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等待戈多 01

此文给官方神奇脑洞写续。梗是官方的,私设是我自己的。

官方脑洞:布鲁斯因为小巷事件一蹶不振,只有制止罪犯才能让他支撑下去,阿尔弗雷德为了少爷自己装扮成小丑,请爱德华装扮成谜语人,最后爱德华真的疯了,他把自己演成了谜语人,枪杀了布鲁斯。

Summary:布鲁斯被放进酒神因子里复活,失去了所有记忆,阿尔弗雷德希望少爷忘记阴影,选择隐瞒少爷曾经是蝙蝠侠的事实,并对外界宣称蝙蝠以死。布鲁斯去给阿尔弗雷德买生日礼物的时候路过哥谭大桥,大桥上谜语人被警车团团围住,迷人正在唱Bang Bang改编版本,以此纪念蝙蝠侠的死亡,布鲁斯被迷语人强烈的情绪所打动,接触谜语人,为了谜语人自己扮演蝙蝠侠。

【哥谭城城中心。小巷中。
【月出。
【尼格玛靠在街灯底下,熏黄的灯光像上帝抽剩了的废烟头,点了一圈焦黄色。尼格玛打开书,翻阅,合上,再打开,重复多次。两个小时过去,他把地上写好的谜语擦掉,换上新的,熟稔地画上绿色的巨大问号。】
布鲁斯:又见面了,先生。
爱德华:又?
布鲁斯:对于我来说是,我每天都在这条巷子里看见你。你晚上六点的时候会来,准时准点,从不迟到。
爱德华:抱歉,我太专注于出题了。
布鲁斯:不管是第几次见都没关系。我是来提出一个小建议的。我看见有人报了警,警车很快就会把你拉走,如果你想成为车厢的盘中餐,蜘蛛网里的小蚊子,你也可以在这里坐以待毙。
爱德华:(起身转移地点)谢谢……
布鲁斯:(跟随着谜语人寻找新的大同小异的小巷)不客气。
爱德华:(张开口,欲言又止)你为什么……你是不是刚搬来哥谭?
布鲁斯:算是吧?(思索)我的情况算得上一位新人,从树枝上刚长出来的叶子那么新,树枝树干是旧的,但叶子是全新的。
爱德华:难怪。如果你更了解这座城市的险恶,你就会乘着刚刚刮过的腥风,尖叫着求呼啸的警车回来。
布鲁斯:不,我不会,我听说过你,而且我也观察了你好几天了,虽然你都没有注意到我。谜语人,很有趣的称呼,让人回想到斯芬克斯、亚历山大、奥丁,还有更多和猜谜相关的故事。
爱德华:(停顿)既然你了解我的事迹,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帮助我……还真是未解之谜。
布鲁斯:你并不危险。在我看来,至少现在,你更像个公路诗人。
爱德华:公路诗人?如果你把出逃的精神病人睡在沟里的行为称作诗,我也会赞同你的说法。不过应该把公路改成阴沟,你看诗意多么脆弱,我只不过改了两个词,它们全部都没了。等我被抓回精神病院的时候,又可以称我为精神病院诗人,这不仅不诗意,还很邪恶。当我从铁栏杆前面伸出一截枯手和一根黑舌的时候,你来看我,我给你写首诗。最接近公路诗人的应该是最早时候的我,开着厢车,转遍整个城市的街巷,白天睡太阳,晚上睡月亮,踩遍每一个点,搬空整座城的蓝宝石,而这个不是比喻。我是个演员,在我的戏剧里什么都是真的。
布鲁斯:对于我而言,诗人在哪里都是诗人,做什么都是诗人。
爱德华:你不能把又疯又坏,餐风露宿又无家可归的人称为诗人,他们就是单纯的恶棍,奇怪的疯子。我就是,疯子。诗人,哈,我可不敢要这种标榜。疯子,我还是习惯这种称呼。习惯,并且自我标榜。
布鲁斯:谜语也可以当做是诗,不是吗?埋在文字底下的问号,多变的文字排列形式组合成的游戏,讲求押韵与韵律的美感,关键在于纯粹,接近本质。
爱德华:谜语和诗完全不同。诗的本质就是诗的形式,形式美,诗就是一种本能,你看到它,它就是诗了,不必要探寻。而谜语……它的本质就是探寻隐藏在包装底下的真理,它确实是存在一个真理的,解答就埋在讯息里,就好像寻找一个躲在门背后的人,等着被找出来。一个后现代主义,一个柏拉图主义。他们聊不在一块儿的。
布鲁斯:或许是的。如果你这么解读,他们之间确实是障碍重重。但是,我可以和你聊在一起。
爱德华:为什么我们能聊在一起?
布鲁斯:因为……我会解谜。比如你现在出的这个,不说的话,你说出了我的名字;而你必须说出来。但若你能用话语说出我的名字,那将会是个奇迹。谜底是沉默。
爱德华:运气真好,你在哪里看过这个谜语。
布鲁斯:不,之前没看过,我现解出来的。你还能问我更多,你可以考验我是不是真的擅长解谜。
爱德华:我为什么要问你。我的迷题又不是出给你的。
布鲁斯:好吧,不猜谜。我还能其他找到共同点。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爱德华:随便你,酒也好,水也好,果汁牛奶总会只是借口。你想要找个延长交谈时间的借口。
布鲁斯:你不想喝?
爱德华:想喝。我正好也渴了。
布鲁斯:你想喝什么?
爱德华:蜂蜜酒,要没放过冰箱的。
布鲁斯:为什么不能放冰箱?
爱德华:传统。就像是感恩节的火鸡要一整只地吃,蜂蜜酒就不应该有冰,你总不希望甜蜜被全部冰冻住吧。
布鲁斯:实际上,我根本回忆不起来我经过的任何一个感恩节。阿里巴巴偷光了我的记忆山洞。你和我一起去买酒吗?
爱德华:不了。我要在这里等人。一秒都不能错过地,我必须时时刻刻都等待着。
路人:你在等待谁?
爱德华:一位迟迟不来的人。一位不会再来的人。我在等待着戈多。
路人:我去买完酒以后,你还会留在原地吗?
爱德华:如果没有警察把我送回甜蜜的阿卡姆,我会在这里的。毕竟……我也想找个人聊聊。顺便,你叫什么名字,总得有个称呼。
路人:布鲁斯。他们称呼我为布鲁斯。
爱德华:(抽气声,震惊的表情)布鲁斯?(呼吸急促)你是说,布鲁斯?
布鲁斯:(担心状)你还好吗?
爱德华:很好。你的名字很像一位……(戛然而止地短笑)一位故人。一只地底的啮齿动物,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也再没有机会解开的……谜。

【又老又旧的小酒馆,人声嘈杂,60年代的巨幅海报粘在墙上,梦露摆着经典的姿势,衣裙翻飞,墙面嵌着青苔,桌面摆着一排玻璃瓶,玻璃瓶闪着点点黄光,像是浸泡在酒里的星星。】
布鲁斯:老板,一瓶蜂蜜酒,没有放过冰箱的。还要两个杯子。
老板:你的腔调让我想到一个人。
布鲁斯:谁?
老板:蝙蝠侠。
布鲁斯:蝙蝠侠?
老板:得了吧,你不能装作不认识他。哥谭的黑夜守护者,披风怪人。(挥了一拳,压低声音)Because I am Batman.你不可能没有印象。
布鲁斯:(茫然的表情)呃……我没有装……我是真的不知道,但又有些熟悉,我听说过他的名字,还知道他是个义警,很难表述我现在的心情。不过为什么我会让你想到蝙蝠侠,长相?
老板:不,真让人惊讶,看来你是真的不认识蝙蝠侠,蝙蝠侠总是戴着个可笑的面罩,没人知道他长成什么样。
布鲁斯:那你是为什么会以为我是蝙蝠侠。
老板:因为你点的酒啊。蝙蝠侠的点酒传统。007要求马蒂尼搅拌三下,马洛的酒只有金酒和青柠汁,名人总有点怪癖,蝙蝠侠的要蜂蜜酒,并且没有冰。
布鲁斯:这么说……蝙蝠侠常常来这家店了吗?
老板:那是当然,熟客!(指着最后侧的隔间)你看,我们这里甚至有专门的蝙蝠侠包间。(翻看记录本)正好今天人少,包间里也没有客人,幸运鬼,要是你想,我可以领你可以免费进去参观。
布鲁斯:那我必须珍惜我的好运了。
老板:那就来吧!(领着布鲁斯往里走)这一排是收藏的蝙蝠飞镖,反正蝙蝠侠从来不回收,也回收不了这么多,很多人都会去蝙蝠出没过的地方去捡。蝙蝠镖的种类有很多,这种是回旋蝙蝠镖,弹力很好,回旋起来也很漂亮。这个银色的萃了毒,最好别碰它,不是什么会死的毒药,但是医院是免不了的,我可不想给自己没事找事。还有这个……爆破蝙蝠镖,这小玩意儿数量很少,卖给收藏家能狠狠地敲一大笔呢,但是我不会卖的,你知道的,身为一个蝙蝠爱好者,是不会把这些东西出售的。你想不想看看坏掉的蝙蝠拳套。
布鲁斯:(听着老板絮絮叨叨环视四周,目光落在一张照片上,打断了老板的介绍,指着照片)不了,谢谢,我想看看这个,这个是……
老板:(畅快地笑起来)这个,哈,你眼睛真尖,这是蝙蝠侠和谜语人的合影。
布鲁斯:我可以拿过来仔细看看吗?
老板:当然。(将照片递过来)你看吧,这张是蝙蝠侠把谜语人往酒馆里压的,蝙蝠侠简直像个吸血鬼,裹在披风底下的黑暗魔鬼,不过他可比普通的瘦高吸血鬼要强壮的多,谜语人紧身衣上的问号多的简直精神污染,如果你有密集恐惧症,千万不要盯着它看,懂吗?它会让你做噩梦。
布鲁斯:谢谢你的提醒,那很有用。我还想看看别的照片,可以吗?
老板:你运气真好,我今天喝了五杯樱桃雪莉,晕头转向又好说话,你等等,我收了一盒子的他们的照片。(蹲下来,在最底层的抽屉里翻找,取出一个木质方盒子,嗅了下照片的味道)我加了香樟丸在里面,就不用担心虫害了,现在所有照片都被熏香了。
布鲁斯:这张是什么?
老板:这张啊,这是谜语人在酒馆里留的谜语标志。是一个谜语,“为什么在四月一日愚人节人们都很累?”蝙蝠侠就在对面看着他留。蝙蝠侠本可以直接阻止谜语人,但显然他决定陪谜语人玩玩。你能猜到谜底吗?
布鲁斯:因为三月(March)有一场进军(march)。
老板:你也有不错的解谜天赋。
布鲁斯:(兴致勃勃)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谜语人的东西?
老板:当然。这个是谜语拐杖,中间有个按钮,会喷出烟幕,这个是已经用完了的。还有机器人草图图纸,只画了一半就扔在酒馆里的。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根本没什么用,谜语人的奇思妙想,他喜欢造一些不知道怎么用的东西。
布鲁斯:(对着谜语人偶打个招呼)你好。小东西,你真可爱。你的主人也很可爱,虽然他有点难以沟通,但冰冷也是种魅力,对吧?
老板:来,看看这张照片。
布鲁斯:这张看起来不错,谜语人换装束了,和现在很像。
老板:(怀念的神情)这是第二个年头了,圣诞节,谜语人改成了绿西装加礼帽的装扮,因为这样不容易吓跑小孩子,还显得文质彬彬。虽然到后来谜语人经常不好好把扣子扣上,蝙蝠侠称之为陋习,我们却认为真棒,大饱眼福。这是他们去孤儿院给小孩子送礼前留的照片,这个鼓鼓的大袋子里全是礼物,当时他们正在讨论着要不要从烟囱里爬进去,给孩子们一个惊喜。他们送完礼物还回酒馆拍了一张新的。诺。就是这张,黑蝙蝠好像没什么差别,绿谜语已经敷上了一层活性炭,他们还真的是爬的烟囱。哈哈哈哈。那真的是酒馆的一段好时光。
布鲁斯:谜语人和蝙蝠侠关系那么好吗?但是他们不是义警和罪犯吗?
老板:没错啊,义警与罪犯。也是他们的一种模式,疯子与义警的故事着实乐趣十足,你猜我答也不失为一种调情方式。但谜语人也不一定都是位疯子,有时候他是位侦探。
布鲁斯:侦探?
老板:是呀。他给我们酒馆里的奶酪偷盗案结了案,凶手是一只灰黑色的小老鼠,还有植物破坏案,毛毛虫先生干的坏事。我见到的都是点小案子。当然也有大案,和蝙蝠合作破的,开膛手杰克模仿事件,还有下水道浮尸案。谜语人不发疯的时候也是个天才。
布鲁斯:他们一起当侦探的时候,巡逻也一起吗?
老板:自然是,谜语人和蝙蝠侠组队巡游哥谭,我们称之为夜间的马戏团表演。你等我找找,噢!找到了,你看,就是这张。他们像是一颗疯树上结出来的一对一大一小的疯果子。一大只阴沉的黑蝙蝠,旁边配一小只绿谜语。蝙蝠侠飞飞镖,谜语人就用拐杖敲人头。
布鲁斯:看起来,他们很……很有趣。好像比普通朋友关系更好。
老板: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了。他们的关系呢,是无法简单地用朋友或者敌人来定义的,非常复杂。我这里有真实爆料,你想看吗?
布鲁斯:既然你已经扔下了鱼饵,我除了咬钩还能怎么办。
老板:哈哈,这张图是我偷偷拍下来的,自己收藏,从来没上过什么八卦日报,但绝对是够劲的爆料。(迅速地翻阅着相片)啊,找到了,就是它。
布鲁斯:(接过相片,谜语人西服敞开,帽子掉在地上,一只手勾着蝙蝠侠的脖子,蝙蝠侠的面部特色模糊不清,只能看到一个方型的下巴,还有傲慢的笑容。他们两人的构图极为和谐,距离只有0.001公分,图片里热辣的气氛扩散到了外部,甚至可以想象出下一秒他们之间将会有一个绵长的亲吻)啊——他们这是在——(无原因地脸颊发热,心跳加速,发出惊呼)他们竟然是……
老板:对呀,正如你所见。敌人,朋友都不能概括他们的关系。他们是……情侣。
布鲁斯:呃……这张照片你能让我拿过来一下吗?
老板:随意,你拿去看吧。
布鲁斯:(把照片贴到玻璃窗上,对着玻璃窗看自己的倒影)我觉得我的下巴比蝙蝠侠方得更好看一点。以及,我以为蝙蝠侠长的一定不帅,所以他必须把脸遮起来。
老板:蝙蝠侠可不是因为丑把脸遮起来的,传闻说是因为太帅。
布鲁斯:我也很帅,我的眼睛比蝙蝠侠的更蓝,我在外貌肯定更有优势。
老板:你怎么忽然和蝙蝠侠攀比起来了。
布鲁斯:没有。我不是攀比,而是……我和蝙蝠侠之间有一场战争。
老板:战争?
布鲁斯:是的,战争,就在刚才,我已经单方面的宣战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枪炮轰鸣。我现在在想我的搭讪方式,公路诗人,实在是太蠢了。早知道应该用酷一点的方式,压低声音,更像个型男,他喜欢那种款式的。头阵失利。
老板:呃……是我喝多了吗?我好像已经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了。
布鲁斯:不,是我自说自话。谢谢你的招待,还有酒。

tbc

新型操作,自己和自己吃醋2333

本来想写成等待戈多原作结局……然而,果然be太刀了QAQ

我们要发糖,不要刀

顺便吐槽一下,就这个纯清水……我被和谐了五次……不懂lof的态度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