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蝙谜】过氧症 01

cp:蝙谜
吃邪教吃的好开心)
阿卡姆骑士梗,对,就是接近300个谜语奖杯引发的怨念……
这就是篇pwp,目的就是开车
本来想玩angry sex,然而艾迪好可爱,不忍心虐待他,就换了一种play
有私设,艾迪的恐慌症纯属作者有毛病杜撰的。

“你知道我会做什么吗?艾迪。” 蝙蝠侠踢掉爱德华手上的铁片,将爱德华反压在身下,爱德华几乎没怎么抵抗,他屈服的很快。谁都知道爱德华并不危险,只要离开了烦人的谜语,糟糕的机器,他就是个自取其辱,营养不良,瘦弱的男孩。

“你会把我打晕,塞进蝙蝠车,然后送回阿卡姆。”爱德华的低语被压进爬着苔藓的墙里,涂满谜语的绿衣服蹭了一墙的墙灰,幽暗的绿色壁砖擦在爱德华的脸上。爱德华扭过头对着蝙蝠嘲讽地冷笑,脸上多了几道他留下的淤青,但这并不影响。

“不。艾迪,我打算做点别的。给你点惩罚。阿卡姆已经是你的家了,那根本算不了什么。”蝙蝠侠捏住爱德华的下巴,像个施暴者强迫受害者抬头那样,然而上帝作证,他才是被三百多个谜语奖杯迫害,三层机器人折磨的羊羔,他现在只是要从作恶的撒旦那里讨点报酬。

“谁他妈把阿卡姆当做家了。我根本不想回去。”爱德华小声地嘟哝着,“你根本不懂,我不想留下任何的线索,我一次也不想回阿卡姆。”蝙蝠侠没有理会爱德华的抱怨,这些年他听够了爱德华的说辞,他假装抱怨,其实乐在其中。

“你他妈要做什么?”爱德华意识到他被架起来,背撞在墙上,背上的旧伤口裂开,血液将衬衫濡湿,黏腻地贴在皮肤上,他忍住没有痛呼。而蝙蝠侠,没耐心的吸血鬼,他将他的裤子整条粗鲁地扯下来,布料破损的声音污秽地响动在黑暗中。

“通俗的来说,操你。天才。”蝙蝠,恶毒的魔鬼,霸凌罪犯的圣人,他冷静地,毫无悔恨地,有计划地将爱德华剥光,他给了爱德华胃部毫无怜悯的重击,爱德华的微不足道的抵抗就在疼痛里停止,天才总是在力量的角逐中落败,蜷缩成可怜的一团,倒进他的怀里。

“吸血的恐怖怪胎。穿着套装的变态。”爱德华趴在蝙蝠的肩上,极尽恶毒地想着辱骂的词汇,文雅与礼貌成为了阻碍,况且他从来都是被霸凌的一边,施暴者的词汇于他而言如同另一个世界。

蝙蝠侠没有感到羞辱,爱德华的词汇太温和,不痛不痒,像只蚊子,在他的表皮上叮上一口,除了一点瘙痒就什么都不剩。他一点一点地剥光爱德华,掐住爱德华的腰,扳开爱德华的腿,无视爱德华变着花样的文雅咒骂,挤进中间,将手指插进他将要进入的入口,像是强行给一只蝉脱壳,去除那层伪装,暴露出内部的真相。

爱德华薄得彷彿无可依赖的胸口在眼前冉动,爱德华的皮肤并不光滑,更像是一个伤痕的集合体,他能摸到许多伤疤,看过很多的淤青,即使是在黑暗的包裹下,那些可怖又可憎的伤痕也毫无遮掩地落入他的视网膜。

青色的漩涡,紫色的淤斑,触目惊心的长条伤口,如同带着倒刺的藤蔓,蜿蜒着蛇形环绕着修长的腰身。新伤与旧伤叠加,层层累起,爱德华背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从凸起的微黄的迦口流出的鲜红粘黏着打湿他的手。

有的伤口是他的印记,有的是阿卡姆的胶皮警棍或者其他的折磨手段,还有的更早,是爱德华糟糕的酒鬼父亲,或者那些扭曲又该死的同学。他几乎看不下去了,他觉得爱德华很痛,那些伤口在他的眼瞳里跳跃,移动,流血,诉说,尖叫,呐喊,无声的哭泣塞满了他的耳朵。爱德华什么都没做,他脱掉了爱德华的衣服,爱德华就给了他心口一记重拳,不停地让他心痛。

他忘记了300多个机关,每个机关都可能杀死他,还有那堆破铜烂铁的机器人,怎么将他追逐着逼入绝境,他跳了窗,断了根手骨才保住了命。在爱德华面前,他的愤怒与怨恨无影无踪,愧疚咬着他的神经,责备着他的良心,他的蝙蝠盔甲蝙蝠镖都没有作用,他被一种莫名的伤感穿透。

爱德华,自取其辱的男孩,每次都留下线索的狡猾罪犯,他制造了重重的麻烦,糟糕地挑衅着哥谭,煽动着黑暗,加害这座支离破碎的城市。但是他知道,那些线索是爱德华无助地求救,他需要帮助。在爱德华精神扭曲,沦落于死与暗的废墟中,还有一线回归的呼喊,渴望被人听见。

蝙蝠侠停止了粗暴的动作,给了爱德华一个温存的吻,贴住爱德华开裂的嘴唇,舔去黏在唇上干涸的血,探入内部,寻求更深的感情交流,僵直不动的爱德华并未回应他的吻,爱德华显然不明白什么给了蝙蝠侠那么大的动摇,他只是不明白了,蝙蝠侠的行为不符合逻辑,他认识那种憎恶而冲动的眼神,在他的酒鬼父亲用皮鞭抽打他之前,在混蛋同学把他的头灌进马桶的时刻,在阿卡姆的医生侵犯他的同时,或蓝或黑或棕,相似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不管什么时候,他从来无法摆脱这份习惯的畏惧,但是蝙蝠停止了虐待,这令他畏惧的更深,蝙蝠侠给了他奇怪的温柔,他知道怎么回应拳头、强奸、羞辱,但是温柔,那是个他全然未知的怪物。

无辜又茫然的眼神,那个戏剧化的天才,智商奇高的罪犯,像是个无知的男孩,无助地看着他,这让他痛苦,他宁可面对不知悔改的谜语人,贯彻他的狠心,但是爱德华瓦解了它们,轻易地让他忘记了他到底该做什么。他把爱德华横抱起来,从肮脏的墙面上带离,他有点担心爱德华的伤口感染,然后像个绅士一样,将爱德华放进蝙蝠车里。

“你打算什么时候暴露原型,小蝙蝠,你的伪装太让人惊悚了。”爱德华说了句实话,他的胃紧张地揪起来,比挨了一拳更严重的扯痛。蝙蝠侠开始展现温柔,像是个放了奶酪的陷阱,等灰老鼠过来就用老鼠夹卡断老鼠的腿,蝙蝠会撕掉老鼠的耳朵。暴力与殴打一直悬在空中,痛击他,侮辱他,损伤他,折磨他,让他发疯,只是时间问题。他想要知道确切的时间,未知更让他恐慌,虚空中挂着一缕虚假的温柔,温柔勒着他的脖子,他喘不过气。

“我不想伤害你了,艾迪。”蝙蝠侠让爱德华趴到他的腿上,爱德华顺从地躺下,他觉察到爱德华的恐惧,爱德华额头上的冷汗蹭到他的裤子上,他温柔地将手插进爱德华的头发里,抚摸,安慰,而爱德华只发出了一声如同被折磨般的悲鸣,然后咬紧唇,缩起来,崩起脚
趾,好像他所给予不是安慰,是飞来的横祸,正在施加着压力,压力要将那个脆弱的男孩摧毁。“别害怕,艾迪。我只是想给你的背部上药。”他低声安慰着,但是没有效果,适得其反,爱德华像是被恐惧啃咬,被勒进痛苦的索套里,溺进一片折磨的池水,窒息般地喘气。

“别给我上药。做只蝙蝠,像平常那样揍我,或者像你说的那样,上我,然后把我丢进阿卡姆。放过我。”爱德华只觉得浑身战栗,他控制不住地想要逃跑,但是他从来没有逃脱过,蝙蝠侠总能抓住他,扯着他的头发,或者拽着他的腿,像他的父亲那样,殴打他,揍他的肚子,打他的头,他从不徒劳地反抗,虚无地等待着,静静地看激烈的拳头落下,有时候是腿,在疼痛中麻木,在痛到极点的时候,感觉消退,像是掉进了水缸里,崩散的世界与他无关,他等着黑暗的救赎。像是死。

粗糙的蝙蝠手套游走于他的背上,他稍微喘了口气,蝙蝠打算虐待他了,这就说明折磨快结束了,他只要晕过去就得救了。但是蝙蝠并没有撕开他的伤口,正如蝙蝠自己所说,他在上药,清凉的药膏滑过火热的皮肤,从伤口上强硬地渗入,像是加了辣椒的解药,疼痛狠狠地每个它经过的肌肉,但是他明白,这种疼痛是为了治愈。蝙蝠侠试图治愈他,这太可怕了,就像是猫,它从不直接杀死老鼠,它延长老鼠的生命,残酷地戏耍着老鼠,嘲讽着老鼠的谨小慎微,玩弄着老鼠的性命,抓开老鼠的肚子,扯出肠子。

蝙蝠侠为爱德华上了药,爱德华瘦骨嶙峋的躯体因为他的动作抽搐,他已经尽量温柔,但也许温柔才是爱德华畏惧的原因,在他和爱德华相处的那么久的时间里,他从未见过爱德华这样发抖,即使是他真正的恐吓,用蝙蝠镖或者刀子抵着对方的咽喉,威胁他的性命。爱德华也只是滑开浅淡的微笑,“你不会这么做的啮齿动物,会飞的大老鼠不杀人。”爱德华语气如此的轻快,冷静,而此时爱德华在恐慌中几乎崩溃。这让他非常心痛,爱德华对于疼痛的坦然相待,但对于善意却避之不及。

“好了。药已经擦好了。”他把爱德华扶起来,手圈在爱德华的腰上,将爱德华拉近,爱德华的皮肤很凉,像是需要温暖,爱德华被他触碰的腰间起了一缕惊厥的抽搐,渐渐扩展到全身。“别害怕,艾迪。”他直接把爱德华搂紧了,圈在怀里,让爱德华把头埋在他的肩上,爱德华在拼命地发抖,他感受到爱德华的本能的抗拒与强迫性的顺从。爱德华对他毫无信任可言,爱德华恐惧他的善意,但是他不能就此停止,他提供保护,只要时间够久,爱德华便会向他倾斜,他需要时间,更多的时间。

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掐着爱德华的脖子。在强权与暴力下,他的智慧毫无用途,它们既提供不了保护,也供应不了救援。他的大脑停止了运作,像是一台被恐惧咬断了线的电脑,所有的程序都被强行关闭。他成了一个没用的铁盒子,或者说假装成一个铁盒子,一个无聊的,无趣的,即将消失的,不引人注目的铁盒子。不要反抗,不要说话,不要哭,不要叫,只要他够呆板就不会引起施暴者更多的兴趣,只要他足够无聊就可以让人忘记他的存在。这是他的过去,所以他变成了谜语人,这也将是他的未来,因为他遇上了蝙蝠侠。

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他愿意总他全部的智商换一条跑得很快的腿,即使会变成傻瓜也好。这样他就不会再被抓到,他也不会再害怕。

tbc
惯例地3000字左右发一章(我怀疑自己有强迫症)

我卡车了
不对,我这车没开起来😭
我组装了一个车头😭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