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奥赛罗03

猫姐和芭姐教老爷写同人2333
虚假修罗场
蝙蝠写的丑谜同人
现实稻谜

@逸风竹 夜风点的稻草吃醋梗还在继续~心疼稻草2333

“所以……你们打算创造谜语人与谁的绯闻呢?”布鲁斯像个好学的学生, 他承认在同人这个全新的领域,他没有掌控地位,也不是领军者,他是一头需要引导的小羔羊。

“好问题。”芭芭拉打了个响指,“最近是谁从阿卡姆里跑出来了?啊,对了,是那位绿发白肤的喜剧演员。”“惊悚剧。”小猫指正,“他根本就不能让人发笑,只能让人扭曲嘴角。当然,除了布鲁斯,只有你才能跟得上他诡异的幽默点。”“我能。”布鲁斯点头,“超越罪犯的思维是身为义警的必要能力。我必须想在他的前面,才能阻止他的行动。”猫女的唇边滑开一个小巧的笑容,“如果今天我要写你和小丑的同人,我会将这个能力解释为你对他的爱。”

“这就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要素,亲爱的蝙蝠侠。”芭芭拉以专业的口吻讲课,“爱。这个故事里的核心。当角色做出一个行为的时刻,他的行为就被赋予了动机。而在我的同人的故事中,这个动机被释意为爱。”芭芭拉换了一只红笔,画了一个火红的心,“爱是就是联想的发源地,是同人的摇篮,是文字的核心表达。”芭芭拉近乎激情澎湃地演说,“如果将一篇同人看作是一篇论文,人物的行动与思想都可以做为论据,他们服务于最本质的核心,他们的铺叙都是为了阐明中心。他们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因为爱。”

“我们要让读者相信,他们之间有热烈的化学反应,有魔力般的激情,有火辣的性张力。即使这些都仅仅是属于自身的想象。然而好的同人作者就应该拥有优秀的浸入力,他能让自己的想象浸入别人的内心,让他人产生共鸣,并对你的言语产生信服感。”猫女接头了话头,撩人地微笑,“没有任何人能够完全客观地看待事物,人们所能看见的只有大脑皮层加工处理反应过后的虚像,有的人看见石头后想到了森林的清晨,有的会想到腐朽的木枝。同人也可以称之为引导性联想,当角色发生互动的时候,看者会被引导,联想到爱。”

“你知道什么样的想象说服力最强吗?”猫女优雅地用羽毛笔挑起他的下巴。

他不解地摇头。

“依托于现实的想象。”猫女轻轻地叩了三下桌,“半真半假的谎言最具有迷惑性。将想象与夸张巧妙地融入到现实里去,基于发生过的真实进行微妙的改动。最容易让当事人当真。”

“就比如今天,我们的目的是要让稻草人相信,小丑和谜语人相爱。让小丑去扮演被添油加醋描写的卡西欧,让稻草人成为嫉妒中失去理智的奥赛罗。”芭芭拉兴奋地甜笑,抽出一本记事簿,翻到中间,“这就是事情就无比适于捏造陷阱。”

他低头阅读事件,一件陈年往事缓慢地,像是黑白老电影一般,拖着冗长的记忆沉淀,驶入他的记忆区。这个记录是缄默事件的后续。

在缄默事件中谜语人得知了他的身份,并把他的身份卖给了医生,也就是未来的缄默,谜语人几乎算计了所有人,他、缄默、小丑、毒藤、猫女。他们都被卷入谜语人设计好的谜团里,事件不断地扩大,持续地发酵。

一年之后,缄默向谜语人复仇,为了偿清一年前谜语人算计他,向他欠下的债务。走投无路的谜语人,给小丑留了一封信,告诉小丑他知道小丑原配的死因。小丑出于利用从缄默手上抢下了谜语人的命,并安排手下帮助谜语人逃跑。最后由他出面再次将缄默抓回了阿卡姆。

他回忆完毕了整个事件,却仍不能明白芭芭拉和猫女的陷阱应该怎么设置。身为陷阱高手,他被挫败感深深地困扰着。

“你看他的表情。他还是不明白。”芭芭拉朝着小猫努嘴,“他是个确实难于调教的学生,但也正是他的难度激发了我的征服欲。”小猫朝他倾斜,发丝扫在他的脸上,“你认为小丑和谜语人是什么关系呢?”,他咽了口水,视线定在小猫的唇上,移不开。它闻起来是甜的,巧克力味的,但是吻起来可能是苦的。“他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他诚实的回应。

“如果他们仅仅是相互利用,你要如何解释小丑的反常呢?”小猫对着他低地耳语,芭芭拉对着他们清咳了两声,“什么反常?”他不解地询问,“小丑得到了线索,谜语人失去了价值,小丑却没有一脚踹掉谜语人,他保护了谜语人,帮助他逃跑,这像是你认识的那位小丑吗?那位把哈莉随意丢弃,将忠心于他的琼尼杀死的小丑?”“……”蝙蝠短暂地沉默着,“因为原配对于小丑格外重要,为了这个消息,他可以不计较一切。”“拜托……”芭芭拉轻笑起来,“小丑又不是急冻人,你能想象他那么深情的样子吗?”

“那是因为什么呢?”他迷茫的询问,“我已经把答案喂到你的嘴边了,聪明人,你得学会自己吃下去。我向你灌输了许久的新的思考方式。”猫女点了点他的额头,“……因为他们相爱吗?”布鲁斯像是被点醒了一般,忽然振作,“我也认为那次小丑异常反常,他只需要教出谜语人就可以赢得时间,去杀那位杀妻仇人,但是他选择留下,对抗缄默,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小丑为了救人挺身而出。”

他的情绪出现了某种亢奋,椅子成为了限制,他站起身踱步,“我记得那时候缄默把小丑打的很惨,他被揍断了鼻梁骨,脸上糊着血,手下全部被杀死,凄惨地围成一圈血泊上的线条。缄默狠踢他,至少踢断了一根肋骨。缄默让他交出谜语人,小丑却只说哈!”他的踱步越来越快,“如果是别人,这就是深厚的友情羁绊,而小丑,我了解他,他根本不具备这个特质。他是狡猾的同时也不讲信誉的混蛋,但是,他对谜语人不同,完全不同。小丑变得不像是他自己。他就像是个——”他顿住,停在一半,看着小猫和芭芭拉,寻找正确的用词,“就像是个陷入恋爱的男孩,为了保护他的恋人奋不顾身。”

“完美!”空气里响起掌声,“看了你学会了,亲爱的,这种思维方式就是我们需求的加工。”猫女和芭芭拉都在笑,他似乎被笑容感染,进入某种欢愉的状态,“还记得我和你讲的故事吗?”他拉住了猫女,“谜语人和小丑的战争。小丑为谜语人挡住了刀子。我一开始认为这是小丑对我的嘲讽,瞧瞧谁是杀人者,谁是救人者,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但是……我现在好像认为整个事件都不同了。小丑是为了救谜语人而挡刀,这件事与我无关。”

他恍然大悟般地敲着桌子,“现在我明白了,与我无关。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被无辜卷入的人。谜语人挑衅小丑的理由,对,他自己也陈述过,为了让小丑笑。他的身上纹着问号纹身,而问号下的那个点,是小丑留给他的弹孔。将对方给予的伤痕装点出来夸耀,挑衅,留作独一无二的纪念。”猫女微笑着示意他继续,“小丑爱谜语人,谜语人爱小丑,那场大战是疯子的爱情故事,是腥风血雨的表白。他们把整个城都拖进他们的恋爱游戏里。”

“文思如泉了,对吧,亲爱的布鲁斯。现在你只需要一支笔。”猫女把碳素笔帝国来,“还有一张纸。”芭芭拉眯起眼睛,把纸推过来。

“开盘了!开盘了!40:1,稻草人还是小丑!”“J先生,J先生,押上我的全部,我敢打赌J先生必胜,J先生宇宙无敌第一棒!”“该死的,哈莉。省省吧,看清楚一点,你明明有双大眼睛,却好像看不见,小丑根本不如你说的。我押稻草人。”“扔个硬币,让命运女神决定吧,反面。稻草人我赌稻草人。”“小丑。我就等着小丑把那个疯稻草甩出去了。”

稻草人被嘈杂的噪音打断了实验,休息室里一片起哄声,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和小丑的名字。“请安静些,即使你们要说坏话,也不应该打扰到别人。”他哑着嗓,低声威胁,身为前心理学博士,他还是能够看出别人眼中微妙的同情,还有强烈的看好戏的愉悦。如果他的毒气量充足,他会对着这群家伙,每个人脸上喷一口恐惧。

“噢。我们的主角来了。”哈莉吹了声口哨,“你该把你的稻草帽换掉了,乔纳森,换一顶更适合你的。我最爱的植物色,一顶青葱碧绿的新帽子。”毒藤女把他的帽子取下来,换上一顶绿的,他还没来得及动怒,疯帽匠就递了一份报纸给他,“乔恩。你该看看这个。”他的好友展现出类似于同情的表情。他接过报纸。

哥谭日报还是一如既往地使用斜体印刷,该死的,这种字体一点都不优雅,要不是必须,他根本不会看这刊专门为了蝙蝠侠歌功颂德的报纸。“第三版。”疯帽小声地提醒他,“我希望你……你看了以后能够理智些,和小丑打起来绝对不明智。”他皱眉,“为什么我要和小丑打起来?”“这事……这事和爱迪有关系……”疯帽子咽了口水。“爱迪?”他暴躁地吧报纸翻到了第三版。

他的眼睛盯着标题。加粗的黑体字挤满了他的眼睛。

揭秘!哥谭犯罪小王子的心上人——出谜王子  谜语人与小丑的爱情故事   小丑或将在近日与谜语人私奔  震惊哥谭,两大罪犯的关系实为情侣

安静。世界就像被一千的原子弹轰炸过后舨安静。像是回到了彗星撞击的时代,蒙上一层厚重的浓灰,火焰燃烧,生物死绝。

他疯狂地回想,回忆以及回忆里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大脑中扩大,缄默事件,爱迪选择投入那个愚蠢的神志不清的疯子的怀抱,将疯子视为救星,他没有选我,他最信任的人不是我。笑话谜语大战,替爱迪挡住蝙蝠侠刀子的人不是我,是小丑,那个该死的只会扭曲着嘴大笑的混蛋又一次冒充了英雄。爱迪想要看见小丑的笑容,而我每次对着他喷毒气,他都会躲开。比起恐惧他热爱笑容更多。

啊。恐惧冒着气泡,在血浆中翻滚,热气仿佛将他从内部扼杀,他在颤抖,因为恐惧,失去爱迪的恐惧,爱迪抛弃自己的恐惧,它们像是麦田里的乌鸦,一千只死亡的丧鸟,绕着他的头顶,盘旋,低语,尖叫,哀鸣。他在恐惧中死亡,又在恐惧中新生。

瞧,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毒气,他就能享受到崇高的恐惧,恐惧将他抛到空中,扔进碧空,他跌进腐海,沉入深处,庞大的深海怪物在不知名的地方操控着。

“用我全部的资金,押我自己。”他将一碟注推到自己那边,将恐惧毒素灌进铁罐。

蝙蝠侠见证了这场惊悚的战争。

“离谜语人远点,恶心的怪胎。”稻草人正在用铁罐砸小丑的头,“我他妈要说多少次!我不和你抢谜语人!”小丑咒骂着挤出胸前的毒液,毒液喷了稻草面具,面具毁了一半,酸液呲呲地冒着绿烟,稻草人中了笑气,他的笑声低沉而骇人,仿佛是刚诞生的羊魔人,疯狂地抽着气,然而手上的攻击没有停止,恐惧毒针扎在小丑的肩上,稻草人推着边缘试图毒液注射进去,小丑踹在稻草人的脸上,稻草人失去平衡地翻倒在地。

“该结束了,稻草人。你疯的过头,你需要阿卡姆来救救救你。”小丑扔出了花牌,稻草人翻身躲过,蝙蝠侠有些感慨,稻草人的敏捷甚至达到了他的水准,“你才应该结束,小丑。你和你的私奔计划都应该在今天终止。”稻草人举着铁罐,“我根本就没……”小丑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哥谭新义警砸晕过去。稻草人原本没有这个力量,但是嫉妒像是一针强化针,让稻草人显示出无所不能的力量。

蝙蝠侠的内心涌出复杂的酸液,他是小丑与谜语人这对情侣的同人作者,也是忠实支持者,在写作的过程中的,他深刻地感受到他们之间的深情。他支持的情侣被另一个人打倒了,稻草人要从小丑手上抢走谜语人,小丑毫无还手之力。他好像输掉了一场战争。

他飞身下去,在小丑被稻草人打出脑震荡之前抓走小丑,比起发怒的稻草人,阿卡姆温和得像一位少女。哥谭新义警在他的身后嘶吼。

“你害我输了同人战争。”他抓着手上的小丑,咬牙切齿,愤愤不平。

tbc

那个……缄默归来小丑救谜语的情节请参照

http://qaqtatuu.lofter.com/post/1ccd49d3_12765b65

评论区也放一遍地址~

评论(1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