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Good Friday 完

兰斯洛特先生在生日后的一个星期都没有露面,亚瑟先生偶尔会出现在英灵的公共休息室里,和别的圆桌骑士一起喝一会儿短暂的下午茶。

玛修想到亚瑟先生说的惩罚,不由得战栗而兴奋,她有些害怕这位王者,即使他温柔谦逊又绅士,但是他泄密的心声却像是一条可怕的尾巴,无论其他地方再怎么完美,那条尾巴也如影随形。至于兴奋,这是因为亚瑟先生的提议太具有蛊惑力,要是她也这么惩罚前辈的话……要是前辈……一种隐秘的欲望闪烁着黑光。

她坐到扶手椅上,茶会的茶品还是那些,身为法国人的兰斯洛特先生没在,脱线的崔斯坦先生根本不进厨房。不要对一群英国人的饮食审美有多余的期待,她咬着干巴巴的司康饼,司康饼有种怀疑主义者的特质,瘦而枯,充满了不信任的对抗,现在她的舌与牙齿就在与司康饼针锋相对。

今天的话题也没什么特别的,她听得有点昏昏欲睡,身子往后倾斜,碰倒了一堆书,书,这倒是一个新的发现。亚瑟先生也注意到了那些书籍,但是他的眼睛里没有惊讶的神色,显然,他已经知道这些书,甚至已经看过书的内容了。

书名叫王与骑士,画者是莫德雷德。

她环视了一圈,阿格规文的表情欲言又止,贝迪威尔温柔的微笑撕开一条裂缝,梅林笑咪咪的眼睛滑出狐狸般狡猾的光弧,崔斯坦叹气,他说太悲伤了,莫得雷德尴尬地捶着高文的手臂,“不是我想画的啦,只老爹非要逼着我画的,说是做为忘记准备礼物的补偿。”她明显不爽地大叫,“当然不是你。”高文恶狠狠地回应,”你才没有那个审美,是王的剧本好。”

她翻开了书页的一角,然后用力地合上,她怀疑是不是打开的方式不太对才让她看见了不太对的画面,兰斯洛特先生羞赫的脸,微皱的眉,描绘出一个微妙的表情,她重新打开,看见了兰斯洛特先生弓起的脚背和紧绷的脚尖,她将画面整个地摊开,亚瑟先生俊俏且温柔的身影压在兰斯洛特先生的身上,他们交叠着,紧紧贴着彼此的身躯。

这本书……是……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本子吗?她吃了一惊,好吧,即使是本子也没什么,但是就这么放在公共休息室里真的好吗?而且还有这么一大堆,随手就可能翻到,说不定整个迦乐底的英灵都看到了。

“我发现单单惩罚兰斯洛特是不够的。”亚瑟先生垂下头,头上披着光线,表情模糊不清,“所以,果然公布我和他的恋情,宣示主权也必须同步进行。”她的嘴脸抽搐了一下,她明白,等兰斯洛特先生被放出来以后,不管是男英灵,还是女英灵看他的眼神一定都会变成看待有夫之夫的眼神。

“我还重金聘请了莎士比亚呢。”亚瑟先生继续着着微妙且恐怖的言论,“不知道他会写一部怎样的戏剧来传唱我和兰斯洛特的爱情。”玛修盯着亚瑟先生,她发现亚瑟先生的眼睛虽然早已恢复了蓝色,但是呆毛却一直失踪缺席,果然……果然……

“果然亚瑟先生是个魔鬼的alter呀!”她尖叫着跑出了休息室。

tbc

当时和咖啡打大纲的时候就是圆桌各位都出来作一下,高文做饭,小贝送酒,老崔开了豪华的音乐会(真的特别豪华,除了杰克以外请的人都是王或女王),阿格葬果,小莫画本子,玛修救老爸,不知为何我写着写着就写了那么长了😭😭

以及特别对不起心仪酱啊,去年十月份的生贺拖到今年三月完结。

其实这是部跨年搞笑番(x,不要为拖更找借口)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