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良夜终临 谜语人日记 第一篇

谜语的日记。
第一人称……
注意避雷
就狱警与谜语的监狱play来源于new 52 23.2的脑洞延伸,官方画的真的很……不可描述(滚,是你自己脑洞大)

不需要弄清的某年某月某日

我打算写日记了,亲爱的日记本。

我以前从没有这种习惯。我没时间写日记,我的生活大多数时间都被安排在了游戏上。新的游戏,新的设计,新的迷题,只为了考验一个人,一个非凡的对手,一个值得我全力以赴的人,所以我没有时间写什么日记,书写的速度太慢,思维运转的速度太快,还有一大堆计划等待着我去推进,还有一千个新思路,一万个新谜语让我想要与一个人分享,我的每分每秒都很宝贵。我甚至可以为了这些更伟大、更美妙的智慧不吃不喝。

然而现在不同了,截然不同,我的时间比过去更宝贵,
很可怕,那是个倒计时,滴答滴答地倒退,最后走到死亡的整点,晚钟敲响,我不知道它什么会来,但它总会到来,可能在一个午夜的睡梦中,也可能在午后一只乌鸦的凝视里。重点是我一定会死,这里没有任何一个治愈的方案,只有延迟的手段。就好像一支箭,一旦脱离那紧绷的弓,它就只能直直地有去无回地朝着靶子飞过去,不能回头,不能倒退,它会一头撞死在靶子上,断裂成两段。

韦恩先生提出来的交易,他要我听话一点,他就把我留在庄园,给我提供治疗,延长我的寿命。至于他所指的听话,当然是再也不进行我所喜爱的游戏了。我接受了交易,非常公平的交易,况且我也做不到继续,体力无法支撑长时间的工作,甚至短时间都不可能,除非我想晕厥在地上,流一地的黏糊糊的脑浆,病痛像是一堆干扰器干扰着我的思维,它们像是讨厌的老鼠,不仅仅能传染鼠疫,还能咬断神经电路。于是我向阿尔弗雷德索要了你,日记本,一个记录我的临终的本子,几张聆听我心声的羊皮纸。

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上帝撒下了麦子,有的落在田地里成长,有的掉进了石缝里枯萎死去,更悲惨的是你根本就不是被上帝撒下来的麦子,那种象征着收获、丰年、成果的作物,你不属于上帝,你只是魔鬼的造物,是一株邪恶的、枯槁的、疯狂的稗子,趁着人们熟睡的时候被撒下去,然后和麦子一同长大。你非常的不同,你和麦子不同,你注定是别人口中的疯子,无药可救的坏蛋,然后被一次又一次送回到疯人院里,躺在病床上叫唤着我在哪儿。

日记本,你瞧,我的故事非常的糟糕,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一个嗜酒如命的父亲,一个不知所踪的母亲,一些常见的不值一提的被暴力经历,还有一个普通学校,我和蠢货老师浪费时间,再被那些无聊的同学推来推去。诚恳地说句实话,我把这段时间称之为浪费生命,后来,我遇见了蝙蝠侠,多么有趣的啮齿动物,一只出自于从罗马尼亚长途跋涉而来的吸血鬼,一个老谋深算的古玛雅神话里的食人蝙蝠。

自从遇见了他,我的生命就充满了激情。蝙蝠侠说我就是那个站在人群中间,大喊请你们看看我吧,我有多么聪明的小男孩。蝙蝠侠说我这是自取其辱。我承认我的虚荣心,我热爱称赞和注目,喜好鲜花与王冠,我就是个邪恶的自大狂。但是蝙蝠侠有一点说的却是错的,我不需要得到每一个人的注目,我从未奢望过我的智慧能被所有人理解,我能想人之不能想,及人之不能及,能和我并肩的一定不是什么平凡的蠢货。狐狸不会耕地,公羊不会产奶,我的智慧不为所有人所知,这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我能够轻易地被理解,这也只能说明我沦为了平庸。

接下来我就要向你坦白我的秘密了,亲爱的日记本,我之所以将之称之为秘密而不是谜团,是因为谜团是可以来出来共享的有趣的智慧,而秘密是一个人独自背负在肩上,不能为人所知的重担。

我的秘密是,蝙蝠侠,或者叫韦恩先生也行,反正他们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人,他是我的目标,也是我所爱的人。尽情地笑吧,日记本,这确实是个笑话,爱德华不能说出口的黑暗秘密,谜语人扭曲的内心已经被你所洞察了。

我的目标是他,为了挑战他,为了让他更好,为了让他得到普罗米修斯的火种,相信我,我爱他,我是真心爱他的,这份爱里不参杂着血腥的人命,或是肮脏的金钱交易,它是纯粹的,热烈的,属于我的告白。

只不过这份爱有些严厉,它不是一个安慰,一个吻,或是言语上的调情,我给他的是我最爱的事物,是超越肉体直达灵魂的智慧,是谜团。我给予的爱伴随着危险,然而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我公正地与他游戏,给他犯罪预告的邀请函,给他解开迷题的门钥匙,给他阻止的我的机会与时间,也许这不能称之为公平,也许我身体内部的某些神智清醒的部分想要被阻止,我给他线索好让他能赢我,谁知道呢?

我设计了那么迷语、机关、圈套,我搬来巴比伦的花园,我挖出玛雅文明的遗迹,我请他进入埃及的金字塔,我还原希腊神话的米诺斯迷宫,我摘下参星的结,取下昴星的带,都是为了他呀,为了让他享受我为他带来的快乐。那个小男孩尖叫着四处拍打,不为了得到所有人崇拜,只为了寻找他的存在。

我相信,或者说我自以为,又或者说……在我虚妄的胡思乱想里,他也爱我。哈,这就更引人发笑了,不是吗?我当然明白这是我的自以为是的感情,所以即使是个错误,我也不需要任何的纠正。我又不是只有今天陷入了疯狂,我是个疯子,并且无药可救,仅此而已。

谜题,那是一个特殊的试探,它与所有需要武力的竞赛不同,他不能依靠重复的已知的技巧。比如一个冷酷的下勾拳可以制服贝恩也可以击中企鹅,一个阴狠的侧踢可以重伤双面也可以打击鳄鱼,一支蝙蝠镖可以插上小丑的手臂,也可以切进日历人的小腿。蝙蝠需要做什么呢?健身,训教,练习,投掷,他的技术日益精进,他越来越强壮,他继续重复,继续稳固,以此来获得胜利。它们极其相似,甚至毫无区分,并非因人而异。

然而没有一个迷题可以被暴力破解,甚至智慧也无法损伤它的一角。那是种心灵上的理解,思维的交锋与共鸣,是属于出谜人与解谜人独一无二的浪漫。迷题的有太多种类有太多了,频率分析,矩阵,拆分法,藏头诗,字母拼接,一词多意,含义延伸。它们看上去只是一堆杂乱无章的数字,毫无意义的字母,或者可笑的意义不明的句子,就像是疯子的胡言乱语,精神病人的乱涂乱画,阿卡姆里传来的哀嚎。

然而它们每一种个是富有自己个性的精灵,一条独一无二的河流,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人。如果不慎误入迷途,就会与真相背道而驰。它有那么多解法,经过了如此多的创造与加工,我摧毁过它的基因链条又重组上新的光泽,它有着上百次方的分叉口,每个岔口下又有更细小的分支,最后汇总成上千次方的庞大的体系。它可以是银河,甚至是宇宙。我见证过许多被迷题逼疯的人,在某一个岔口迷失方向,被洪流卷走淘汰出局,或是走入了迷宫里逼仄的死角,在压抑的空间里喘不气的人,或者被某一个狡猾的陷阱引诱,一个甜头,一个诱饵就能让解谜人跳入完全错误的平行线。

韦恩先生,他能在我给出的短暂时限内解出谜语,这就好比我藏进宇宙中的某个星球里,然而他没有转错一个口地径直地朝我驶来,切开虚晃的伪装,踏过鲜血蔓延玫瑰丛,劈开挡道的障碍物,然后轻易地抓到我。一次可以称作为奇迹,然而那么多次,他赢了那么多次,他解出了无数的谜题,这已经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了。唯一的指向,就只有一个,他了解迷题的弱点。

谜,它极端地强大,但是它同时也被赋予极为明显的弱点,即使它的缺陷并不来自于它本身,它的弱点是被创造者给予的。影响迷题最大的变量是什么呢?是它的出谜人,出谜者的性格外向或是内向,严谨或是随意,他的爱好,他喜欢规整的声律或是出其不意的节奏,他是静静地蛰伏亦或是高声地咆哮,他是时时刻刻疯魔地尖叫还是安安稳稳地等待着时机。韦恩先生,狡猾的蝙蝠,他一定摸清了我的个性,掐准了我的喜好,了解我的习性,清楚我内在的灵魂,所以他才能无往而不胜。

而这份了解是否能算作是爱呢?在我的思维里,没有什么能比解答更浪漫的表白了,我与那位韦恩先生可以互相理解,这是一种智慧上的相容。至于在蝙蝠眼中能否算是爱,我不明白,或许不是。但是这份了解的代价是惨痛的,它能让我的生活重回正规。所谓的正规就是指在阿卡姆醒来,看着它单调的白色天花板,几条无聊的铁块镶成栏杆,然后打一些成份不明的药水,昏睡,再吃些昏睡更久的彩色小药片,蓝色是镇静,绿色是安定,白色是困倦。好心人会给我一副扑克牌,恶魔抢走属于我的短暂的愉快,从我的悲痛中取乐,不管我多努力地隐藏我的悲伤,他总能找到我的难过,然后放声地欢笑。当然,不仅仅是这些,还有疯狂的电击治疗室与更疯狂的狱警的照料。

狱警的照顾,这是最肮脏的一环。在这个环节里不需要衣物,它们如此容易被剥开,就正如我的人生,它们都是弱者,如此轻易地就被夺去。我看见了上帝,上帝用刀切割进我的肠子,肠子一段一段地裂开,刀尖插入肠壁,戳刺,扭转,冲撞,发疯了似的不肯停歇,我看见自己在流血,就像是一个被踩烂的红浆果,血液淌着模糊成一团,上帝高高在上地施暴,最后他愉快地将白色的虫卵塞进肠道,看看它能在一片烂肉与腐血中孵化出怎样的成虫,他说:“嗨,疯子,是你活该。”然后我在脑海里模拟出新的画面,我炸开上帝一整只手臂,红色的液体像是漂亮的晕开的花朵,分离的肌肉拉着尚未断裂的经络,白色的断骨像一截阿卡姆专用的钢管,我说:“嗨,先生,这是你活该。”最后我也真的这么做了。

阿卡姆是一块无法回避的痛苦,它将我陷害至极。它让我噩梦连连,高烧不断,它先给予我一个旧伤,然后在旧伤上叠上新痛。就像是一块画布,它先被涂上紫色的基调,再被往上面点上青色,最后被随意地画上伤疤一般的黑色线条,放射状的线条和神经纠缠在一起。阿卡姆赋予的痛苦弄混了我的感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痛苦,是药物还是电击,是侵犯还是攻击,各种疼痛带来的创伤太难逐一分清了,因为疼痛如影随形,所以我忽略了生病的可能。如果我早一点察觉,早一点发现,早一点治疗,早一点自救,或许我就不会死了。

说什么都晚了,我知道,我快要死了。我写下这些句子的时候异常的平静,不管我是尖叫,哭泣,歇斯底里还是拒绝沟通,不论我是把眼睛刺瞎,还是把耳朵割掉,不管我怎么做,都无济于事,比疯子还不讲道理的是死亡。所以我不打算这么丑陋的死去。

享受活着的每一天吧,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tbc

更新示意,我没有弃坑233

第一人称真的好毒😭

最后求评论求评论~

嘤嘤嘤,哭唧唧

评论(1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