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Happy Birthday To You

@sardus
生贺文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写的这个故事——怪兽笔记。

我对应的角色是个被卷入怪兽世界的高中生,每天都被怪兽杀死,因为特殊体质会复活,一开始生无可恋,后来已经是愉悦的个性,每天都在期待着怎么被杀死,还会评论怪兽杀的没新意,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叫做远野熏。

你对应的角色是日本吸血鬼,形象是冷静理智,安静沉默有常识的美男子……(和你本人差距也太大了)叫做上原亮。

蒸蛋不加水就不会膨胀。”

“竟然是这样!鸡蛋是真是种非常特殊食物呢。因为不同的元素和不同的手法随意地改变自身的体态,就像,就像是自由自在的精灵,无法禁锢的风。对于这种桀骜不驯的生物我缺乏驾驭的能力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说的好像你可以驾驭其他食材一样。”

远野熏将被烤成黑色的蒸毒蛋拌匀在饭里,确保每一口饭都被黏着上无药可救的难吃,然后举起了调料瓶,“你太小看人了。当然有哦,就是这个,番茄酱!”

“喂,不需要挤那么多番茄酱嘛!已经挤到盘子外面了。”

“是为了表达我的快乐哦。这些美味的红色都是我热忱的欢欣,因为你的生日,我比任何人都雀跃,不这样的话就无法表达我满溢的,超过界限的快乐了。上原君!”

“这也不能成为你做有毒料理的理由,远野同学。”

“都是上原君的错哦。因为上原君提到过吧,鸡蛋和番茄的搭配无论如何都难吃不到哪里去,所以……我产生了不得了的挑战欲,要在上原君的生日实现无法实现的可怕料理,给予上原君最棒的生日惊喜!”

“分明就只有惊吓吧……你为什么总是对奇怪的事物格外的上心,我分明暗示了好几次想要的生日礼物是球衣吧,格里兹曼的客场球衣。”

“那多没有意思,所谓的生日礼物如果变成利益的互换,成人世界的礼尚往来就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了,这种只有空壳的生日我绝对无法认可。生日就就应该留下一生都无法遗忘的珍贵回忆!再说了吸血鬼为什么需要球衣,好诡异啊。”

“确实难以忘怀,糟糕的那种。还在坚持着对吸血鬼的错误印象不听人说话的远野同学也真是厉害啊,再重复一次好了,我不喜欢番茄,也不需要躲在坟墓里,我喜欢看人类的球赛,我想要的生日礼物是格里兹曼的球衣!”

“啊,既然上原君那么想要……那,那就更不应该给你了!只有爱而凝结而成的愿望跳动着,上原君才能像活人一样闪耀着光芒。如果失去了追求被轻易地满足就会堕落成为邪恶的鬼。世界上的悲剧只有一种,就是得到了。上原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吧。”

“所以说你到底对吸血鬼的观念错的有多离谱啊,远野同学。嘛,不过为了给我想毒药般的生日惊喜,你耗费了无数的下午,因为无法想象无法挑战界限而深刻的烦恼过吧?你的这份痛苦我认可了。”

“所以,你打算吃掉了吗?真开心呢,上原君,对于你的认可我感激不尽。”

“等等!我、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吃了!这种东西……即使吸血鬼不会死也……”

“上原君不是认可我了吗?难道只是虚假的认可吗?如果是真的认可就应该一口一口的吃掉我怀着爱意(愉悦)做的料理,珍惜我为此的付出的心血和精力。”

“这种没加水的蒸蛋和过量的番茄酱算是哪门子的付出啊……就算是,这样的付出还是越少越好吧,嗯……我不需要这样的付出。”

“昨天还口口声声地说是我的挚友,今天就不需要我了。果然吸血鬼都是满口谎言的骗子,肮脏丑陋的坏蛋!别再让我见到你……你这个德古拉的后代。”

“等……为何会变成这样……我表达的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吧,真头疼,远野君好歹也是即将成年的高中生了,怎么这么任性呢?”

“如果你每天都和我一样,每天都被怪物死去的话你就会明白了。生命的本质是一场预先确定了唯一航向的自杀,披裹在身上爬满了毒虫与病菌的布料。我缺乏放弃的权利,每日重复的踏过自身的遗骸,独自穿越界限的窄门。我忍受过发烫的鲜艳猩红热,僵直的腐烂瘟疫,疯狂的暴动寄生虫,我行走于我的蜿蜒的肠子上,我触摸过我爆裂的大脑,我透过被剥开的皮肤触摸白骨。若你能够体会,你就明白,按照我自身的意愿生存,才是对于生命的回馈,任性是我的法则。”

“喂喂喂,这样合理化你的行为真的好吗?这个番茄蛋饭分明只是为了你自己的愉悦而存在的。”

“是又怎么样呢?你选择吃还是不吃!”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当然有,将它高温加热后拍到我的脸上然后潇洒的离去,很有吸血鬼的作风,很适合你。被烫死,嘛,这就是我今日的死法吧。也不错呢,至今为止的死法中,死于高温的次数只有15687次,算是比较新鲜的。我不反对。”

“……哪里符合我了,你眼中我的形象有那么糟糕吗?你对吸血鬼的偏见也太深了。而且……我们好歹算作是朋友,这算是朋友之间的行为吗?”

“朋友?只是高中同学而已吧。”

“咦?!!!已经降级成同学了吗?”

“不对,连同学也算不上吧。是受害者与变态杀人狂的关系。”

“就因为没有吃有毒料理就变成杀人狂了吗!我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脑子生锈了吧,吸血鬼都是愚蠢的老古董,很符合常识呢。”

“现在这个……这个反应绝对是生气了吧……听好了我对于你的愉悦,合理化,以及不再把我当成朋友的威胁无动于衷,但是我衷心地希望你快乐地生活,所以我会把你的愉悦料理吃掉的。”

“晚了呢,上原君。太晚了,已经太晚了,你已经吃不到料理了。”远野熏将盘子里的不明物体倒进垃圾桶,从抽屉里拿出了生日蛋糕,砸在了上原亮的脸上。“生日快乐!”远野欢脱地笑着。

“为什么要把蛋糕砸在我的脸上啊!”

“脸接蛋糕,这是吸血鬼的庆生习俗吧。快来夸奖我吧,为了你专门研究了吸血鬼的习俗,我都成为了吸血鬼专家了。”

“吸血鬼根本就没有这种习俗!”

“我规定的习俗。我说有就有,不接受反驳。”

一个小的尾声

“今天的死法超级棒!”远野拖着丝丝缕缕的烟灰和跃动的火苗感叹,“看见了超级可爱的火精灵。”

“我就让你不要吹蜡烛,都说了有不祥的预感了。”

“无所谓吧,今天至少要死一次,我可是为了给你吹生日蜡烛而死的。都是为了你的生日呢,有没有被我伟大又深刻的友谊感动,我都被感动的都要哭了呢,哇呜呜。”

“并没有。而且就算吸血鬼流泪也不是两行血泪,你的期待还是会落空。”

“什么嘛,你简直就是沉闷又无聊的干尸,已经被埋在坟墓里腐朽!吸血鬼应该出生就是激情澎湃的歌剧演员,是死之喟叹与哥特之巅,是天生的叛逆诗人,你背叛了你的自身,成为万千沉闷中的一粒尘埃!”

“明明就只是你自己错的离谱的偏见而已……信以为真还强加于人……”

“并没有偏见哦,只不过是说着玩的。上原君保持现在的样子就好,过来吧,我带你去看你的生日礼物。”

“球衣还有黑西装!啊,球衣是我的期待,那么黑西装是为什么呢?该不会是为了让我贴合你自以为的吸血鬼的风格吧。先说好了,我不会表演什么羞耻play的。”

“不是哦,是为了让你在特殊场合穿的。”

“什么特殊场合,宴会,开会,还是婚礼?”

“都不是,是葬礼。”

“谁的葬礼。”

“你的朋友我啊。远野熏的葬礼。”

“但是你不是并不会……”

“我已经找到了结束的方法了。”

“啊……那你死后有兴趣变成吸血鬼吗?”

“并没有,我只想要享受永恒的睡眠。我不想再一次醒来了。”远野熏嬉皮笑脸地说着,“我是认真的。”

end

文笔已经喂给文明和谐富强民主了,sardus你要的同人我写不出来(泪目),因为不能毁cp。咸鱼作者只能写这种搞笑的小段子了(觉得不好笑也不要说出来)

评论(9)

热度(7)

  1. sardusAsh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