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Domino 01

注意

有oc,oc戏份很足,oc视角,oc第一人称

超级慢热,几乎不能算cp向……因为恋爱戏几乎等同于无23333

本章有蝠丑暗示,暗到几乎可以省略的程度的暗示。

此文用的是《白骑士》的梗,小丑成为哥谭白骑士的故事23333(因为白骑士本身也没有完结,so,我就按照只看了第一章的想法继续了😜)

——————

Napier,我的上司,哥谭市的市长竞选者。他有一头茂密且卷曲的褐发,并不柔顺,或许是因为长期的烫染,显现出被烧焦的野草一般的破败感。他眉骨突出,眼睛深深地凹陷在眉峰下,鼻如鹰嘴,仿佛能啄食人的心脏,这种五官组合凸显出他的锐利与狠戾,当然,这种感受也可能是Napier曾为Joker遗留的阴影,那位恶名昭彰疯子,绿发开膛手,血腥小丑。实际上,Napier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一紫一绿,闪亮且清澈,那双眼睛里满是坚定、蛊惑与独特的魅力。

很多人劝我不要为他工作,我的朋友,我的父母,甚至我的一部分自己都在全力拒绝着这位前罪犯。哥谭无法忘记他带来的血腥与灾难。谁都无法抹去小丑的前科,他残忍疯狂的形象。然而我出于对自己前程的考虑加入了他的团队,一个野心勃勃的大学毕业生如何用最快的方式实现他的野望。很显然,Napier身上可以窃取到他想要的名声,关注度,聚光灯,话题,还有前景。我无法拒绝这份诱惑,就像冬天的老鼠永远无法拒绝一块奶酪。

回想当时,我仍旧不清楚Napier为何选择了我。来面试的人挤满了整个大厅,长条椅上塞满了人。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胡乱地或坐或站,像是一个狭小的仓库里装不下的拥挤的货物,货物只能扭曲地失序地膨胀。真受欢迎,前罪犯的秘书招聘会的人数超过了任何一届的市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我想讽刺,那么我自己是那长长的列表中的一位。何必自讨没趣呢?

我选了个能落脚的地方,没有刺鼻的香水也没有诡异的古龙水,然后观察着应聘的竞争对手们。其中不乏有小丑的崇拜者,穿着奇装异服,画着夸张的妆容,宣讲着可笑的言论,我已经可以料到他们被淘汰的结局。还有一些女粉丝,染了一头漂亮的金发,模仿Harley的穿着,长相,她们不会被录取,因为Napier的目的不在于此,鉴于Napier的爱妻子,爱家庭宣传形象,他不打算在工作场合寻找一个妻子的替代品。剩下的几乎是和他相同的投机者,仇恨蝙蝠侠的人或者对于改邪归正的罪犯有着特殊情愫的人。当然记者绝对也浑身其中,嗅觉敏锐的人怎么可能放过如此浓烈的新闻气味呢?

我对着大理石柱调整领带,将他解开,重新打一个温莎结。大理石里倒影出我的影子,我拉了拉服装店租来的西装,平展且顺滑,我选了宝蓝色,因为它衬我的眼睛,然后整理发型,其实没什么好整理的,它们都已经一根根被发胶牢牢地固定住。最后我查看了皮鞋,确保它不染尘灰。完美的装束让人产生幻觉,一种自以为是的相信着金钥匙会落入自己手中。有人说我长的很像布鲁斯韦恩,尤其是眼睛,被上帝祝福的蓝眼睛。我对着自己的虚影,说服自己就是韦恩,披上一个虚假的自我想象的身份,每次演讲或者比赛的时候我都会这么做,我让自己套上所向披靡的标签,没人会拒绝我,没人会做一位傻瓜。

短暂的等待过后,Napier出现在视野中,我判断他是个务实的表演家,务实是出于对他工作效率的评价,而表演家是对于他的风格的理解。他用视线观察着每一个人,扫视,礼貌性地停留几秒,最后停在了我这里,变成一个长时间的观察。

很早就听闻Napier的眼神极具特色,他的崇拜者将其称为令人称奇的电力十足的眼睛。它非常独特,于稳定中显现冰冷的狂热,于平静间施展催眠的魔法。而他的反对者极奇厌恶他的目光,认为那双眼睛里闪烁着露骨的,冷酷的,贪得无厌的光线,那双眼睛里没有真情绪。

我对上了他的眼睛。我的个人意见偏向于前者,承认那双眼睛的魅力,但是有些人说的触电感却不存在,我认为那双眼睛的魅力不在于眼球,而在于外部的无形的,它源于未知。他的眼睛有一种强烈地诉说感,我无法理解的其中的含义,但是它在诉说,强烈地诉说。我平常地接下了他的目光,他给了我一个长长的凝视,大多数情况下与陌生人超过五秒的目光接洽都会引发尴尬,但是他丝毫不在意礼节地靠他那双将我抓住、固定,仿佛面试在此刻已经开始,我没有躲开,回避相当于关闭沟通的渠道,扼死一个正在成型的胎儿。

“过来吧,先生。”Napier结束了他漫长的注视朝着他招手,我走向他,他和他的助手将我带进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一张金属桌子,头上有一盏吊灯,我原本还指望着Napier的品味更奇怪些,可是没有,这里正常到奇怪。“先生,面试正式开始了。”Napier双手交叠,平视着我,他的助手替他发问“首先,你认为我应该采取什么策略抹去Joker,也就是犯罪时期的我带来的消极影响呢?”在询问我名字之前就直奔主题,如果不是他对我不感兴趣,就是对我的名字就不感兴趣,又可能是我还没能达到通报姓名的地步。然而这并不重要,言语就像是闪电,杀伤力十足,只要能够命中。

“抹去?那是下策,清洁工做的事,恕我直言……”我为我接下来的发言而犹豫,而Napier,他意味不明的目光仍打探着我,我深吸一口气,打破僵局,陈述观点,“那些污点像陈年的口香糖一样黏着,紧缚,深入人心,让Joker这个印象淡化,消失几乎不可能。”Napier露出一个微笑,他仍旧看着我,未发一言,将喜怒都掩藏在一个不透明的笑容下面,“您要做的事是并不是将将过去与现在割裂,相反,过去是一个完美的宣传材料,一位洗心革面的罪犯,重回正规的病患,鼓舞、希望、恢复,在你的身上的这些关键词是哥谭,这座沉在黑暗的地底,被塞进肮脏的排水管道里密不透风的城市所渴望太久的。只有你能给他们焕然一新的刺激,只有你能给予彷徨了太久的城市一伎解药,你让他们从你的康复中看见哥谭的一道梦影,既然你能,哥谭也能。”

“你得知道,很多人会依靠这个攻击我,甚至有人说要把我送回戏剧疯人院。哈,言论自由的时代,你管不了任何人的嘴。你要是想要缝上它们,你就得进监狱。”棘手的问题,任何人都封不住别人的口,就像是没人能限制住另一个人怎么想,这是自主的意识活动,我捏住了自己的手,继续回答。“这不是一件坏事先生,绝不是。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报道你,新闻行业,脱口秀节目,你获得了接近200万的免费电视宣传时间,这些宣传都被安排在黄金时段,收看节目的人据统计可达500万。”Napier打断了我,“都是批评的言论。”他锁住眉头。“如果你在意的事批评,完全不必为批评而分心,人们喜欢评头论足,无论对谁,仅仅就是喜欢,这是人的本性,深藏于内心的卑劣。他们喜欢看到人的丑恶被挖出,昨天是坎贝尔腐败,通敌,情报泄露,明天就是奥尔森贪污受贿,沉迷酒色。所有人都相信只有自己完美无缺,为了确保自身的地位贬低他人,人总是看不到自己缺陷在哪里,可是别人却一看便知。这只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并不会影响你的竞选。”

“不会影响?”Napier完全不相信的尖锐的眼神落在我的脸上,“是的。不会影响。媒体只是一个宣传的平台,一条影上的浮光,一堆堆砌的不实的空壳。人们早已习惯了在媒体上说谎,因为那是个欢迎虚伪的名利场。你要做的只是成为宠儿,而你,你已经是名利场的宠儿了。”“不,他们恨我入骨。”Napie迅速地打断了我,“他们不恨你。”我反驳道,“你为它们提供了足够的话题,你为它们提供了新鲜与活力,你救活了将死的报业,你的一言一行都被他们所关注,有你的地方就能嗅到话题的气味,有你的地方就有金钱,追风者追逐龙卷风,相机热爱闪光灯的宠儿,好莱坞热爱玛丽莲.梦露,新闻向你聚拢。他们爱你,但是不一定说你的好话,你知道,新闻行业是需要赚钱的。为了盈利,他们什么都会说。”

“我不喜欢玛丽莲.梦露这个比喻,她和奥黛丽.赫本生在同一个时代,凋谢的梦露和新生的赫本。我希望是那个独占一个时代的人,那位明星最好带点神经质。”Napier笑着回应,我观察到他表情的放松,这是个好的预兆。“那么你认为我接下来的策略是什么?”“说你想说的且说的有道理,找到您的竞选关键词,绘制一幅未来的蓝图,给出具体的执行措施。”“仅仅如此?”“是的,仅仅如此,在媒体这个关口,你需要的是说服力,至于政治正确,等到你得到了位置,你就是政治。”“你给了我一个抽象的概念——说服力,大多数情况下我会将抽象的名词视为无效回答。这是面试,先生,不是拍广告,可以用用一个虚假的概念吸引人。但我打算给你个机会,让你告诉我,你认为可以有什么措施。”

“我要讲一个故事,那个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关于那个恶名昭彰的小胡子,一个几乎没受过教育的人,现在被称之为恶魔,血腥的刽子手的人,而在他的过去,他有过一段无可替代的辉煌。他是位世界上最成功地表演家。你看他怎么欺骗世人,他塑造出睿智的政治家摆弄国会,变成喜欢孩子的善良父亲愚弄妇女,他像一座爆发的火山用狂怒的浪涛煽动大众。他满足了,每个人的需求,每个人的幻想,每个人的意识中投射的最大利益。而在您面前也有这么一群羊,愚蠢蒙昧的一群羊,茫然地跟随着他们的领头。他们几乎没有改变,从过去到现在,一尘不变不思进取,我不想去数就历史重演的次数,因为我无法数清。”

“你知道,浪费时间是糟糕的品质,省略那些陈词滥调的夸夸其谈,然后我们进入正题,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你所指的“需求”,我不要一个概念。或者,从门口离开。”

“现在就有一个表演的机会,利用那些外面的应聘者,那些小丑装的人,那些隐藏的记者。”

“给你十分钟写好稿子。你被录取了先生。”

时至今日回顾,我的回答也并不精彩,它平平无奇,每一个了解过新闻的人,每一个试图揭开言语的奥秘的学者,每一个有野心的年轻人都会给出类似的回答。而我,我只是比别人运气更好(也许是更差,谁知道呢,我的服务对象是前疯子,哥谭最危险的人,我应该为自己买一份巨大的保险以免Napier重回疯狂的洞窟),追究起我被录用的原因,我的直感告诉我这是个在我们对视的时刻就定下的决定。我看向他,我看到了一扇诡秘的门,而他看向我,我不知道他在凝视着什么。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