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奥赛罗 02

@逸风竹  稻草的吃醋之旅继续啦~
cp 稻谜
有微量蝙猫
这章是过渡(搞事)章节
文里的蝙蝠是个看了同人文被惊吓的钢铁直男。
芭姐和猫猫含有爱看同人的设定2333

“我调了监控,迷题已经解开。”芭芭拉敲着电脑,一个隐秘的窃笑从她的脸上浮现。

布鲁斯抬了下眼睛,说实话,他有那么一点受打击,毕竟,他的推理能力受到质疑,芭芭拉比他更迅速地切中了真相。

“是因为嫉妒。”芭芭拉露出兴奋的眼神,闪闪发光,像是挖出了什么明星的大新闻,顺便一提,芭芭拉最喜欢的明星不是蝙蝠侠,这让他觉得受到了忽视。

“嫉妒?但是稻草人为什么要嫉妒企鹅人……”布鲁斯.非常直.花花公子.女性杀手.韦恩不解地看着无故激动的蝙蝠女孩,还有女孩旁边笑容微妙的新婚妻子。

“稻草人和谜语人是情侣。”猫女用手指点了在某些方面异常愚钝的蝙蝠侠的额头,试图点醒他,“你把他们抓回阿卡姆那么多次,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发觉吗?”

谜语人和稻草人确实共享一个据点,他们常常合作对他发起袭击,还会互相说一些意义不明的类似调情的话。但是他真的没有察觉到任何问题,他和超人也是这种亲密的穿一条裤子的合作者,但是他和超人的感情是板上钉钉的纯友谊。

布鲁斯回想了一下他对两位罪犯的认知……呃,一位自大狂强迫症性冷淡,一位求恐吓心理扭曲的受nue狂。

首先,他不觉得他们会喜欢除了他们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其次,他还以为阿卡姆罪犯的痴迷对象都是他,最后,他觉得哥谭又打开了一道不为他所知的新大门,他认知的某些部分又被无情地敲碎了。

猫女同情地看着一无所知、表情迷惑、陷入思考不知所措的布鲁斯,露出一个猫女式的坏笑,“看来你没有发觉了,不过也是,毕竟黑暗骑士不会朝着这方面去想。”

“但这个发现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芭芭拉心情愉快地,笑容闪亮地提出建议,“我们可以利用同人文或者同人漫画挑拨稻草人和其他罪犯的关系。”

“同人?”芭芭拉提出了一个他完全不明白的新词汇,他有点后悔提问,词汇的背后似乎藏匿着另一个冒着恐惧毒液的新世界,一个爬着旧日支配者的蛮荒之地,他觉得还是离远点好,但是已经太晚了,当猫女坏心眼地笑起来的时候,他做什么都太晚了。

“我可怜的布鲁斯,你竟然连同人都不知道。”小猫催促着芭芭拉打开收藏夹,芭芭拉行动力十足地调出一个文件夹,文件里有一个小型资料库,文章、图片、视频一应俱全,保守估计数量大概上万。

“我觉得这篇不错。”芭芭拉指着一篇文章,猫女凑过来查看,“我觉得一开始就接触abo对布鲁斯刺激太大了,我们可以先挑点不那么……具有挑战性的让他看。”小猫用虚假的体贴的表情说话,然而他明白,在温柔的体贴下面藏着的都是煽风点火的挑衅。

“我就要看这篇。”布鲁斯决定勇敢地,像英雄赫拉克勒斯一般迎接这道同人文的试炼,他点开文章开始阅读。

在文章的开头他就因为某种叫信息素的不知名物体引诱,上了他的头号死敌。他的双手不自觉地颤抖,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看下去,为了不在小猫面前丢脸,蝙蝠侠不可能被这种小说打败。接着他迅速地向下拉着文章,一堆代表shen yin的词汇与一堆床上用语从他的视网膜中飘过去,天呐,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东西。之后死敌还和他有了个孩子,他从来都不知道小丑还具备生孩子这种功能。

当然,这才是一个开始,之后在雀跃的小猫与亢奋的芭芭拉的强行劝说下,他又看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他和超人解锁了各种各样的新体位,地点变了一个又一个,从孤独堡垒变到他的蝙蝠洞,他觉得这个地球已经没什么地方是能让他不被上或不上人地好好待下去的了,接下来的一篇让他改变了想法,地点变更为太空,这个宇宙都没救了。上帝,耶稣,弥撒亚,救救他吧,他快没办法直视他好友的脸了,他真的需要短时间的休个假,从正联脱离出来。

芭芭拉和猫女还在调着新的文章让他阅读。又一次(别问他为什么用又)他中了毒藤女的花粉,现在他看到毒藤女与花粉两个词汇都在发抖,这意味着他又得在文章里进行一场毫无意义的性交。他的人际关系已经彻底崩溃了,蝙蝠家,正义联盟,阿卡姆的罪犯们,为什么他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和他发生不可描述的关系呢?这些完全不是他想要的。

不。不会好了。他不会再好了。整个哥谭都不会好了。他的大脑在尖叫着疯狂地痉挛,他想去睡一觉,在睡梦放一把火烧尽他看到的一切,或者给他后脑一记重击强迫他失去这部分的记忆,然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小猫。”布鲁斯气息奄奄地发问,“为什么你会喜欢这些东西,我很怀疑你是否真的爱我。”猫女亲吻了他的唇,给他一个小小的安慰,吻是甜的,他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布鲁斯,我当然爱你。这些只不过是一些小兴趣,它们又不是真的。只不过是虚拟出来的,用来娱乐的东西罢了。”

“虚拟的。对,虚拟的。”虚拟这个词拯救了他的理智,让他从瞬间崩溃的情绪中被拯救出来,碎成了渣的理性又一片片地被粘合回来。都是虚假的故事,子虚乌有的想象,他只要当成和他名字一样的小说人物看待就可以接受了。他长舒了一口气。

“刚刚你见识了同人的强大冲击力,接下来,我就可以和你介绍我的计划了。”芭芭拉将蝙蝠洞里的小黑板拉下来,像老师一样,用漂亮的花体字写上奥赛罗,以一出莎士比亚戏剧命名的作战计划。

“我们的男主角稻草人,显然他可能患有一点妄想症,不像你那么容易地区分虚拟与现实。”猫女缓慢地说着,带着暧昧不明的微笑,“同时,在之前的故事里,他向我们展现出一种强烈的嫉妒心,硫矿就隐藏在他的血液里,随时都可能轰然爆发。他是这个计划里完美的奥赛罗。”猫女的笑容逐渐加深,然后用拖长的,高低起伏的长音说“留心嫉妒啊,那是一个绿眼的妖魔,谁做了它的牺牲,就要受它的玩弄。”

“而我们就去做位撒旦,在漫长的故事里,我们总是以好人的方式出现,而这次,就让我们尽情的扮演一次挑唆的恶魔,阴险卑鄙的阴谋家。我们将成为伊阿古。”芭芭拉的笑容显现出一种发黑的特质,一万只带犄角的小恶魔在她的心底跃跃欲试,“我们可以捏造无数的故事,描绘出许许多多的卡西奥,将那引燃烈火的手绢扔到稻草人身边。”

“嫉妒的奥赛罗就会因为我们捏造的,子虚乌有的故事钻入圈套,成为可利用的爪牙,替我们去抓捕无辜的卡西奥们。”布鲁斯明白了这个阴险的计划,同时也明白了千万不要惹怒女人的道理,她们总能想出花式不同的毒计让人死。但见鬼的是,即使在猫女使坏的时候,他仍旧觉得小猫性感的要命。不,也许,他就喜欢小猫使坏。这是他根本不新鲜的发现。

芭芭拉与猫女同时点头,布鲁斯念着预示稻草人未来命运的剧本台词做为结尾。

现在还是一个清清楚楚的人,不一会儿就变成个傻子,然后立刻就变成一头畜生!啊,奇怪!每一杯过量的酒都是魔鬼酿成的毒汁。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