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Love Affairs 01


人设是从蛋挞姐姐那里借来哒~

现代无斗篷AU 老板布鲁斯 x 调酒师谜语人

这次谜语的长相走官方wiki设定,不同画师画的爱迪的都有完全不同的发色,肤色,瞳色,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一个被我搞砸的傻白甜玛丽苏搞笑段子。您仍未知道我ooc的下线,但是我知道这很可能触碰您雷的底线。

依旧3000字一更,我真是着了3000字的魔😭

01

布鲁斯想喝一杯。不,不仅仅是一杯,一杯还不够填牙缝,他需要把花花绿绿的酒瓶子全部清空,然后酩酊大醉。

他原本只是有点口渴,但是想到阿尔弗雷德给他找的三个相亲对象,他的口渴就从需要一点水变成了一种严重的干渴,他非喝酒不可,不喝会死。

他随便找了家酒吧,一间人烟稀少的酒吧,一般这种人少的可怜的酒吧不是宰客就是难喝,两种他都不怕,他又不是经不起宰也不是来品酒的,他就想安安静静地在不被认出来的情况下把自己灌到神智不清,把阿尔弗雷德安排的相亲会表演成一出标准的闹剧。

很快,他就明白了这家酒吧客人只出不进的原因了。原因在于调酒师,酒吧里有一位真他妈吓人的调酒师,他说吓人,不是因为调酒师的长相,调酒师也算得上是个英俊小生,软绵绵的黑发还有蓝汪汪的眼睛,一身合体的绿西装,一副知性的黑框眼镜,这种标准剑桥就读好学生,扶老爷爷过马路的乖乖宝宝长相在服务业的行业里绝对吃得香。

但工作总不能只看脸,关键就在于性格,这位调酒师缺少服务人员温柔体贴的特质,倒是有一颗成为霸道总裁的心。顾客成了可怜的被欺负的信徒,而调酒师就是收着赎罪券还不施恩的上帝。

具体表现就在于调酒师每调一杯酒都要出个迷题,要是顾客答不上来就会被怜悯蠢货的眼神羞辱,更别提“噢,您真可怜,我给您多倒点酒吧,这样您还能装作喝醉了答不上来。”这样的言语挑衅,还有配套的辛辣味十足的冷笑,吃下这份送客三连您走好的套餐的人都露出比吞了一只苍蝇更严重的表情,选择吞下苍蝇的好脾气客人毕竟是少数,甩手就走和直接动手打人的情况更多。

他对于位比他还目空无人的调酒师活到现在的方式表示惊奇。

客人差不多都被调酒师给撵走了,就剩下他一个,他得感谢这位自傲的先生给他创造了完美的安静空间。

“请问您想喝点什么?”调酒师看待傻子的眼神落到他头上了,“螺丝起子,谢谢。”他点了杯离别酒,“您想和什么人告别?”他苦笑着回答“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现在以及未来的相亲对象都永别。但是我的告别漫长到300节火车箱轮轮流碾过去都没完结的长度。”调酒师稍微调动出一点同情的情绪,“我也觉得相亲挺烦。”一个短暂的停顿,“我的意思是大多数人都是猜不出谜语的傻瓜。”调酒师傲慢地评论,拿起了酒杯,手法熟练地调酒,琴酒和青柠汁不多不少各为一半,加了一滴果汁,把果汁搅成紫色的问号的形状,“不管您想喝什么,都得先回答一个谜语。”“随便问吧。”他平静地接下调酒师不可一世的挑衅,“你不是造物主,我也不是你捏出来傻瓜小玩具”

“因为光,我失去了光;若有人赐予我光芒,我将有助于他的双脚。我是什么?”“火炬。”他没用一秒就解出了谜语,调酒师自傲的眼神像是块碎裂的玻璃,从碎玻璃底下浮现出一连串欣赏的气泡,噗噗地闪着,“先生,您真是个聪明人,这杯我请了。”调酒师迷人的微笑滑过嘴角。

02

布鲁斯又去了那家酒吧一次,这次酒吧生意兴隆,调酒师从下巴翘到天上的绿西装变成了性感兔女郎,然而不管是兔女郎还是别的什么可爱的动物小姐他都没兴趣。兴趣就像射箭运动,你看到靶子才会想要拉弓放箭,看到桌子凳子以及别的家具则不会。他的靶子已经不在这家酒吧了。

他找到酒吧老板询问那天那位猜谜强迫症先生的下落,老板告诉他那位自大狂只是个实习生,早就被他扫地出门了。老板比了一个踢出门外的动作。

这件事在意料之中,不把调酒师踢出去酒吧过不了多久就会垮成一堆废砖,挂出牌被售出去了,但布鲁斯仍旧有一点失落,只有一点失落,没多严重,顶多像是在南极被浇了桶冷水的感觉,不会更多了。

他去过无数的酒吧,从没有人能把螺丝起子的两半酒调得如此符合强迫症的审美,还有那个紫色问号是怎么调出来的,他试了无数次都没有成功。

他真的开始想念调酒师了,那天调酒师在他的鸡尾酒里加了一点魔药,他就得了场相思的重病,他的心中浮现出调酒师的笑容,笑容像一只幻想中的蝴蝶上下翻飞,他病得更重了,这病不和调酒师谈恋爱就治不好了。

03

他想着怎么才能再见调酒师一面,他画了一张树状图,将每种相遇的方式的优劣点全部标注出来,标上程度,再将每种遇见可能触发的一连串蝴蝶效应都记录下来,给每个事件评分,他将一整张八开的大的画纸写满,经过精密的计算最终得出答案。

布鲁斯.有钱任性.我的地产我想怎么用怎么用.我就是为了撩人开间酒吧怎么样有本事你也开.韦恩把新开的酒吧取名为迷题。

接着他写了招聘启事,他相信,要不是他已经有了哥谭第一总裁这个身份,他还能扮演个完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他用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把调酒师的形象还原。

身高1米84,体重83千克,年龄20到24岁,黑发蓝眼,穿绿西装,性格骄傲,擅长冷笑与讽刺,热爱谜语。

“您在写招聘启事还是寻人启事?”阿尔弗雷德用别有深意的笑容向他提问。

“我想把要求写的明确点。”

“方便您能早日找到您的小男友?”

他点头。

04

谜语的答案一出,丘比特突如其来地朝他开了一枪,他倒地不起,摇起白旗,向那突如其来的粉红泡沫恋爱感投降。

爱德华恋爱了,对象是个在酒吧遇见的陌生人,但是比起他的恋爱,更严重的信息是他失业了。贫穷是一种击溃幻想的原罪,不管他的少女心再怎么翻涌,他再幻想出一百种重逢的场景,不吃饭他还是会饿,而且是饿的发慌。而如果他选择了晚餐,就只能停止他的机器人开发项目。

爱德华浏览着屏幕上的招聘信息,布鲁斯.韦恩新开的迷题酒吧把所有的板面都挤占了(韦恩家的大少爷花了钱买版面,他不用猜他也知道),剩下的其他招聘公司变成了蜗牛那么大小的一堆挤在一起根本看不清的,像一堆被扎出来的针眼的,看了也会引发密集恐惧症的字。他根本没办法对着那片蚂蚁窝点下鼠标。

他稍微考虑了一下迷题酒吧,内心抵触,意识拒绝。韦恩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蓝眼睛男孩是不会理解什么是真正的迷题的,绝对不可能。谜语是呆子玩的游戏,而韦恩,他就是那种橄榄球俱乐部的明星,谜语和橄榄球是绝缘体,被橄榄球冲击的记忆让他打了个颤。

爱德华关掉了网站,感谢上帝没有断绝他的生路,他拿着手上的传单,去冰山餐厅应聘。

05

布鲁斯.韦恩遇到了巨大的挫折,他想不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韦恩魔咒的魅力失效了,还是他给的1万月薪太少了,他想要的那位调酒师没来应聘。他本想说真该死,但要是调酒师真的被他咒死了,他就只能对着一张黑白照继续他心碎的恋爱了,于是他改口为真该活。

失恋让他一蹶不振地疯狂工作了好几天,阿尔弗雷德认为绝对不正常,一个纨绔子弟开始了他的工作生涯,就像个坏掉的清洁机忽然开始工作,它绝对不会吸尘,只会朝外面吐灰。阿尔弗雷德预测的半点错都没有,他搞砸了一单生意,下楼梯时把自己绊了一跤,买股票时乌龙指一次,人在走下坡路的时候,就算没人推自己也会顺着坡道滚下去,就像是西西弗斯那块滚得已经不想再滚的巨石。他算是体会了失败的滋味,就算是阿尔弗雷德买的新蝙蝠玩具也没办法让他振作了。

他知道他精神状态异常的理由,他的心先是被无情的消息冰冻了,现在直接被更大的失落粉碎了,这是他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件大事,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

06

冰山餐厅的待遇不错,爱德华也收敛了他的谜语癖,尽量不暴露自己问题狂魔的本质,目前为止,他还干的还不错,除了间歇性在没人的隔间里自问自答,谜语强迫症发作折断了两根指甲,偶尔陷入恋爱狂想曲短暂失神以外,一切都接近完美。他不知道能忍耐多久,但他知道如果他还想购买新的制造机器的零件需要多少钱。他没有为了金钱折腰,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一位特别的客人光临了餐厅,浆洗过的衬衫白得像是没人踩过的新雪,黑色背心妥帖合身,黑色的领结文规矩地结在领口,黑色的燕尾服不带一丁点褶皱,黑色长裤笔挺,黑皮鞋锃亮,还有一头一丝不乱的头发和挺直的身板。

老绅士用刀叉切开汉堡的动作都透露着优雅的气度(他猜测手抓汉堡的行为会被老绅士评定为野蛮人),一口正宗的英腔更是彰显气质,堪比完美管家的老绅士盯着他看了许久,他因为怀疑自己脸上有脏东西去了五遍卫生间,洗了五次脸确保自己脸干净清洁,没有任何东西。

最后老绅士走上前询问他是不是喜欢猜谜,老绅士绝对是他见过最为睿智的老人,仅凭一个眼神就洞穿了他的内心。他在极大的震惊中点头。

“我能和您合张影吗?”老人向他提出请求,而他向来没法拒绝任何聪明人的要求。

07

“我见到一个非常符合你描述的人,你看看是不是他。”阿尔弗雷德举着手机让他查看图片,调酒师富有特质的笑容唤醒了他的心灵,他碎裂的心被融化成水,水元素重新黏合在一起,长出一颗新的鲜活的跳动的心脏,“对,不能更对了!”他因一阵狂喜的旋风从颓废的深渊中挣脱出来,“你在哪里找到了他?”

“冰山餐厅。”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补充道“我听说餐厅的主人奥斯瓦尔德先生意图竞选市长,您可以从这个方面入手。”

“谢谢你,我的好管家!”他光速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向颗回力球准备圆润地蹦出门外,阿尔弗雷德将他拦住,“去刮刮您的胡子。”这是个好心地提醒。

他对着镜子刮着自己的胡子,以胡茬的长度作证,他绝对是颓废了太久了。

tbc

下次更新就完结

我看到了完结的希望,不能更开心了23333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