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野人,乌托邦,荒原狼 01

致敬美丽新世界与荒原狼

野人披着荒芜的荆棘,挂着腐朽的泥土,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站在一颗滚烫的落日之下,像是未被驯化过的野兽,他的指甲上长满了枯萎的苔藓,他的脸上沾满了火热的血,但他的眼睛里未见一丝尘埃,他的灵魂未有一缕虚伪,他金色的眼睛如同透彻的琥珀,他纯白的毛发如同温顺的羔羊,他无辜的神情仿佛圣洁的天使。

野人声称他要摧毁文明的城墙,他要拆卸进化的穹顶,他要溶解美丽的乌托邦,野人声称他要他要火焰激情,风暴的凶狠,他要永不停歇的闪电,他要深渊的眼睛,他要一切的自由,罪恶的自由,善良的自由,堕落的自由,救赎的自由,他要生的自由也要死的自由。野人声称他能看见人的灵魂,像一团飘扬的鬼火,野人告诉他,他的鬼火是深冷的黑色,就像一片荒凉的夜色,他的鬼火已经被漫长的冬天冻僵,但还没有死。

文明人要杀死野人,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和野人的宿命。

他举起了手枪,野人伸长了利爪,他嘲笑野人的无知,野人嘲笑他的蒙昧,他开枪打穿了野人的手掌,野人缓慢地舔掉手上的温热的鲜血,他感觉到胸口的剧痛,他被拍段了两根肋骨。他掐住了野人的脖子,收紧压缩,将空气从野人的肺泡里挤出去,野人的勾爪勾住他的脖子,切出一条条猩红色的伤痕。

他伏下身,勾爪勾的极深,他的神经粉碎在锐利的白骨之下,他贴在野人的耳边发出警告,“滚开。滚出城邦,永远别再进来。”野人从喉间挤出端端续续的音节,他稍微松开了手,野人嘶哑的声音冲进了空气中,“相同的话回敬你,滚开。滚出城邦,永远别在回来。”

“我是城邦的人,城邦是我的安魂所,你是荒野的兽,荒野是你的露宿地。我们有各自的领地,各自的王,为什么你不能学会退让。”他将枪口压在野兽的胸口,他随时都可以开枪,只要他想他就能让野兽停止呼吸。他展现出实力冷酷与强悍,他希望野兽能被凶悍吓跑。

“为什么要把枪口对着我,野蛮的孩子,你不属于这座死城,虚伪的乌托邦里没有一块地方能够容纳你的灵魂。你应该和我一起。”野蛮人轻柔地笑着,星星倒影在他的眼睛里,月光吻上的唇,野人纯洁的像一位圣子,会杀人的圣子,野人堕落的像一个恶魔,长着天使的羽翼的恶魔,他是如此的干净又是如此的肮脏。

他厌恶他自身的同情心,同情是一个吃人的魔鬼,魔鬼吃掉了他的力气,他没法扣动机扳,他无法杀了野人,也许互相杀死并不是他们的命运。

他拿起枪,站起身,朝着野人旁边的草丛连开三枪,“别让我再见到你。”他恶狠狠地踩上野人受伤的手,“下次,我会杀了你,用这把枪把你脆弱的头骨打穿。该死的野人。”

“第五次告诉你,我的名字是槙岛圣护。”

野人金色的眼瞳像是一片成熟的麦地,他凝视着野人的眼睛,听着野人说话,野人的声音像是麦地里的风,他不讨厌野人,也没有怨恨野人留下的伤口,他并非不愿意称呼野人的名字,但是他不能,城邦的法则悬挂在他的头顶。

“哼,野人……” 他假装出厌恶的冷笑,“愚昧的野人没有名字。”他摆出虚伪的唾弃。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叫出我的名字,狡啮慎也。”野人狡黠的笑容明晃晃地浮现在脸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