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梦之安魂曲05

他长久地坐在那条长椅上一页一页地翻着书,看着开裂的星空,看着平静的深湖。

他照进水里,看见自己的形象,他平淡的褐发与干枯的绿眼,但这形象的后面很快就有活物隐匿出现,鱼,深湖里的游鱼。深渊里无辜的原住民——但也只有在湖水极度平静的时候,它们才是无害的。

水面出现波纹,鱼开始混乱地翻涌,越出,聚集成一团团的恐惧。鱼有双邪恶至极的绿眼睛,那眼睛像是两团幽火,引诱着他下坠。水底会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哥谭过去的样子,它的影子,它的阴暗,它的罪孽全部静静地在安稳的水下伺机而动。

它们在引诱他跳下去,它们在附以无意识力量,给予他一种自我了断的冲动,一种晕眩的痛苦,他的胃里仿佛长出一个矿洞,被水晶矿石扎刺,他看见了很多诡异古怪的景象,一只蝙蝠飞来飞去,闯进他绝望的梦里,闯入他清醒的梦里,闯入他黑暗的胸腔砰砰地跳着,闯入他疯狂的意识里刺着他的心。在前段时间的梦里,他无数次看见这位黑暗骑士,而这次却像是记忆的倒流,像是过去的灵魂不甘心地咬噬着他的心,逼迫着他去看,去感受,与他共感他的爱恨,用别的情绪去取代他的平静。

他看见了戴着红桶的男人坠入绿药池,而这个男人就仿佛是他的起源。更多的恶叫嚣着,争吵着,混乱地大吼着,他看见一连串悲伤的片段,他死去的妻子垂下的金发,他挥舞着刀片屠杀凶手,却割断无辜的女孩的脖子。他看见了黑山羊的卵浮在水库上,卵中睁开了紫色的眼睛,险诈地谈话,他数了数有101双。于是他投毒了哥谭,哥谭的人死了一片,卵中却孵化出了苍白的怪物。

他想起了大部分的故事,还有一些小部分无从寻找。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他看着他的过去记忆,就像看着一场表演的彩排,都是表演,而他的现在又是另一场游戏的彩排,一个虚假的毫无意义与重量的影子。

如果过去的可以重来,发生的可以被记忆洗去,如果蝙蝠侠已经忘记了他……

他觉得很痛,一个怪物践踏着他的躯体,持续地尖叫又狂笑,疼痛像是一只鹰,将他新长出来的内脏一口一口地啄破,流出肮脏的脓血。怪物的名字是个笑话,笑话在歇斯底里地发疯,撞击着他的躯体,想要跳出来,他努力地控制情绪,平静却像是一片被打碎的镜子,支离破碎地扎在地上。

他跪下去贴近湖面,他闻到汽油的恶臭,油脂和臭虫熏着他的脸,他觉得恶心,止不住地干呕,朝着水面扑过去,又觉得肮脏的不是水面,是他自己,他才是罪魁祸首,他被一堆毫无意义的垃圾填满,随便一挤都会溢出恶心的粘液,他无法忍受自己,爬到水边,自暴自弃地想要结束。

汤米结实的手他臂抱住了他,阻止了他有意识的自杀。汤米被他污染了,汤米早就被他毁了,他的大笑顺着唇边爬到头皮,“汤米。”他推开了汤米,颤颤微微地朝后退了两步,头晕目眩地抓不住东西,“你应该恨我!是我夺走了你的一切!你本是位记者,我逼迫你成为疯子!”他恶狠狠地冲着汤米发出长嘶,“你不可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恨我!你应该离开我!”

“艾瑞克……”汤米抓住癫狂的他,将他紧紧地箍着,他的肌肉被压着缩在了一起,内脏一阵一阵地收缩。“我原谅你了。”

“你不能原谅我!”他大叫,如果他的一切都被原谅,他的邪恶,他的卑鄙都可以当做不存在,他立足于这个世界的基础,他的存在,他的一切都被允许了,他的一切都被遗忘了,那么他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来,他就全被背叛了,他的灵魂的就被丢弃了,他已经不是自己了,他又应该是谁?但是一切确实重来了,被遗忘的丢在时间的尽头,偏离时间轨道的痛苦在这个新的时间里消失,但是他还在。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