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他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重逢 上

1984梗
@道莫小七  虽然你点的肉梗,但是,我还没写到肉……咳,我的锅,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

01

他倒在一片纯金的怪圈里,麦浪温度火热将他卷入晕眩的漩涡,火红色的落日坠落于田野,他看着落日下沉,将整片麦田烧焦, 从地下的暗河里涌流而出的深红色黏在他的表皮,渗透入他的骨头里,像是温软的手缠绕着他,他闻见昔日的鲜血的芬芳。他静默的躺着,假装成一具尸体,干瘪的尸体,蚂蚁从他的身上爬过,像是啃食他躯体的蛆虫。月亮上升,天空睁开了它的眼睛,冷酷的惨白,它凝望着死的麦田,黑色的乌鸦从上空掠过,它啄瞎了天空的眼睛,然后停在空心的稻草人身上。

他忽然冷静地意识到他的疯狂,他在模仿一个死人。

死人的名字叫做Joker,他是全城里最著名的思想‖犯。

02

他第一次见到Joker就知道他从发尖到鞋跟都无药可救的邪恶至极。Joker披散着一头荨麻一般的绿发,他的眼睛爆发着疯狂的青绿色的冷光,他的皮肤惨白,像是被削过的骨头,他的全身都刻满了纹身,他毫不忌惮地展现出那些纹身,精神毒药一样的HAHAHA缠绕在腰上,恣意的欢笑着的巨大的嘴凝在腿上,Damaged刺在他的额头。

Joke站在警‖察的包围圈里,发出一阵阵怪笑,像是不断上浮的碳酸气泡从他的喉间跑出来,噼里啪啦地爆炸,他用热情的像是藏着毒药的绿眼睛环视着每一位警‖察的脸,当Joker的目光钉在他的脸上的时,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灼痛。

“这里一共会有9具尸体,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其中一员。”Joker挥动着手,像一个乐队的指挥官,“你们想听哪首曲子?土耳其进行曲,还是温柔一点,来一支符合夜色的月光。致爱丽丝的第一个音节?正好九个音符。”

亮闪闪的红线将他们包围,像是狼群的眼睛,他们才是被围猎的猎物,躲藏在建筑里,墙壁后,街道里的狙击手们在黑暗中展露着尖锐的獠牙。宁静,如同放置于真空中的无声,如同风暴中心的台风眼一般死寂,然后Joker轻轻弯了弯手指。

他聆听着枪声,叮——像是一声尖叫,铛——像是一串惨呼,咚——像是倒下的尸体,一个接一个的人倒下,悲剧连接的音节,像是死亡的湿漉漉的呻吟。这是第八声,最后一枪就会落到他的身上,他堵上最后一丝尊严直视枪口,金属子弹撞击在柱子,灯管,墙壁上,他没有被击中。

“啧……”Joker不满地咋舌,银色的沙漠之鹰抵在他的太阳穴上,“给你三秒钟的遗言时间。”Joker危险的假笑煽动着空气里每一个恐惧的因子,“”3,2,gotcha——”一条红色的布条弹出,布条上写满了HAHAHA。Joker不可抑制地大笑出声,笑声像一条翻滚的毒蛇,躁动着的疯狂侵入冰冷的夜色里,邪恶污染了笑声覆盖的整个范围。

“命运开了个玩笑。”Joker压在他的耳边,具有侵略性的笑声仿佛能够腐蚀人的灵魂,“而你为什么不笑?”他独自发出嘶哑又干枯的声音,“谁都没笑,这个城市没有笑声,这是座死城!为什么你们能忍受这个……活的像团塞满了棉花的假人,走着走着就消散的羽毛。为什么有人要保护这个腐朽的木椅子?”Joker踢开了脚下尸体的手,“在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月亮底下,我去杀人,别人也要杀了我。”Joker疯疯癫癫地用枪管敲着他的头,再从背后贴住他的身体,“总有人早死。关键的不是数字。50和500也没有区别,数字是资本家玩的游戏。我只是个小丑。”Joker用手指抬起他的脸,他们注视着对方,Joker的视线像一根毒针扎在他的皮肤里,他紧绷着脸毫不退群地迎击,他从Joker的绿里找到他自己的脸。

“告诉我,你爱他吗?”

“谁?”

“谁?还能是谁,Big Brother,你们伟大的敬爱的崇高的领袖。他是监视的一切的眼睛,操纵真相的口,嗅着血味赶来捕杀异己的鼻子。”

“我不爱他。”他坦诚的回答。

Joker盯住他眼睛,一寸一寸地审视着他的表情,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像是在分辨出他说的话的真伪,然后转过身,朝着背着他的方向离开。“趁我没改变主意。立刻滚开。”Joker拔出了另一支手枪,对着天空,巨大的枪鸣声再一次撕开了阴沉的城市。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