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兰斯洛特打开了厨房的门 01

@拿铁加枫糖  给执着于让高文给兰斯洛特做黑暗料理的咖啡酱的生贺
祝咖啡早日抱走你的老婆

兰斯洛特打开厨房的门,他看见了高文卷曲的金发,他怀疑自己的眼睛花了,又怀疑他做了个噩梦,他轻轻地关上了门,重新去洗脸,他是醒着的,这回他确认了。

兰斯洛特再次推开那不可打开的门,高文还在那里,他的金发染上太阳的金黄,他的蓝眼堪比不起雾的大海。然后他又将门关上了。

兰斯洛特脑海中掠过许多的景象。

亚特兰蒂斯沉没,诺亚大洪水,超级普林尼式火山喷发,彗星撞地球,巴巴托斯灭绝文明,尼格霍得咬断世界树根,百臂巨人爬出塔尔塔罗斯,克罗若斯吞噬一切的时间,湿婆跳舞,高文进了厨房。最后一个让他战栗最深,因为即使是神通广大的咕哒子也无法阻止高文走进厨房。高文,一个自由人,他只要醒来就可以到处晃荡,厨房也只是其中一个合理的选择。

他寻找着阻止世界毁灭的方法,比如把全世界的土豆泥集中起来,丢进世界中心的火炉焚烧,也可以忽然发疯把把厨房砸成一块一块的碎片,又或者让谟涅摩叙涅给高文额头上一个吻,好让他忘记与土豆与厨房相关的一切记忆。当然,这些都不可能实现。能实现的只有两种途径,一是深吸一口气,走进厨房,正直地将高文的土豆泥比喻成黑泥,把土豆比喻成被污染的圣杯,大义凛然地用湖光劈开世界之恶,又或者他可以委婉一点,乖乖地坐回椅子里,自己吃完所有的土豆,直到七窍流血,五孔升烟,筋骨齐断,泪流满面,狂笑不止。

上帝是拯救世人的受虐狂,兰斯洛特是上帝的信徒,所以选择很明显了,兰斯洛特回到椅子上,仿佛那不是一把椅子是一座十字架,敲钉子的高文正准备从厨房里走回来让他受刑。他听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太阳骑士泛着格外冷酷的银光,粉色的围裙被庞大的油污浸染,地狱的黑影尾随在太阳身后,它挑起邪恶的奸笑,亮出银白的尖齿,誓要拖着兰斯洛特的腿下地狱。兰斯洛特几乎要掩面而泣,发誓驱逐安息日的坏文明,每日早起占领厨房。

兰斯洛特先喝了一口烈酒,伏特加穿喉而过,在胃里点燃火辣的温度。他平静地拿起银叉与冷刀,将板结成一块的土豆泥切下一块,举在空中,看它黑气四溢,像一片馥郁芬芳的沼泽,像一条泥石流过后浑浊的小河,到底怎样的酱料才能制造出这种焦炭的既视感。他没有动口,高文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蓝眼汪出一片金光闪闪期待之浪,就像只毛茸茸的金毛犬可怜兮兮地摇着尾巴求夸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做出的食物是何等的不下咽。他咬下一小块,佯装出欣喜的微笑,然后猛灌两杯酒压过土豆泥糟糕的味道,在心底咒骂一万遍高文是个【消音】,然后切下另一片凝固的黑岩浆,压下想要让高文向着土豆与所有爱吃土豆的家伙道歉的欲望,又咬了一小口。

然而高文,世界上一种特殊又奇异的土豆泥怪物,他欣喜地吃着土豆(黑)泥,金发闪亮成黄昏的太阳,艳丽的金色温柔地坠落,他忽然想把双手插进这美丽的头发之间,看看太阳的光芒会不会也如此的柔软。兰斯洛特继续盯着高文,高文奶白色的肌肤也因为快乐浮上了一层鲜艳的玫瑰粉,上帝祝福的蓝眼睛里汪着热恋的火焰。

兰斯洛特消失的食欲又回来了,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强烈的饥饿感纠缠着他,贯穿他的躯体,一种原始的诉求让他未等高文享用完午餐就将高文双手反剪,按倒在餐桌上,高文试图借助三倍力反抗他的压制,然而太阳的祝福在一个饥饿的人对美食强烈的执念下也显得黯然失色,兰斯洛特成功地钳制住高文。剩下的就只是从哪里下口的问题了,高文的皮肤上镀着一层甜软的奶油,脸上流着一条鲜艳的樱桃酱般的红唇,剥开包装就能看到内里蛋糕一层一层的纹理与点缀在蛋糕上的两颗红果,他发现无论从哪里下口都完美异常,他要做到的就是将这道大餐吃干抹净,一丁点儿浪费都是暴殄天物。

兰斯洛特想到了阻止世界毁灭的新方法,他要把高文在这张桌子上吃掉,然后转移到卧室与浴缸,如果条件允许钢琴也是个好地方,直到这位土豆泥恶魔再也没办法走进厨房。他保证高文将连站都站不起来。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