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布鲁斯的记录报告

布鲁斯和蝙蝠是两个人格的梗
第一人称布鲁斯参考乐高蝙  蝙蝠人设参考蝙蝠侠的阿卡姆 Joker性格是92丑爷

05
我坐上了赌桌和哥谭们最危险的罪犯们一起玩牌,Batman说我疯了,他说他可不想接近这群精神病,了解他们的生活,同情心是最烂最苦的毒药。而我却镇定自若,Batman铁石心肠,我毫不怀疑他冰冷的,锐利的蝙蝠镖的正确,没有一个蝙蝠标会因为这点小事偏离正规。而我,我想了解他们是我的自由。Bruce.Wayne不肩负哥谭的生死存亡,他只是个普通的有钱人,有大把的时间和金钱来购买自由。

我对玩牌有绝对的自信,在Zatanna那里我学过了所有的牌种,Lash G Vanni教会我出千的手法,出千就像是魔术,只有三流的魔术师才会被狼狈地抓到,一流的魔术师应该像创造奇迹以及不可思议的胜利。

“你还记得在Zatanna那里的经历吗?”我询问Batman,Batman沉默不语,“别装了,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在Zatanna的占卜游戏里,你抽到了鬼牌,命运在那个时刻向你展露它的美丽与危险,巨大引力行成了星系,你与Joker是绕着对方旋转的双子星。”Batman没有接话,我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他总是看着远方,凝视着空气,然后叹了口气,“为什么总是不能将这些口香糖的污渍从你的脑子里清洗出去呢,那不是什么命运,那只是个巧合。”我像是在捉弄一只情感障碍的笨猫一样欢笑起来“不,那就是命运,巧合是Zatanna以为你抽到了红桃2,你还记得她怎么形容这张扑克的吗?心与心,紧张浪漫的关系,刺激与激情。”Batman打断了我的叙述,反驳,“是刺激与爱。”我的脸上浮现出阴谋得逞的笑,“你的记忆果然比我的更清晰。”而Batman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炸起全身的毛。“闭嘴!”他发出吼声。

“新来的小朋友要和我们一起游戏吗?”Joker在我的面前弹了手指,他咯咯地笑声像是一锅魔药里的气泡,咕噜噜地浮现出来,“你打的好吗?亲爱的,你看起来玩的很烂。蓝眼睛的小宝贝不像是赌场的料,你会输光的。”Joker拖着耐人寻味的长调子,像是在威胁又像是欲擒故纵,他的绿眼中仿佛有漩涡,笑意只在表面浮动,从表面下潜之下的一切都隐没于神秘。

“牌局上怎么能少了我。你说是吗?新鲜的一颗小树。”Poison Ivy洗着牌,扑克牌一张张流畅地顺着她的指尖滑落,“也许我会稍微手下留情。让你输的没那么难看。你觉得怎么样,甜心。”她火红的像是火焰的长发柔顺地扫在我的脸上。

“别作弊,Poison Ivy,口红不适用于赌场,规则就是规则。”Joker慵懒的眼神抖然间严厉的眼神瞥过来,像是钉子,锐利又危险地钉在我和美丽植物学博士之间,如果空气里有皮肤,就会丝丝的鲜血蜿蜒着渗透而出。

“规则?从你口中说出来真好笑,什么时候你这么重视这些规则了。”火焰色长发的女孩忽然发出一声嗤笑,“你吃醋了吗?Joker……我不明白,我觉得他这个小白脸不是你要的那款。你喜欢锋利又强壮的不是吗?你喜欢浑身裹着黑色的玄铁,戴着阴沉又好笑的面具的黑暗骑士,我没说错吧?”Joker不动声色的沉默着,流动的危险酝酿在他的眼中,Poison Ivy直率地笑起来,“我知道了,眼睛,蓝眼睛的宝贝。噢,小树苗,你真倒霉。被Joker盯上比灾难还要糟糕一点。”

“你还说Joker只会对你感兴趣。”我挑衅般地朝着Batman挑眉,我相信如果我是一条蛇,我现在正嘶嘶地吐着蛇信,忽然间,我对蛇的恐惧好像消失了。“切,那是因为你的眼睛……不,Joker对谁感兴趣都不关我的事。”不愧是Batman,一如既往的Batman的风格,在他的嘴里他什么都不在乎,但也仅仅在嘴里了。至于他的心里,我对于破防一个军事基地兴趣不大,那严丝合缝的古堡连一扇门都没有……但是我拥有天生的共感优势。

“还差一个人,啧啧啧,我不喜欢双面,他抛个硬币能浪费半小时。小企鹅?噢,不,他输了会找他的地下黑帮复仇,那么……小谜语,来玩牌吧,我们得向新朋友展示一下阿卡姆的温暖,这里是家对吗?”Joker转到Riddle的身后,抽掉了谜语书,再把书扔给Poison Ivy,“Sweet home,happy home,twinkle little star.”Joker轻巧地唱着歌,将Riddle拉上了赌桌。

“惠斯特。”Riddle坐在椅子上,盯着桌面,甚至都没有抬头,“哪种惠斯特?波士顿还是文特。”Poison Ivy仍在洗牌,哗哗啦地,像是流水声。“你们都出千,我不出,我还是赢了的那种。”Riddle敲了三下桌子,像是拍卖会上敲定了奖品的胜利者。

“你很傲慢。但是谦虚才是你的本性。让我帮你回忆好吗?调皮的谜语宝贝。”Joker轻快的歌声变了个调,他惨绿色的眼睛仿佛掠食者一般勾在Riddle身上,“kick my ass if you can.”Riddle不屑于抬头地继续敲打着桌子,“我会在你们的钱袋上都开一个洞。”Poison Ivy 温柔甜美的声音穿过空气,“说点什么新人,难道你被吓傻了吗?”Joker朝着我弹了个响指,我喜欢带点挑衅,而Batman,他习惯一言不发,我打算综合一下我们的特性。“我什么都不说,我只赢。”“你让我想到了一个人。沉默的胜利者。”Joker继续哼着他走调的曲子,“Batsy,batsy,batsy”,“这个月的第三万五千六百七十五次Joker提到这个名字”Riddle面无表情地计着数,然后朝着赌桌下的Penguin勾了勾手指,“超过你的预测2次,你欠我500美元。”“你们用这个做赌注,有趣,带上我一个,我赌这个月结束能有5万次。”我带着愉快的心情加入另一场赌局,Batman阴沉则着一张脸对我说“你会输,我觉得会有六万五千次”

“好了,再不开始打牌就要到宵禁了。”Joker烦躁地转移话题,“你们打算压上什么做赌注?”Joker环视着每一个人。“一支特制口红——爱神之吻。”“一瓶笑气,可以给你们带来一下午的欢乐。”“一本崭新的还未开封的量子力学概论。”“没人想要你的量子力学,但是夺走它能让你痛苦,这是唯一的意义。那么你呢,小蓝眼,你赌什么?”Joker的绿眼凝在我的,他的绿眼中仿佛流出了毒药。

“一枚C14炸弹。”我回答。赌桌上爆发出欢呼,Joker喷开了彩色喷条。“首先,你没有一枚C14,第二,C14能炸毁整座哥谭,你怎么敢用武器来赌。”Batman气急败坏地对着我的耳朵怒吼。“所以我必须赢。”我挑起一个势在必得的欢笑。

emmmmm……我好像从cp文写成了哥谭群像剧,尴尬症……不管了就这么发吧23333。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