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兰斯洛特打开厨房的门03

@拿铁加枫糖  你要的红a讽刺高文,高文委屈哭唧唧

兰斯洛特缓缓打开厨房的门,像是电影的长镜头,更多的景象被展开,月光白的电灯,锃亮的银色橱柜,黑白交错的地板,他继续向外打开,一圈黑曜石色的披风随风扬起,一片深灰色的兽毛伏在美丽又可憎的金发之下。他听见红archer瞬间紧凑的呼吸声,在红archer放大的瞳孔中,他看见了高文的倒影,还有紫黑色的土豆炖菜从开的锅盖露出一个恐怖的角。

【哔——】【哔——】【哔——】兰斯洛特的耳边响起一连串的尖叫声,一些根本不应该从绅士红archer口中出现的污言秽语自动被屏蔽成了火车的轰鸣。他被红archer被撞开了,其实他根本没打算阻拦,他原本的目的就是只是让厨房的守护者维护秩序,但是红archer情绪太过于激动,他的皮肤再瞬间暗下去两个色调,最后揉合成偏向黑色的深棕,他的白发愈发的鲜艳。这可不太妙,躯体出现巨大变化的情况,在他自己身上也发生过这种失去理智的悲剧。红archer于愤怒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生且强大的黑alter。总算有好戏看了。他斜靠在墙上,悠闲地点上一支香烟,撒旦和羊魔人的对弈难得一见。

黑Alter揭开锅盖子,将只暴露了一禹的黑暗完全展开,白色的烟雾彭地冒出,缭绕着,像是墓地里的雾,他没有走上前,他并不想看见那口锅里会爬出什么东西。而黑Alter显然他已经被地狱的景象腐蚀了,alter的皮肤再次暗下去,从深棕逐渐过渡为大流士三的黑色,和他的肤色一起变深的还有alter的愤怒值。他甚至能感受到alter的怒气凝聚成一团即将爆炸的星团,将整个厨房都收纳其中。而高文,面对让人战栗的怒气仍然不卑不亢地淡然处之着,像个真正的王子,金发闪耀,笑容闪亮。

“你管这个叫食物?我只会形容为死人的烂疮和毒瘤,坟墓里的蛆虫与腐肉。你瞧瞧这烂透的紫色,这诡诈的白色,这锅不忍直视的脏物必定能已经能视为人类恶了。”黑alter展开手,幻化出弓箭,执弓而立,百剪齐发,像是一场遮天闭日的暴雨,高文用转轮胜利之剑挥开弓剪,剪与剑撞击,爆开耀眼的白光,铿锵的剑鸣铮铮作响。“这是日本人的习惯吗?夸奖之前必须先损人,才不是显得掉价。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毕竟我可能会当真的。”高文毫发无损地立在剑丘中间,银白的盔甲于正午的阳光下显现纯正的光,尖尖的白芒环绕着光,像是得到了土豆泥庇佑的圣徒。

“并没有这种习惯。是货真价实的恐怖。”黑alter坦然地说出了他的心声,他已经想为这位拯救圆桌的黑骑士激烈地鼓掌了。高文像是忽然受到了打击,愣住,脸上燃烧起像是被羞辱了一般的红色。“你到底对我的料理有什么不满。”高文赌气地咬着唇,但显然可爱对于抛却人情的alter没什么用,“料理?可笑,你的一堆东西只是恶毒与死亡。把一个死人埋在土里,五天后就会变成你做的东西了。”“我不许你侮辱土豆!”高文气鼓鼓地嘟着本身就婴儿肥的脸,像是强忍着不要哭出来一般,“问题不是土豆。是你啊,恶之狂信徒。我已经看不下去,你让圣洁的厨房被死亡统治。”alter不屑地用手指指着高文,引起了高文愤怒的辩解,“我的土豆泥分明挺好吃的,对吧,兰斯洛特。”

高文竟然将矛头对准了他,黑Alter的每一句话都是他掏心掏肺的心声,高文应该被判终生禁止出入厨房,他想这么回答。但是高文委屈巴巴的狗狗眼让他说不出话,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蓝汪汪,清亮亮,他甚至差点因为这双眼睛忘记黑暗土豆泥的折磨而颠倒是非。“大概……吧……”他含糊地回答着,偏过头不去看高文,黑Alter戏谑的眼神将他穿透,仿佛在嘲笑他。这确实好笑,他差点就因为高文的表情动摇了。

“为了消灭黑暗料理,我可以杀死所有黑暗料理的信徒。”黑alter拉开弓,战争仿佛一触即发,他的表情严肃到冷酷,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兰斯洛特感受到恐惧,黑alter是认真的,他是真的会杀了高文。“就因为这点小事,你就要杀了高文吗?你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他凭借着短暂的相处提出了疑问,试图阻止黑alter的疯狂行径。“只要抹消了感情,我就可以容许所有的恶行。曾经的我真是可笑。”黑alter傲慢又冷酷的视线扫视着高文,像是一位高高在上且缺乏人性的神明正在俯视着世界。黑alter的杀意真实到让人恐惧,已经不再是愤怒下的激情杀人了,而是冷静地将高文当作恶不顾一切地铲除的杀意。他曾多么希望能有人能给高文教训,他想看高文被教训后委屈地小声啜泣很久了,但是不是现在这样,不是让黑alter杀死高文,他期待的轻喜剧已经朝着惊悚凶杀剧的路线飞驰了。

“切,堵上圆桌骑士的名誉,我一定会打倒你,维护土豆的尊严。”高文不甘示弱地回复。高文,单纯的小鹿,勇猛的莽夫,迟钝的笨蛋,他对他的处境无知无觉,他根本不到他落入了怎样的危险中,也不明白对方真实且高涨的杀意。他就这么随意地站着,挥着剑,暴露在恐惧的死亡下,像是下一秒就会掉了头。不是他夸张,先不说alter对于saber的削弱效果,高文嬉皮笑脸的表情也根本没有做好生死一战的觉悟,高文太过于松懈,而黑alter则太过于冷酷。

能阻止这场悲剧的人只有他了,他感到重责压身,高文的性命已经被托付在他的手中,多一秒的延迟就可能看着高文死在眼前。而他没有从暴怒状态的alter那里赢得胜利的信心。那么只能……

他干脆利落地打在高文没有盔甲保护的后颈上,高文被他突如其来的袭击敲晕,毫无防备地软软地倒下来,他一把接住高文,高文本来就不轻,加上战甲更是增重不少。他像是举重运动员一样把杠铃高文横放在双臂之间,跑,在被黑alter杀死前朝着门口狂奔而去。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