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巧合

邪教,雷,慎入
cp:蝙谜  夜翼谜

(我萌的cp已经越来越邪了😭,蝙谜好歹能看ao3,夜翼谜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我注意到你买了玫瑰。”迪克指着一束大摇大摆地躺在桌子上的红玫瑰,“对。而且我也不打算隐藏。”布鲁斯平淡地回应,“不久前你还把那些东西称为植物的性器官。”迪克的眼睛闪了闪,一个典型的狗仔式的,刺探秘密的笑容亮在他的脸上,“所以,肯定发生了什么,阿尔弗雷德该开心了,他为了你的恋爱操碎了心,你不知道你和小猫的分离给他的打击有多深。”布鲁斯挑眉,以一个你也差不多的眼神回应,“论及让阿尔弗雷德心碎的能力,你一点都不比我差,听说你和小芭分了,你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策划你们的婚礼已久了。我猜最好的玻璃修复技术也不能让阿尔福雷德的心复原了。”

“我是诚心诚意补偿阿尔弗雷德的,我有了新目标。就和你一样。我们在同一时期有新对象,这真是巧合。说吧,她是谁,你的新对象是谁?”迪克转了转灰眼珠,“肯定不是毒藤,除非你想被她用藤蔓勒死。”布鲁斯喝了一口咖啡,“我不知道你的接受度有多高……”他犹豫了一会儿,“其实不是她,是他。”“哇!”迪克的表情完全亮起来,像是个遇见同类的孤独者,“我的那位也是他!我还一直害怕你不能接受呢,看来我们很有共同话题了。”迪克立即将自己钉在布鲁斯对面的椅子上,给自己盛了一碗麦片粥,打算展开一场详谈,“和我说说吧,我实在太好奇他是个怎样的人了。”

“他……聪明绝伦,他能系住昴星的结,还能解开参星的带。他是个堪比福尔摩斯的一流侦探,除了体术太差以外接近完美,不过你得知道,体术差正是他可爱的地方,我又怎么用拯救将他征服呢?”布鲁斯的蓝眼睛里浮现出一点喜悦的星光,迪克激动地接过话头,“我们品味太一致了,布鲁斯,不愧为父子。我的他也是个聪明人,我将他比做俄狄浦斯,迷题也如斯芬克斯在他面前俯首,他是个杰出的侦探,如同杜宾,而我很乐意承担骑士的责任,保护他的安全,他还挺容易陷入危险的。”

“我们拥有惊人的一致性,这是我们成为一家人的证明。”布鲁斯撕着他的面包,往迪克的粥里放了几条,“你和他进展到哪一步了?迪克倾身询问,“肯定比我更好,毕竟你才是老牌的花花公子。”“呃,其实不多,对方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和我合作调查了几个案件。我还没告诉他我的想法。”布鲁斯皱着眉,“我害怕太过急切的表白会吓到他。”迪克同时点头,“和我差不多。他推理出了我的身份,我也和他有几次合作,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你知道的,爱在心口难开。”

“我有个提议。”布鲁斯拍了拍迪克的肩,“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对象都约出来,来一个和谐的家庭聚餐,互相成为对方的僚机,为对方制造机会,蝙蝠家总能互帮互助不是吗?”“双手赞同,双手!”迪克欢快地笑着,“我一定帮你会成功的布鲁斯,我相信没有谁能抵挡你成熟的魅力。”“迪克,把你的套装换掉,你不应该让那套衣服掩饰你的身材。我相信迪基鸟在情场上无往而不利。”

在一通商业互吹后,布鲁斯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迪克慢了一点,电话占线,有点巧合,父子对视了一眼,布鲁斯打完了电话,神色忧虑“我有点怀疑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毕竟今天的巧合过多了。”迪克咽了咽口水,“如果我的电话过去,对方告诉我他已经有约了,而且约会对象是你,我们就应该好好谈谈。”布鲁斯点头,迪克拨通电话,对方同意了约定。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只是巧合。”布鲁斯收起敌意,“对,巧合。”迪克放下紧绷绷的神情。

“说你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吧。我很好奇。”布鲁斯的提问打破了短暂的尴尬,迪克愉快地喝了一口粥,如同炫耀般讲起了故事,“我和他合作侦破一个连环杀人案,很不幸地他被人掳走了,我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他。我给他常用的拐杖里添加了一个GPS定位器,只要他轻轻一按,我就能找到他,不管他在哪里都能赶来拯救他。”“很不错。”布鲁斯夸奖,“你就是个称职的骑士,也是个恋爱的高手。你在意最后一刻赶来,利用吊桥效应让他对你沉沦的更深。GPS定位,这给了我启示,一个保护安全的完美措施。你得知道我的那位即使生命受到危险也要我先猜谜才能知道他的位置。”

“谢谢夸奖。”迪克稍有些羞涩地低头,“那么你呢?蝙蝠侠的故事一定堪称典范的精彩。”布鲁斯饮尽最后一滴咖啡,开始了他的讲述“我的故事和你的很相近,我的对象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他是个疏忽的笨蛋,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铁轨,还有飞驰而来的火车。我去救他,搂着他的腰,生气地告诉他我这么做仅仅是因为需要他,而幸福地他回应我不管我做什么都能给他那么多的乐趣。”布鲁斯语气里全是宠溺,迪克对这个故事表达赞叹,“火车,铁轨,危险,骑士,这真是个浪漫的故事。”

“还没完呢。”布鲁斯故弄玄虚地笑笑,继续道,“接着火车撞到了我,我被抛出去,甩飞在铁道旁边,我闭着眼睛,屏住呼吸,让他以为我为了他而死。”迪克惊讶地拍了拍桌子,“在最甜蜜的时刻你让欢乐戛然而止,用悲剧替代,让他以为他失去了你。他肯定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你了。”“这是当然。”布鲁斯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在他抱着我破破烂烂的斗篷哭泣的时刻,我就睁开眼睛,温柔地安慰他,他一边哭着说从未见过我这么过分的人一边接受我的安慰,故事最终不会以悲剧收场。”“你应该去当个剧作家,布鲁斯,莎士比亚也会为你一波三折的故事而惊叹。”迪克露出钦佩的神情,用笔记本记录下布鲁斯的调情手段。

两人换了正装,同时前往预定的餐厅,坐到餐厅靠窗的椅子上。“噢,我必须向你坦诚,你见过我喜欢的人,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表现的太过失礼,你可能不太喜欢他,他曾经是你的敌人,但他现在改变了。”迪克稍显焦虑地说话,“他不是坏人。只是有点强迫症,表现欲比较强,哪里都可以是他展现自我的舞台,而他需要观众。”布鲁斯脸色铁青,双唇颤抖,“你说的人该不会是……”

爱德华不知道父子俩出的什么谜,他们分别给自己打电话,约定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见面,他没有问原因,知道谜底就失去了所有的乐趣。他如约而至,俩人瞪着他看了足足一分钟,然后相互对视一秒,接着就好毫无理由也毫无绅士风度地互相殴打,表演了一场丑陋的暴力戏剧。即使他自诩为天才也没办法凭借线索推理出迷题的答案。

fin

夜翼救谜语以及GPS梗来源于哥谭魅影

蝙蝠为救谜语被火车撞了来源于Run Riddler Run,我救你只是因为我需要你。你不管做什么都能让我开心的对话也来源于此。

谜语即使生命受到威胁也要蝙蝠先解开迷题才能找到他的梗源于Run Riddler Run

谜语知道蝙蝠身份的梗源于hush,谜语推理出夜翼的身份源于one year later

谜语和蝙蝠合作过后与夜翼合作的梗源于one year later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