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兰斯洛特打开了厨房的门04

@拿铁加枫糖
生贺的结尾!完结,撒花!
之后还个番外
以及正好赶上了情人节,祝兰高两人百年好合!

兰斯洛特打开了厨房的门,不,确切地来说是撞开,“咚”地一下用身体把门板整个撞飞,黑alter的脚步声撞击着地面,如同是死神热烈的钟声,噢,不妙,太不妙了,他后悔前两天陪着高文看了恐怖片,以至于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死神来了的剧情。

他抱着高文,就像是瘦驴陀着重袋,就像是愚公扛着小山,就像上帝背着十字架,然后他和驴子一样倒了,和愚公一样跌了,上帝一样摔了,只不过没有人需要他起来,没有神帮他移山,更没有老妇人为他擦脸了,只有收割性命的黑alter在后面跟着。

他要死了。高文也是。他的心中充满了遗憾,他们才刚刚在迦乐底重逢,从过去的阴影中和解,他们才刚打算抛开上辈子的恩恩怨怨,以全新的身份共同生活下去。但是现在,他们又要一同死去。也罢,至少这次是共赴黄泉。

然而杀戮并没有开始,黑alter看着摔在地上的他,像是看了一出精彩的滑稽剧,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容是最好的医疗针,是黑化的解毒剂,是美容的美白粉,是救命的救心丸(至于那两个本来就爱笑的alter,他们算是没救了。),黑alter笑了,他重新感受到世界的美妙,生命的美秒,人间的喜剧,于是他笑回了红archer。

红archer像是关心他一般,将他从地上扶起来,询问他是不是因为每天都吃高文的黑暗土豆泥料理才瘦成了一把骨头,他被戳中心事,喉头哽咽,热泪盈眶,他没有说话,只是按住了红archer的手,执手相看,无语凝噎。红archer甩开他的手,回到厨房,拿出一袋子零食给他,简要地说了一句“拿去。”,然后别扭地扭过头,脸上浮现出典型的傲娇式红晕,补充了一句“不要会错意,不是为了你,迦乐底不需要一位饿肚子的战士。”

人生就如同一部反转剧,前一秒他黑alter还是黑撒旦,而后一秒他已经成了上帝。

他攥着口袋,如同遭遇饥荒的农人终于领到了救济的口粮,沧桑地摸了一把辛酸泪,然后回到高文身边,那个让他差点被医疗组人体实验又被黑alter炸成碎片的罪魁祸首,他对一切都无知无觉,只是沉睡,像个调皮捣蛋的孩童,捅了三五个蚂蜂窝,等着大人来帮他处理,然后他自己还玩累了,睡着了,纵使他恨的牙根发痒,气的浑身发抖,高文仍旧一脸纯洁的无辜,躲过了大人最愤怒的时刻,还要大人把他抱回家。

狡猾。太狡猾了。明明是个耿直到愚笨的骑士,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么狡猾,为什么他就是拿高文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报复性地捏了捏高文的肉脸,然后把高文从地板上抱起来,抚摸他的金毛,然后慢慢地,三步一歇地,把高文抱回了他们的房间。

他把高文丢在床上,趁着高文熟睡,大口大口地吃着零食,好吃,美味,嘎嘣脆,关键是那里没有可怕的土豆泥,啊,没有土豆!说真的他无法理解高文对土豆泥发了疯的执念,小王子的星球长满了猴面包树,高文王子的星球就一定长满了特大号马铃薯。

高文还没有醒,用马克笔在高文的脸上添了几道猫胡须,又用水擦掉,比起猫这种高冷的生物,高文绝对更适合狗。那种汪汪叫,固执不听劝,攻击力强,会撕家,又绝对忠诚护主,很会卖萌摇尾巴的狗。然后兰斯洛特发现,见鬼的,他喜欢狗。

兰斯洛特等着他的高文醒过来,他吻了一下高文的脸颊,高文也没有醒,看来他不是王子,高文也不是睡美人,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他决定再也不和玛修讲什么假故事了。

他又等了一会儿,高文还没有醒,于是他好心地帮高文卸掉盔甲,脱掉上衣和长裤,换上适合睡觉的装束,他正在脱着高文的裤子,高文巧合地醒了,睁着一双蓝眼睛,捉住他的手,用柔软的头发蹭他的脸。

他有点怀疑高文是不是蓄谋已久,但好像又不是,谁知道呢,而且这已经不重要了,毕竟美色当前,他还去想什么计不计策,阴不阴谋的问题。

死亡之斧的故事是怎么说的,女巫一半时间恢复动人的美貌,一半保持丑陋的姿态,但是爱能让她成为完美的女人。高文一半的时间是超级重的土豆泥恶魔,另一半时间是正直谦逊的骑士,但是做爱能让他成为完美的白马王子。

于是他扯掉自己的衣服,与高文的躯体交叠在一起,手扣着手。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