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如果并未相遇

狡槙

槙岛圣护成为西比拉系统里的缸中之脑,和众多的脑子堆积在一起,不理解他人也不被他人理解,他不算活着,也并没有死,甚至连决定自我生死的权利都被剥夺,他承受着巨大侮辱与无法言说的痛苦,孤独的思考,最后孤独的死去。

狡啮慎也永不停歇地追逐着潜在犯,他将自己的部分灵魂锁在一座高塔里,有时他会听见一些模糊的声音,却不去聆听它的意义,他将那些不被认可的价值杀死,心甘情愿地作为西比拉的猎犬度过余生。

御石

御手洗洁在无人光顾的占星教室里吃着难吃的早点,喝着泡的极烂的红茶,每天从早上睡到晚上,偶尔干预一些案件,成功地凭着特立独行的个性把警察气的跳脚,过了几年他毫无留念地离开了日本,世界才是他的舞台。

良子用尽性命阻止了哥哥的计划,石冈和己独自回到横滨,他住进了横滨马车道,每天写书,不吃饭也不睡觉,直到他完成了他和良子的故事,他像是做完了人生中最后一件大事一般,认真地洗脸,刮胡子,然后从窗口跳下去。

蝠丑

杰克挽着美丽的妻子,抱着5岁的女儿从小巷里穿过,女儿牵着兔子气球,一路上欢声笑语。杰克觉得他很幸福,非常幸福,既平静又幸福。

布鲁斯仍成为了蝙蝠侠,他被人视为伟大的超级英雄,哥谭的保护者,沉默的拯救者,他就像是哥谭的光,在光的背后隐藏的阴影却没有任何人理解。除了他自己,没人能触及他的伤疤。

毒哈

哈莉的火箭坠落了,没有人救她,她在燃尽的火焰里轻飘飘地死去。她的一生只是想要爱,而到最后她仍没有得到。

她仍旧是美丽自由的毒藤女,她独自吃饭,独自睡觉,独自看电影,独自听音乐,独自照顾植物。她一直都没有爱上任何人,因为爱不过是涂上口红后的廉价一吻。

丑哈

哈莉成为了著名的心理学家,有了爱他的丈夫和两三个孩子,她有时会去跳伞,蹦极,追求她想要的危险与刺激。她永远不会把人生当成一场豪赌,只为了一个人的爱。

小丑身边的手下换了又换,没有一个能让他记住了名字。

士樱

抱歉,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小樱没有遇见士郎的情况。

无论哪条路线小樱都会看到士郎在夕阳下的撑杆跳,樱一定会爱上士郎,会到士郎家做饭,会温柔又可爱地叫士郎前辈,会为了卫宫士郎努力地微笑。

噩梦离去,春天归来。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