法再支撑下一次的索求,他喘息着缩进蝙蝠的怀里,无力地颤圝抖,“帮帮我,蝙蝠……唔……帮我。”他近乎祈求地呻圝吟,虔诚地吻着蝙蝠的脖颈,抱着他的拯救者撒娇“真不乖,说好的自己来。”蝙蝠拍打他的臀圝部,力道恰到好处,火圝辣的痛感抽上去,一片酥圝麻感顺着手掌拍过的位置,蔓延渗透,“唔!”第二下第三次接连着依次到来,疯狂的快圝感支配着他,然而蝙蝠几乎一动不动,残酷地将他悬挂在空中。“拜托,帮帮我。”他恳切地请求,无处可依的感觉让他觉得委屈,如一支孤舟在海中航行。

“好吧,让我来。”他故意缓慢而又用圝力的碾过爱迪敏圝感的内在,让爱迪颤圝抖,白晳的脖颈扬起,如濒死的天鹅,用纤美的动作,划出优美的弧度。他能感觉到爱迪的隐忍,洁白的齿咬住红肿的唇,阻止那些‘天籁’不从口圝中发出,爱迪配合着他,完全被他掌控在手里,他无比地享受这种掌控权。他感受到爱德华快要到了,如果他不想,他大可以继续折磨,但是他始终不忍心做的太过火。

爱德华能遥遥的看到白色的光茫,那就是终极,他的巅峰,他的高圝潮,胡乱挥舞的双手终于找到了落点,紧紧的抓着蝙蝠的脖颈,碾压的快圝感与臀上酥圝麻支配了他的一切,越来越多的快圝感,推动着他的前行,直到他受不了,如火山爆发,喷圝发出积累的‘岩浆’,灭顶的快圝感让他如坠云端,轻飘飘的让他找不到实感,却充满安全感,一波波在他体圝内鼓发的浪潮让他重新在海浪中起舞,终于他心满意足的昏了过去。

fin

躲开哈莉的拥圝吻梗来源于哥谭魅影,对着公务员说你竟敢碰我的梗源于新52 21.2,我感觉谜语是讨厌被人触碰的。新52被蝙蝠打到满脸血的时候,谜语还是在哈哈哈哈笑,差别待遇啊。虽说大多数情况下谜语反对老爷霸陵他,但肯定接受老爷接触他。

全文的灵感来源于新52 21.2一段阿卡姆狱警对被欺负的谜语的形容

你眼睛睁的大大的,努力憋着眼泪,只因为我把你的卡片拿走了,你还努力地不让我看出你有多么心碎。

你将被送回阿卡姆的病床上,头上缠满绷带,叫唤着“我在哪儿”,叫唤着“我不要!”

哦哦哦,我见犹怜啊,小谜语好可爱。

以及以前在电影吧,看到过一段对谜语的解析,谜语享受犯罪的无所禁忌,又因为“真相癖”,希望有人强迫他说出真相,在刻意隐瞒后希望有人解出真相。

我觉得这个梗放在肉文里简直不要更带感~

最后……真肉发出来好容易啊……

纯清水倒反……果然乐乎的意思是要我多开车?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