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野人,乌托邦,荒原狼 02

致敬美丽新世界和荒原狼

他抓到了野人,在戒备森严的实验室里。野人隔着镀镍柜橱朝里面看去,繁多的瓶瓶罐罐吸引了他的视线。他伸手拿起一个粗制滥造的玻璃瓶,又拿起了一个精美的陶瓷罐子。他将眼睛最大限度的贴近对着瓶口和罐口,想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像是只好奇的猫。

野人扮成了人,他披上了城邦人的白西装,套上城邦人的黑皮鞋,他将白色的长发梳得整齐顺滑,他将尖甲收起,隐藏起他的危险的锐利。他比这里的许多人都更像一个人,他绝对的文雅,安静,迷人,像是一个优质的α+,适合放在高档的红酒玻璃杯里,而不是流进荒野的阴沟里。

他打算在管理员发现野人之前将野人救走,野人他更适合生机勃勃的活着,死会夺去他眼睛里的光辉,那太可惜。而且如果野人死在管理员手上,他就白费了一整个光昏与半个夜晚的时间,与他共处了很久的人不应该在第二天变成一堆白骨。

他从背后悄悄地接近野人,捂住他的嘴,扭过他的手扣进枷锁里,勒住他的腰将他往外拖去,他拉着野人躲过监控,绕过巡视的检查官的范围,最后将野人塞进他的房间里。

“你疯了,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杀死你。我说过的,你就不该到城邦里来。”他皱起眉,让脸色阴冷而严肃,他威胁着野人,“别再来了。你会死。”

“我也可以杀死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野人毫不在乎的笑着,“如果我不是认出了绑架我的是你,你的头颅已经被我摘下来当做胜利的果实悬挂在墙上。”

“你是怎么混进城里的,为什么装作人的样子,你是怎么通过了检测进入了α区,还有实验室,实验室里未有任何破坏的迹象,窗户,门都完好无损,你也没有钥匙,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他撑住墙壁,将野人压进狭小的空间。

“每个人都有点自己的秘密。但是我并无恶意。”野人慵懒地眯起眼睛,舒展地靠在墙上,哼着他从来没有听过的音乐,他也不想知道,总归是城内禁止的曲子。“城邦总是自诩能够驯化野蛮,所以我来看看城邦人的生活。能告诉我瓶子和罐子里是什么吗?”

他考虑了一会儿,开口说,“是胚胎,听说野人的法律不能杀死新生儿。你不会违背自己的规则。”

“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小孩,只不过是一个个放在瓶子罐子里的卵子。”

“是母体,子体由母体上分裂,每一个子体都是一个新的生命,一个母体可以分裂出8个到96个子体,我们能从批量生产中看出显而意见的进步,公平,稳定,均衡。”

“我注意到有些瓶子上写着δ,有的是β,最少的是α。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是分级制度,从出生就为婴儿预设命运,根据他的生物立场为他的未来定向,每个人都从事适合的工作,避免不必要的能力不能及的痛苦,每个人都会爱上为他们静心安排的舒适命运,理解未来的不可逃避,享受分级给予的指引。”

“为什么轻易的接受,你们不存在情绪吗?”

“我们通常采用基因法控制,5-羟色胺,忧郁的杀手,单胺氧化酶的基因愤怒的克制者,MAOA基因,暴力的化身,5-HTT基因,快乐精灵,D4DR基因,冲动的宿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静心维护母体,母体是基因的提供者,完美的基因组合对于人类社会向秩序,安定,和谐进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外界环境的刺激对你们毫无作用?”

“关于这点,我们的设计者早有考虑,在婴儿时期通过电击的放式使婴儿行成对于某些事物先天的,自然的厌恶,在睡梦给予心理暗示,以心锚的方式使人行成一种自然的条件反射。通过以上的方式,我们每天都在剔除不良情绪,暴躁,凶恶,阴郁,激情,反抗,不满,嫉妒,同时增强正面情绪的强化。”

“我只从中感觉到了电击的残忍,强行扭转的痛苦,以及将个性剥离出意志的可怕。”

“任何事情都必须付出代价,为了美丽新世界的繁荣昌盛,这点代价并不算什么。”

“即使代价是灵魂?”

“灵魂?野人的用词,不存在的事物,无法客观的观测也无法测量,正确的用词是生物力场。”

“很好。这就是我来这里的意义,让我来教会你这个词——灵魂。”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