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ly

Poisonous Apple 大米线 03

@血色的布丁 我和布丁合写的文~依旧是我负责大米,布丁负责周可儿~

时间的消失发出轻微的细不可闻的响声在他的心中塌陷,他有时还会想起庄园,还会想起他花园里追着蝴蝶扑在Jack身上的场景,那仿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他选了临近苏格兰北地的湖区成为一位农场主,在连绵起伏的山峦中间,黄昏能让整片绿色草地闪烁着金光。他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被温柔与祥和所吸引,沉迷,不舍离去。

现在他有小块属于自己的租地,有一片草莓地,夏日的草莓即将成熟,他爱着那些藏在叶片下的浅粉色的草莓,一日又一日等待着它们成熟,成为艳丽的深红。在一颗固执地从来不结果实青苹果树下停留了片刻,以同样固执的心态为它施肥。他相信苹果树一旦结果就能够结出最甜的果子,像是希腊神话里的忘忧果,只需一口就驱散了所有的哀伤与苦闷。接着,他去往农场给奶牛挤牛奶,然后将饲料撒在一群温顺的绵羊面前。他爱绵羊大过于山羊,因为Jack喜欢绵羊柔软细腻的毛。再之后他走进马棚里,今天是一匹小马的诞生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总能让生活趣味丛生,让平静的风中蔓延起幸福的甜味。刚出生的枣红色的小马驹黏着他的母亲,奶声奶气地叫着,他给小马取名叫Dannis,然后抚摸着母马漂亮光滑的鬃毛,轻生说:“Alice,你是位了不起的母亲。”。母马鸣叫了一声,朝他的手掌贴过去,而此时两只调皮的浅灰色的鸽子划过碧空,是的,他还得到鸽屋去,一个小农场主的生活不可能是清闲的。

等他做完一切,已近黄昏,他脱下帽子朝着相似却又不同的落日致敬,披着一身霞光回到小屋。

Jack的眼睛就像是从绿色缠绕的夏天取下的一小片鲜艳与丰润,只需要看着他的眼睛就仿佛被最拽进了最美丽的梦境里,更不不可思议的是,那片梦里还倒影着他的身影。他听见孩子叫他爸爸的声音,最大的男孩已经5岁,和他们来到这里的时间一样久远,最小的女孩才几个月躺在婴儿床里。

Jack原本是不相信他能够获得平静的。片刻,或许。但能够在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做到平静?想都别想。

可是他做到了。更准确地说,他们,做到了。

这已经快是和Damian私奔的第六个年头,乡下的人们和善热情,又并不多问,只当他们是一对儿想要开始婚后新生活的小夫妻,他们离哥谭太远,谁能把报纸上那个黑白的图像和一个活生生站在面前的小伙子联系起来呢。

这挺想Jack最早的时候幻想的婚后生活,又不太一样——他想象的Alpha不一样,所处的地方不一样。Damian比他想的更加能吃苦,没有一点大少爷的做派,喜欢亲自去处理他们农场中各种各样的琐碎事务,毫无抱怨。他看上去比在庄园时成熟稳重多了,他现在是一个真正合格的成年Alpha。劳作和风吹日晒让他有了小麦色的皮肤,肌肉和长着茧子的手。Jack喜欢。这是Damian为他做出的改变。放弃庄园,放弃财富,那是眼睛眨都不眨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可是这些——这些是需要长年累月一点点的改变。那只任性的小雏鸟已经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

也许是乡下温柔缓慢的环境,也许是Damian把他宠得太好,让他根本都体会不到任何恐慌或者不安。Jack发现自己也在一点点变化。他更像之前的自己了,那个还没经受过背叛和伤害的小Jack。他的棱角和刺因为许久不用慢慢褪去,能够放心冲着Damian露出他柔软的肉。

而且他们还有了孩子,可爱的孩子们。Damian说他们生多少都能养得起。Jack也不介意,他喜欢给孩子们唱歌,讲故事,带他们去农场里玩,破坏掉Damian的劳作。他们全都乐在其中。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和Damian没有一个人腻味或厌烦,这仿佛凝固的时间,没有心碎或者争吵,一切都柔软而甜蜜,就像他想象的那样,像是个童话。

“David,不,先去洗手,然后乖乖坐在桌子边。你爸马上就回来了。”Jack说着给小儿子Jeremy系上围嘴,又瞥了眼钟表,大概还有几分钟。他把Jeremy抱到椅子上然后过去看了看摇篮中的小女儿。小家伙还在睡,他有点羡慕婴儿了,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这样这小东西晚上才有精力折腾他,Jack笑了笑,去炉子旁看了看马上要烤好的派,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香味儿。

“Mommy,daddy什么时候才回来?我饿了。”David抱怨着,提着桌子腿。上面的盘子和碗被震得一抖一抖。

“哦很快的,我保证。别踢桌子,David,那不是好孩子会干的事情……哦。”Jack的眼睛亮起来,他听见屋外狗狗欢快的低鸣。Damian回来了。他迅速打开门,扑进他的Alpha怀里。“欢迎回家,亲爱的。”他短暂地给了他一个吻,然后帮忙把帽子和大衣挂在了衣架上。“农场上怎么样?Alice还好吗?小马驹出生了吗?——哦,等等,我的派!”

Jack慌忙地走过去戴上厚厚的手套,从炉子里取出苹果派,刚刚好。两个小家伙已经朝他们的父亲扑了过去。“爸,你说今天要教我怎么做弹弓的!”“你带新玩具回来了吗?”

“好了孩子们,先吃饭。”Jack摇了摇头,把派放在了桌子上。

“没事的,Jack,我喜欢和我们的孩子亲近。”他微笑着朝着他的Omega说话,拿起一块甜甜的苹果派喂进Jack的嘴里,然后招呼他的两个孩子过来。“Alice很好,小马驹很健康也很漂亮,像他的妈妈的毛色,枣红色,我给它取名叫Dannis。我敢打赌他长大后会是很好的赛马。”

“是的,David,听你妈妈的话,吃完晚饭我就教你。”他摸摸了大儿子的黑发,David一双蓝眼睛盈满了好奇,欢喜,清澈的光芒,他看起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勇敢冲动,像是一团不灭的火,也像是过去的他想要成为的样子,没有庄园,没有规矩,没有沉闷的空气。“瞧你,满手全是泥巴。”他温和地拉起调皮的David的手,让他去洗手间。

“我洗过手了,daddy”David委屈巴巴地说着,“不,你没有,还是脏的。”他有些好笑地看着David小男孩喜欢把泥巴当做荣耀,“吃饭的时候要洗干净手,为了身体健康,其他时候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当一个脏小孩。”“好吧,就听daddy的。”David不情愿地朝着洗手间走去。

“礼物吗?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一篮子干酪和一瓶新鲜的牛奶,还有一枚好看的胸针,和邻居家打惠斯特牌赢来的。”Jeremy被他搂在怀里,他有一头和他一样的黑发,但有一双青翠的绿眼,和Jack一样。Jeremy性格文静温和,就像一潭安静的湖水,话不多但观察力敏锐,他喜欢听故事和绘画。“爸爸真棒!爸爸会教我打惠斯特牌吗?”Jeremy眨着眼睛撒娇,“当然,每个Napier家的孩子都应该会打惠斯特牌。”他厌恶韦恩这个姓氏,所以他的孩子们的姓氏都是Napier,被一窝Napier包围让他感到治愈。

把Jeremy放下以后,他一边回话一边去看他的小姑娘,也是他们家第一个Omega孩子,小姑娘还没长大,看起来皱巴巴地,有着粉粉嫩嫩的皮肤和娇小的躯体,她睡的很安稳,所以他没有抱她起来。

“David?我是不是几分钟之前就让你去洗手了?”Jack挑起了眉毛,男孩儿心虚地吐了下舌头,加快速度朝着洗手间跑去。Jack呼了口气,孩子们也不总是小天使,更多数时候是捣蛋的小恶魔。

“胸针,Damian?万一扎到Jeremy的手怎么办?”Jack不赞成地摇摇头,熟练地把牛奶倒进锅里,留着做成黄油和奶油。

“我希望Amy能睡到我们吃完饭,”Jack蹭到Damian身边,拉着Damian朝着餐桌走去,“不然我就得饭吃到一半跑过来喂她了。”他们的小姑娘味道也许是遗传了他,也像是清甜的水果,但不是苹果,更像是软绵绵的桃子,还带着婴儿特有的奶香味儿。

David鬼鬼祟祟地从洗手间遛过来,低着头绕过Jack,像一只夹着尾巴的小狗,蹭到他的身边。“我要daddy检查。”他把大儿子拉过来,抓住他的手,把他缩成一团的手展开,David心虚地闪烁着眼睛,不敢看他,果然他的小手里还留着一块小小的泥巴,看来这个调皮小子实在舍不得洗掉,也许他和他的小伙伴打赌了,要把泥巴保留到明天。“乖孩子,总算把手洗干净了。”他朝着David眨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害怕,然后让他回到位置上坐下,David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大大地笑容挂在他的脸上,像一道弯弯的月亮。

“好吧。”他把胸针收回去放进一个小盒子里,小盒子上贴着Jeremy的名字,盒子里还有很多的玩具,都是因为不适合小孩子被收起来的。“等Jeremy长大了再打开这个盒子好吗?”他安抚性地朝着Jeremy笑,Jeremy也只是撇了撇嘴,懂事地没有像其他被夺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哭闹,但是一双绿眼睛看得他心软。“别难过呀小子,等你长大了这里有一个盒子那么多的玩具,玩具又不会长脚跑了。”他拍拍Jeremy的头,“我真想明天就长大。”小Jeremy歪着头说道。

“我也希望她能让你吃顿好饭再醒,但要是我们的小桃子现在就醒了我也开心,我想要好好抱抱她。”

小机灵鬼。Jack呼了口气。他敢打赌David的手还是没洗干净……但是算了,如果Damian都决定帮他打掩护,就放过他这一次吧。Jack并不是洁癖,只是希望他的小男孩儿不会因为细菌生病。“好了,现在吃饭。”Jack忍不住微笑,David很像Damian,一个充满活力的小子,早上的太阳,他相信David一定会变成一个合格的Alpha。

“Damian,别把他们惯坏了,你买的玩具多得他们都玩不过来了。”Jack给每个人的碗里都成了汤,拍了下准备偷偷拿派的David的爪子。“不,David Napier,派是晚餐之后的甜点。还有,不许把蔬菜汤里的西蓝花挑出来让你daddy帮你吃掉——Damian,你也听见了,不许再帮他。”Jack刚咬了一口面包就听见卧室传来了小宝贝的哭声,叹了口气,他瞪了一眼Damian放下面包站了起来,“你们联合好了对不对,嗯?联合好了不想让mommy好好吃饭。”

他快步跑向卧室,把哭叫的小女儿抱在怀里哄着,另一只手解开衣服把乳头送到她嘴边,小桃子立刻吮吸起来,Jack被她一边抽泣一两声一边吃奶的样子逗笑了。

“乖乖听话,如果你还想要我教你怎么做弹弓的话就别惹你的mommy生气知道吗?调皮捣蛋也别让你mommy看见,还有……你可以不做个乖孩子,但不能做个坏孩子知道吗?”他小声地教育着David,David连连点头,但他可以肯定David根本没在听,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苹果派给夺走了。

“不多,我乐意宠着我的孩子们,何况他们都是这好孩子。”他把盒子放进柜子里,Jeremy的绿眼睛一直盯着他,Jeremy不说话,但是他的眼睛把他想说的都说了,他的宝贝真是双了不起的眼睛,就像Jack一样。“好吧,Jeremy明天给你买本新的故事书好吗?”Jeremy的眼睛立刻闪烁出亮晶晶的光,他和晚霞倒影进Jeremy的眼睛里。

“噢,我的小桃子醒了。”他挑了几块Jack爱吃的蘑菇,盛了一碗玉米粥,捡了几块南瓜饼,跟着Jack跑进卧室,打算在Jack喂小桃子的时候喂给Jack。

“你这样会把他们宠坏了的。”Jack不满地撅起嘴,“我小时候哪有玩具玩,能不挨打就谢天谢地了——Jeremy,赶紧吃你的饭。”不,他才没有在吃自己孩子的醋。绝对不是。可是他现在非常想要扯自家Alpha的脸能让他不对小崽子们心软。狠狠地扯,最好能够让他痛叫出来的那种。或者咬他。

“Damian?你不先去吃饭吗,不然要凉了……”Jack的嘴里被塞进一块蘑菇,他咀嚼着刚咽下就又被喂了掰成小块的南瓜饼。“Damian~”Jack不自觉地向后靠,把身体的重量倚靠在Alpha身上,感觉到结实的手臂搂住了自己的腰。他喂他们的小宝贝,他的Alpha喂他。Jack露出一个微笑。“我很想你。”他低语,轻轻磨蹭Damian的脖颈。

“Jack,我也没有一个愉快的童年,我的童年很无聊,沉闷,无法呼吸,所以我希望把我没有的都给他们。”他从柜子旁边走回来,搂住了Jack的腰,凑到Jack的耳边,让热乎乎的气息打在他敏感的耳垂上。“你知道我唯一的乐趣是什么吗?把一把玩具枪抵在我的头上,每一次我想到你我就对自己开枪。”

他感受到Jack的重量,如果身体灵魂和心的重量都在他的怀里那就好了,他阻止自己继续怀疑,他和Jack有一个农场,有一座小屋,有一群小崽子,他们生活里的每一个长日都安稳又惬意,为什么他会觉得Jack不在他的身边,为什么他会觉得Jack会回到庄园呢,为什么他觉得等他梦醒来,Jack就会被他的父亲偷走,消失在清晨的第一阵风里呢??或许是因为那颗从不结果的疯苹果树,它像是个象征,一个隐喻,它不肯结果,不肯爱上这片新的土地,不能拥有新的生活,因为它不属于自己,它是别人的苹果树。

他听见Jack的声音,Jack磨蹭着他撒娇,他享受Jack撒娇的时刻,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靠在他的怀里就找到了安全的小屋,平静又放松“我也想你。”他轻轻地啄了一口怀里的Omega的唇,像品尝一颗新鲜的草莓,柔软的触感带起一片细微的火花,从唇边烧进他整颗心里。

“哦,那听起来可不像是什么有趣的游戏。”Jack抖了一下,回头嘴唇蹭过Damian的脸。“我知道你想在他们身上做补偿……但是比起玩具,他们更需要的是一个温馨的家,亲爱的。那比什么重要,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他没想过Damian的童年,他没在意过,那时候他正忙着追逐他的父亲。他忍不住想象一个David那么大的Damian,被困在阴暗的庄园里。“已经不一样了,咱们不在那里……咱们的孩子不会再经历一遍那种痛苦的。”

Jack舔了舔Damian的嘴唇,Amy吃饱了,放开了他的乳头,Jack轻轻把小家伙放进Damian怀里。“你负责哄小桃子睡觉。我得去看看男孩儿们,免得他们没有好好吃饭。”Jack亲了口Damian的脸颊,走向餐厅。

“David Napier!吃掉你的西蓝花,立刻!”

“那很有趣,相信我,这给我一种模糊的信念,一种孤注一掷的能力,得到你或者死,我从小给我的训练让我赢得了你。”他轻声笑着,让脸颊贴上Jack的唇,“我知道这是不同的,我一直都知道,这是他们的湖区,他们拥有阳光青草空气自由,有你还有我,他们有什么不开心的理由呢?”

他把小桃子抱起来捧在手上,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他一直都想抱抱她,她是最像Jack的孩子,是位绿眼的Omwga。他轻轻地晃着手臂,她在他的手中发出一小串笑声,欢乐地不含一点杂质的笑声,而当她哭的时候又是毫不顾忌地纯粹的哭泣,她像是没有遭受过任何伤害的Jack,纯洁又天真。他曾经幻想过在Jack遭遇一切之前找到他把他保护起来,而现在他的幻想就在他的手中,他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他的小桃子,他和Jack的女儿,他的保护对象又多了一个。

他听见Jack的声音,他似乎生气了,因为David和西兰花的糟糕关系,他无奈地摇摇头,抱着小桃子走到餐厅。“David,mommy是为了你好,把蔬菜吃掉,只吃肉的孩子可长不成强壮的Alpha。”
“Damian,你这个小笨蛋。”Jack摇了摇头,“我可不是什么好奖品,也就只有你会傻到为了我这样一个omega放弃那么多……不过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会爱上你了。”他在Damian耳边低语。“孩子总是会长大的,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想离开这里,去外面闯荡了。”
“听到你父亲说的了?如果你想变成和他一样强大的alpha就不要挑食,不然没有omega会愿意和你结合的。”Jack威胁道,虽然他记得Damian小时候也不爱吃蔬菜——这是遗传么?
“或许我真的是个傻瓜,我也对自己说过,只有傻瓜才会爱你,并且始终如一。但我是心甘情愿地做这位傻瓜。”他深情地看着Jack,就像是一条恶龙看着他的宝藏一样的贪婪与满是占有欲,在他15岁的时候他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Jack ,但是Jack是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呢,肯定不是他们第一次调情的时候。“但现在他们中最大的那个也才是第一次5岁,现在就去考虑他们出去闯荡是不是太早了。虽然David从小好像有点西部牛仔的风范了,Jeremy可能会去伦敦的科学院,至于小桃子,她还太小太小了。我倒希望我们的小女儿留下来陪我们。”

David恐慌地把西兰花扒进嘴里,对于Omega生来具备的渴望和成为成人的自尊心趋使着他行动,即使行为中饱含痛苦。他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的儿子,看着和他一样对蔬菜深恶痛绝的David,但又忍不住对他夸张的讨厌的表情发笑。

“对,我固执的小傻瓜。”Jack不愿更多地提起从前了,那就像一场梦,醒来了就忘记了的梦。他给了Damian一个认真的吻,接着走回桌前,“嗯,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毕竟他们都还小……我不希望他们会离家太远,”Jack呼了口气,心不在焉地撕碎面包扔在汤里,“尤其是去美国。Amy?现在的情况不同啦,omega也能够从事任何职业了,我倒希望她愿意留在家里,直到有alpha娶走她。”
晚餐还算成功,David终于吃完了他的蔬菜汤,一点也没剩,Jeremy不需要操心,不像他哥哥,他从来就很听话。小桃子已经在Damian怀里睡着了。“去刷牙,男孩儿们。”Jack说着站起来收拾碗碟,“David,不要欺负Jeremy,听见没?”

“别太担心了Jack,孩子们会找到属于他们的幸福,无论用怎么方式就像……就像我们一样,”他坐回到座位上,坐下,品尝新鲜健康的食物,做为一位农场主最大的好处就是他能够确保每一份食物的来源。除了食物的保鲜期太短,而他们总不可能一天一天宰一头牛。

“Jack,你想要点什么新的食物,我打算用剩下的干牛肉去换,再不换掉他们也太过期了。”农场主不需要太多的金钱,近乎原始的以物换物才是生活的日常,对于金钱的淡泊也为这带来了独特的友好与温馨,这里的人大多热情又善良。

“我才不会欺负Jeremy,他是我弟弟,我的家人,Napier要为家人而战,这是家训。”David以天真的语气信誓旦旦地说着,牵着Jeremy的手往洗手间走。他把熟睡的小桃子放回到婴儿床,嘱咐他们好好刷牙,否则今晚的娱乐活动一律取消,不管是制作弹弓还是学习惠斯特牌。

“是的,选择权在他们手上。他们得自己决定。”jack看着他们的孩子们,年幼又天真。但是谁知道他们长大之后会发生什么呢?Jack不可避免地往悲观的层面想。

“也许一些鸡蛋,还有猪肉,我们可以做些培根。我跟你一起去,我还没谢谢Mrs.Tate送给咱们的南瓜,我得给她带些派过去。”

“哦?那昨天是谁泼了Jeremy一身水的,小男孩?”Jack挑起一边的眉毛,把碗碟放进水池开始洗碗。

他注意到了Jack的神色,不是从面部的表情上,而是从Jack的眼睛里他找到了忧虑。“不必担心,如果人生没有冷酷的痛苦或是火热的煎熬,他们就永远长不大,成长意味着经历。”他看着Jack也看着他的每一位小崽子说道。

“好啊,我们可以选择傍晚的那场,顺便给小桃子买件新的衣服,还有你自己也是,给你自己挑些想要的,我喜欢满足我的Omega的一切需求。”

“那才不叫欺负,那只是游戏,普通的正常的游戏,男孩子间都是这么玩的,就像我们用弹弓一样。”David朝着Jack扮了个鬼脸,一只手仍牵着Jeremy,另一只手抓住了他。

“是的,就像你一样,像我们一样。不过我总是希望自己孩子的道路没有那么……坎坷。”Jack呼了口气,把垂下来的一缕头发重新挂到耳后。

“哦Damian……我已经拥有自己所有想到的了。”Jack冲着他微笑。他说的是真的,他曾经渴望过的那些,金钱或权力,得不到的爱和复仇,都如烟雾般被吹散。他和Damian在一起,和他们的家庭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Jack不禁摇了摇头,David聪明又淘气,管教这个儿子最是困难。他把洗干净的碗碟擦干摆进碗柜,接着开始擦桌子。

“那是属于他们的路,我们的职责只有将他们送达,不管怎么样,生活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坎坷或是顺利都是属于他们的。”他朝着Jack投去安抚的目光。

没有需求是最难满足的需求,就像将朦胧的夜色铺于天空之上,你知道天空在那里,可只能看见一团黑色的影子,就像是被一群迷雾困住了船,它知道礁石永恒的存在,可它看不见礁石在哪里,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触礁,就像是那株苹果树,它得到了最好的照顾,它在最好的年龄,它好像什么都有,但它没有结果,它缺乏什么东西,可是它从不发生静默不语,而他没有满足的途径。当他满足了Jack的需求,他会满足,如果他没有,恐慌将他笼罩。或许有些需求是他无法满足的,不是物质与金钱,也不是一个温馨的家,不是基础的安全感,还有更深刻的,更接近于灵魂的,更虚无缥缈的东西,它就横亘在那里,是一片永恒的烟云,无法穿过它,也无法触碰它,它有另一个名字,叫做爱。他沉默地笑着,对着Jack点头,他没有询问Jack还需要什么,即使询问也没有答案。

Jack轻轻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像个正常的Omega——这是件好事,他终于是个正常的Omega了,有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家庭。他不用担心这些,本能告诉他Alpha能够处理好一切的。“我相信你,Alpha。”Jack呼吸进Damian的信息素,带着阳光和植物的味道。

David根本没在认真刷牙,他只是近其可能地把口中的泡沫变成各种形状,而Jeremy根本不记得要刷牙,他就是一直看着David大笑。他庆幸此时Jack还在收拾碗筷没有看见这一幕,这个场景准能惹他生气“David,好好刷牙,Jeremy拿起你的牙刷,一会儿mommy要检查你们的牙齿。”他看了好一会儿好戏才出声提醒捣蛋鬼David,或许是因为他希望稍微放纵一会儿这个坏小子,又或许是因为他喜欢Jeremy欢乐地像天使一样的笑容。

Jack检查了David和Jeremy的牙齿,他们刷的很认真——也许是因为自己说过如果不好好刷牙就会有小虫子在上面钻洞,最后只能拔掉的原因。揉了揉儿子们的脑袋,Jack让他们坐在了椅子边。小家伙们期待地看着他们的父亲,Jack哼着歌从抽屉里拿出织到一半的衣服坐到椅子上,他正准备给Amy再织一双小袜子。

Jack开始织衣服,而Damian则开始教这两个孩子打牌和制作弹弓,Jeremy虽然是弟弟却更加专注聪明,他很快就掌握了惠斯特牌的规则。而David,从他做好了弹弓开始他的思维就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他可能已经在野地上光着脚丫奔跑,或许在用弹弓捕鸟捕鱼,或者偷袭某个小孩子。

Jack看看钟表,到男孩儿们睡觉的时间了。他站起来,收好已经织好的袜子,催着男孩儿们去睡觉。David不断要求着再多玩儿一会儿,还是在Jack的瞪视之下乖乖爬进了被窝里。Jeremy早就盖上被子,抱紧了他的泰迪熊。

今天轮到Damian给他们讲故事了,一个骑士打败巨龙救出公主的故事,Jack坐在床边兴致勃勃地给Damian的故事配音,掐着嗓子模仿公主的声音把男孩儿们都逗笑了。童话从来都有最完美的结局,骑士救回公主,和她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幸福快乐到永远。Jack已经得到了属于他的结局,他的幸福。公主从城堡逃离,跑去了一个巨龙找不到的地方。

“晚安,David,晚安,Jeremy。”Jack亲吻了两个孩子的额头,看着Damian跟他做了同样的事情,接着吹灭了蜡烛。

所有的童话故事都需要一位公主,公主总是被关在塔里,等待着被人拯救。可事实上被关在塔里的人也不一定是公主,也可能是像他这样的大少爷。故事里总会有一位骑士,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他一定会爱上公主,打败恶龙,拯救公主,但现实也可能是骑士爱上了恶龙,公主绑架了骑士逃走。所以为什么童话属于孩子,因为它天真甜美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糖果与梦幻的气息,它合理且正直,而现实则属于大人,它不符合逻辑也不正义,它不是被冰封住就是烧着火,没有人清楚它扭曲的理由,没有为什么,它就是如此,只能接受。

他也给了孩子们一人一个睡前的吻,印在他们的额头上,像一个仪式又像是一种祝福,但更重要的是爱接触与关怀。蜡烛熄灭,他和孩子们道了声晚安,和Jack走出了卧室。

等两个人都躺下时夜已深了。终于,现在Damian是他一个人的了,不用管小崽子们,也没有家务需要操心。Jack想他每天最喜欢的就是这一段时光,只有他和Damian,他的alpha,两个人。他愉快地扑倒在床上,柔软的床垫让他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他不后悔生任何一个孩子,但抚养他们的确是一件有挑战性的工作,足够让每一位父母都精疲力竭。他在Damian压在他身上的时候笑了起来,手臂搂住他的后背。被alpha压在身下立刻就让他放松下来。

“Damian,”他的手慢慢地捋着alpha的黑发,“你觉得……幸福吗?”

“幸福?为什么不,我没有不幸福的理由。我离开了那片悲剧的发源地,我拥有这片宁静的农场,我拥有他们,三个可爱的孩子,我还拥有你,不会衰老的Omega。这些就是我想要的一切。”他凝视着Jack回答,用目光吻过他的褐发绿眼与红唇。他必须占有它们,他才会心绪宁静,但在占有之后,他又会陷入自我惩罚中,他不被允许幸福,幸福将他置于一个空中的岛屿,他会被推下去,也只需要Jack的一句话。

“你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他深呼吸,Jack或许只是在询问,又或许是在试探,他还没有忘记他是凭借什么带走了Jack,许诺一个带血的复仇,承诺一场漫长的折磨,Jack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刻开始,或许就在他幸福之后。

“没什么,只是……”Jack心不在焉地摩挲着Damian的一缕头发,“有时候我会怀疑这一切的真实……像个太美好,太虚幻的梦,像是肥皂泡。一戳……”jack的手指尖轻轻碰上Damian的脸颊,“就会破碎。当我醒来,我也许还在庄园,或是在其他什么地方。没有你,就像你从来没爱上过我一样。或者,或者这是一个魔咒,有一天咒语会消失,你会醒来……”Jack觉得悲伤,omega该死的患得患失,“然后醒悟。世界上还有那么多omega,更年轻的,更美丽的,更诱惑的。你会发现这一点也不值得——为了我放弃你应得的一切。也许你会回到庄园去……”

“我可没有一个庄园可以回去,如果你想要回去我也拦不住你。你从来都不用担心,如果我想要醒来我早就醒了,如果我不醒那就到死都不醒。我是个无聊的人,从15开始到过完我的一生我都不会改变。”他抓住了Jack戳在他脸颊上的手,亲吻。

Jack微笑了,他看着Damian在他手背上印下亲吻,眯起眼,Damian已经成熟的眉眼和轮廓和庄园那个小男孩儿重合,恍惚间还是之前的样子。他看着自己的表情和眼神,从来没有变过。

“我爱你。”他低声说,手指把Damian的嘴唇拉下,给了他一个缓慢的吻。

这是他永不会醒来的梦,他们两个人的童话。

蛙声消退,星星转移,绿色渐淡,白昼缩短,一整个夏天都接近尾声。他一如往常地起床,披上夹克衫戴上帽子,还未完全清醒的早晨还晕着淡蓝色而非金色的光晕,晨风穿过苹果树,绿叶摇晃。他没抱什么期望,但是他还是固执地坚持,或许就是今天他的苹果树就会结果。

他仔细地看着,在每一片叶子下搜寻,一颗青青的小小的果子不偏不倚地撞进他的眼睛里,他没有轻易地找到,也没有忽略它的存在,它就悬在他的头顶,在缓慢升起的太阳底下泛着微黄的柔光。

他的苹果树结果了,那是属于他的青苹果。他的血液在尖叫着沸腾,好像皮肤已经不能包裹住那份滚烫,他无法保持静止地奔跑,朝着他的小屋。

他想要冲进屋子里像每一个人宣告这个好消息,但他没有,他只是从窗外窥探着Jack的平静的睡颜,阳光结在他的身上,像是成串的金色玫瑰安静地开在他的身上。

“我的苹果树结果了。”他的声音飘散在风中,他感到他的嘴角逐渐上扬。

END
布丁的碎碎念:啊,写得我坚定了不要孩子的决心。养孩子好累的。

评论

热度(14)

  1. 血色的布丁Ashly 转载了此文字
    Tada~