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环形废墟 01

灵感来源于环形废墟,fgo,以及四片药

第一特异点

他看见了一些颜色的组合,像是康定斯基的热抽象画,肆意地倾倒而下,自我毁灭的青绿色粗糙而柔软,它不拥有冷静与镇定的秩序,失序地流动,像是从发了疯的画布里跑出来的绿精灵,亮眼的红色旋转着疯狂地与绿色对撞,夸张,活泼,热烈,跳跃,凝聚又散开,黑色蕴含着力量,魔鬼的力量, 像是深渊的熔炉,隐秘地煽动,形成神秘的基调。

颜料的组合透着诡秘的熟悉感,荒芜的白色画布被淋的乱七八糟。他就站在画里,被色彩浸染,颜料的高温烫在他的身上,像是一条流着火的河流穿过,他的面具在烈焰下融化,黏在脸上,像是一张取不下来又戴上上去的皮。

“你该走了,时间的缝隙马上就要融化了。”一位褐发绿眼的先生在和他说话,微妙的熟悉感,像是梦中的风,不仅仅一次穿过的河流,或者交叉花园里一条已知的小径,“可是我才刚刚到这里。”他反驳。“你来晚了,这个时间点已经结束了。最后的结尾都结束了。”不知名的先生站到他的身侧,雪白的西装上别着鲜红的玫瑰。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擦过脸上的颜料,防止他的眼睛被烫坏,颜色只在攻击着他,是时空的排异反应,他不是属于这个时间的存在,“我觉得你能猜出来。毕竟无论是哪个你都是个有趣侦探。”无名先生像是魔术师一般,挥动他的手杖,色彩凝成一个漂浮的漩涡,重构着新的场景。“绿色是一片剧毒的深渊,红色是困在面罩下的绝望,黑色是一只飞行的蝙蝠。所有的一切凑成的一天。命运的一天。你与我的相遇。”

“我知道了,你是指Joker掉下去的那天。”他握紧了拳头,血液冰冷,“但是没关系,我可以再来一次,我保证这次不会太晚。”他调整着手上的时间转换器,一圈又一圈地倒回发条,但是他的手却另一只冰凉的手被按住了。“Batsy,你在说什么,我没掉下去,我也不叫Joker,你给了我一个错误的名字。”褐发青年皱着眉,森林绿的眼睛像是住着独角兽的洞穴,安静又温柔。青年叫他Batsy,也就是意味着……他是……不,他并不是Joker,他不知道Joker以前的名字,在还没有调查出来。

“你没有掉下去……也就是说有人拯救了这一天?”疑问像一连串的海浪,他是一无所知的细沙。“确切地来说你拯救了这一天,你拉住了我,你给予了绝望一个终点,还有一个新生的起点,我成了你的助手。为什么要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这可不是一个展现幽默的好时机。”

他不知道应该是什么表情,在他的梦里,他一次又一次抓住了Joker,在绿焰将他吞噬之前,在深渊的眼睛还未睁开之前,在一切还隐于黑暗悬而未决之时。他难道不应该在梦圆之地喜悦吗?然而他没有,他只是空洞地站着,陈述着现实,“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是最糟糕的诞生日的最后一个推手。在这一天你死了,某种意义上死了,我是是谋杀者之一。”他苦涩地咀嚼着记忆,“我是另一个人的创造者,Joker,塔尔塔罗斯里的魔鬼,撒旦的绿眼睛,我的一生一世的……死敌。”

“于是呢?”他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兴致勃勃的好奇,“于是……我们重复着相似的,他称为舞蹈的东西,直到……”他停下来,时光旅行的代价使他忘记了某些片段,“直到某个不知名的原因让我开始时间旅行。”

“你似乎讨厌你那边的世界。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你的表情,抱歉,你的表情对于我来说太模糊了,我猜是因为时间的扭曲造成的偏折。”变成Joker之前的Joker在他的对面,对面而非对立面,美妙的回避了所有的痛苦。“我寻求改变,所以我才抱着这个又笨又重的机器回溯,如果我喜欢那边的世界,我就是在做一件无意义的蠢事。”他自嘲地扯动嘴边的肌肉。

“另一个世界的Batsy,你愿意和我玩一个游戏吗?”他点头,无法拒绝绿眼睛里的闪亮。“我变个戏法,你来猜我的哪只手里有魔法糖果。”他选择了那只戴着戒指的手,魔术师手掌展开,一颗糖果。“我猜对了,但那又怎么样。”魔术师笑着,温柔的,像是花瓣或者星星,绝对不会用在Joker身上的形容,他展开另一只手,两颗糖。

“第一,你不知道哪个世界的的糖果更多。因为你没法作弊。第二,不管哪一个世界都有糖果,你只是还没有找到你的糖果。”魔术师剥开一颗糖,送到他的口中,他尝到了甜丝丝的青苹果。

“我想要作弊。我想要一些剧情泄露,比如你的名字,你的生活,或者你的这枚戒指的来历,告诉我,你的戒指是这个世界的我送你的。”

“不行,它们都是秘密。作弊会毁灭秘密的所有趣味。”魔术师狡黠地眨眼,微笑的绿波滑过那双眼睛。“好了,这个特异点的入口就要被封住了。而你,不属于这里的时光旅人,鸟群与季风都降临于此。在时间融化之前,是时候说再见了。”

“也许我可以留下来,享受已知的这颗甜蜜。”他试图争辩,“不行。”魔术师挥动他的魔杖,他悬浮起来,往外界的空间里漂去,“留在这里你就会消失。”他的反抗被不容置啄的力量化解,没人能时间的推动力返回,他不能,他如此的渺小。“再见,Batsy,再见并不意味着永别,我会记住你,在这里。”魔术师敲了敲他的胸口。

“再见。”他对着逐渐模糊的,一去不复返的时间点别道别。好时光属于他人,旅行属于他。他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胸口,他触摸到心跳声,活着的证明,他摇着时间机器,将手指放到另一片裂隙上。

评论(2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