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奥赛罗 01

@逸风竹  你要的稻稻吃醋梗~
cp稻谜
有谜鹅/鹅谜(哥谭电视剧内容)
虚假修罗场

众所周知,万事万物皆有极限。

当星球接近卡德拉极限,星球就会迎来盛大的爆发、坍缩与死亡;当速度超过极限速度的光速,时间将会失去原有的秩序倒着逆回,当数字超过数学极限,微积分就会分崩离析成一文不值的伪命题。

极限通常的反常的根源,是混乱的源泉,脱轨的前兆,而乔纳森,他正在接近一个心理极限,对于无聊的忍受极限,但是他的腿需要两天后才能拆绷带。

于是,他在超越极限的痛苦中爆发了,他砸掉了五瓶恐惧毒气,然后选择了一件稻草人绝对不会去做的事——像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人一样打开电视机。

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用巧合来形容,不,也许巧合并不准确,巧合也是概率论的一部分。乔纳森看电视的概率,他的耐心维持到电视打开的概率,阿卡姆的苏式老旧电视机没有忽然爆炸的几率,电视节目在第一秒出现不是广告的概率,电视剧里第一个出现的人物是爱德华.尼格玛的概率。 如果此时出现一位数学天才,他肯定愿意花个30秒解出这道数学题,然而阿卡姆的数学天才谜语人并没在(这也得算进概率里),总之在这一连串的低概率事件的组合下,乔纳森选择了继续看电视,而不是别的什么更具有威胁的事。

虽然,事实证明,有时候看电视的威胁并不小于任何其他事件,一个电视节目也可以引出一串超越忍耐的嫉妒,一个悲惨不幸的遭遇,一出发人深省的悲剧。当然,这是后话了。

对于电视剧一无所知的乔纳森决定看下去,他不清楚前因,也不了解后续,他只是沉浸在此刻于电视中窥见亲爱的爱德华的感受中,那是种快乐与好奇之间情感,由于乔纳森并不承认恐惧以外的任何情感,所以他此刻的想法是,在电视剧里看见爱德华真是恐怖至极。

然而他的心理状态不会在喜悦的恐惧中停留的太久,电视剧即将展现出它五彩斑斓的魅力下的毒液,像一条诱人的毒蛇用毒牙刺穿无辜的受害者的皮肤与肌肉,把酸溜溜的毒素送进汩汩的血液里。乔纳森,他的血液如同炽热的岩浆,而毒素是一剂酸性极强的物质,强酸岩浆是导致普林尼式火山喷发的罪魁祸首。

一切条件都已经具备了,所有的伏笔都已完成,现在只缺乏一个引线就能完成一出绝佳的戏剧了。

乔纳森盯着电视剧,在他放大的瞳孔中映出一个拥抱的,甚至可以说冒着粉红泡泡的,红心乱飞的场景,处于这个激情拥抱的其中一边还是他的爱人——谜语人。

在电视面前的他就是个透明的,该死的,不存在的幽灵,连空气都算不上,他只能在外边看着,隔着一个电视愚蠢的屏幕,看着爱德华怎么深情地和奥斯瓦尔德拥抱,企鹅,一瘸一拐的坏鸟,飞扑进爱德华的怀里,爱德华温柔地接住大鸟,他们撞在一起,紧紧相贴。他想起了自己的经历,爱德华怎么花式躲避他的拥抱,怎么用谜语拐杖在他的头上敲出淤青,怎么又抓又打挣脱他的牵制,凭什么他就会抱住那只瘸鸟!

企鹅亲昵地蹭在爱德华的颈间,超越了友情之后一万条线的幸福笑容绽放在他的脸上。一股黄绿色剧毒的氯气和一股干燥易怒的氢气激烈地在他的心里撞在一起,然后催化剂很快就来了,乔纳森的视线停留在企鹅那只手上,手,骨节分明的手,天杀的愚蠢的应该被千刀切掉的鸟爪子,亲密地柔情蜜意地,揉着,爱抚般地揉着爱德华的谜语睡衣,这个特写定格在他的视线里,如同一粒坠落的火种。

爱德华深情地,对着蠢企鹅如同对着最亲爱的恋人般万种柔情地说“你永远可以指望我,奥斯瓦尔德。”操,在他的记忆中爱迪一直是个神情冷漠的性冷淡,他从来没对自己说过这种话,一次都没有,没有!他只会在他不能解开那些无聊的谜语的时候把他关在门外!

轰!他的嫉妒心翻天覆地、彻彻底底地爆炸了一次。其他情绪在理解的爆炸下尸骨无存,翻腾的,冒着热气与酸气的岩浆在他的心里烫出一个个丑陋的疤痕。

很好,非常好,完美。他砸烂了恶毒的电视机,发誓永远不看电视,利用英特网搜索了编剧的地址,写了一篇又一篇恐吓信,夹着炸弹和毒气寄到编剧家里,他利用自己的专长,以深情的口吻描绘了上百种人体酷刑。比如就把编剧的脚趾一根一根地剥下来,用钉子钉穿他的手指,威胁写新的剧情。“亲爱的编剧,我希望你描绘着么一个场景,爱德华对着那只烂鸟开枪,杀掉那只挨千刀的企鹅,然后把绝望的企鹅推进水里,任凭他自己溺死。”他在信中这么强调,想象出整副画面,勾出痛快的笑容。

他抄着恐惧毒气从监狱门里跑出来,一路杀到冰山餐厅,那只臭鸟的据点,他偷袭了餐厅,嫉妒让他无所不能,他暗算了黑帮的其它成员,狠狠地踢开那把黑伞,揪着企鹅的衣领,对着那特色鲜明的鼻子揍下去,一拳,两拳,他听着拳头与骨头撞击的脆响舒爽地大笑,他甚至不需要恐惧就得到了绝对的满足。

“乔纳森,你发什么神经!”企鹅踢着他的腿,而他只是阴森地怪笑着,“离爱迪远点,奥斯瓦尔德。”他威胁着,嘶出声,“我连谜语人的面都没见过,你是脑子里进乌鸦了吗,白痴稻草。”企鹅擦着鼻血,反手一拳揍在他的腹部,“我看见了,我看见你和爱德华拥抱,你还用手揉他的谜语睡衣。”他扼住企鹅的脖子,一寸寸收紧,看着企鹅青筋暴起,他想将那只鸟直接掐死,但是企鹅人的狠踢让他松开了钳制,企鹅猛咳了一阵,“乌鸦吃光了你的智商吗?你怎么能把电视剧当真!”

“这么说,你看过了?”他抖了抖眉毛,“是呀,我为什么不看?”奥斯瓦尔德点点头,表情无辜地说“即使我是个黑帮首领,我也需要一点娱乐活动。教父也需要电视。”“那你……觉得怎么样?”他停下攻击,等着企鹅的一个回答,“很棒。”奥斯瓦尔德灿烂地咧开笑容,“你知道吗?我都想试试抱抱现实里的爱德华了。即使比起剧里那个,他就像块冰块,但谁说冰块不会融化。”

哈。他觉得停止攻击的自己比巨怪蠢上百倍。他将两罐恐惧毒气对着企鹅人的鼻子喷下去,拖着企鹅人走了三条街,扔在阿卡姆门口。“把他关进去。”他像黑暗骑士那般冷冷地说着。

tbc

好像文章和题目没什么关系,下章揭示关联

希望大家吃的开心~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